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凉山火灾在队尾殿后的人走了:他带的兵很少出意外

2019年04月05日 11:28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教导员赵万昆 总在队尾殿后的人走了

  四川省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大队部教导员赵万昆,是这次牺牲的烈士中级别最高的一位。8岁的女儿已经得知父亲的死讯,4月2日傍晚,女儿的学校举行了悼念仪式,哀乐声响彻天空。

赵万昆生前照片。

  尽职尽责的教导员

  今年39岁的赵万昆2000年入伍,从警19年。赵万昆的二哥介绍,弟弟曾在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木里大队做过3年排长,“他是本地(四川冕宁)人,对家乡的火情很熟悉。他带的兵很少出现意外,在安全方面是做得最好的。”

  赵万昆留着寸头,皮肤黝黑,平常话不多,待人温和。消防队队员廖子剑(化名)说,教导员很有责任心,“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最近几个月是凉山当地的“干风天”,天气干燥,长时间不下雨,使得山火频发。赵万昆的二哥说,对于弟弟来说,这是战备期。今年过年,他只有大年初一一天回了家。3月初的一个星期,赵万昆连续去救了五场火。

  3月30日,战友兼好友邓世彬给赵万昆打过一个电话。一位战友的父亲去世了,大伙组织去吊唁。赵万昆说最近是防火战备期,“忙得很,走不了”,托战友帮他带了500元礼金。“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能听到他声音的战友。”

  打不通的电话

  3月31日凌晨1点56分,赵万昆从西昌出发去木里。队伍花了约5个小时到达木里县立尔村。8点开始徒步,到了傍晚天快暗时才到着火点。

  雅砻江边的山体十分陡峭,廖子剑回忆,“1分钟左右,火就可以从山底烧到山顶,山上的阵风能达到七八级,人可能都站不稳。”

  由于地方偏僻,信号十分不好,廖子剑称,如果距离太远,对讲机都用不上,只有卫星电话能和部队的上级保持联系。“从来都没有过两天两夜失联。”

  那天早上6点,赵万昆的朋友给他打电话,始终无法接通。9点开始,母亲也隔一小时给他打一次电话,始终不在服务区内。

  “家人们给他打了上百个电话。”二哥说,从前去救火,赵万昆会抽空给家里发短信或打电话,“哪怕只是说一句现在正忙,不能再说了。”

  4月1日下午,赵万昆家人看新闻得知凉山发生大火,有人失联。赵万昆的二哥说,“当时不确定是不是我弟”,但他已无心做事,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黑色的挽联

  4月1日下午,一家人从冕宁县赶往西昌市。20时许到西昌时,部队领导就告知,已经基本可以确认赵万昆遇难了。21时许,正式遇难者名单便出来了。赵万昆的二哥说,“从那时候到现在,我的心里都像是有人在拿着锤头锤一样。”

  部队领导告诉赵万昆的二哥,这次火灾是很突然的。赵万昆是教导员,在最后压队,“因为他是主官,要殿后”。

  廖子剑参与了失联人员的搜救,火灾之后的森林,路被灰烬覆盖了,“不知道路在哪儿”。开始还抱了很大希望,“希望他们在角落里、山洞里,等我们找到”。说到找到遗体时的场景,廖子剑的眼眶红了,声音发颤,“你可以想象那个场面”。

  赵万昆的二哥说,赵万昆有一个8岁的女儿,常年和外公外婆生活。出事后,家里人没有瞒着孩子,“但她可能还太小,没有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4月2日傍晚,赵万昆女儿所在的西昌阳光学校举行了悼念仪式。主席台上拉起了“致敬英雄,一路走好”的黑色挽联,哀乐声响彻天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付子洋

  本版图片/应急管理部官网

【编辑:左盛丹】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