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APP

中新视频

中新网

医师节到了 听医生讲儿科ICU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9日 09: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现场】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你赶快争点气呀,你老妈还不知道呢。他爸爸还自己扛着呢。

  【解说】儿童和重症,这两个词汇的同时出现,或许每个人都不忍看到,而曲东却已在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工作了26年。最初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她喜欢孩子,她想尽可能地把更多的孩子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我一直很喜欢孩子,我觉得孩子比较简单直白就是很坦诚,而且孩子没有那么多精神负担,对生命的渴求是本能的。你看到儿童重症的孩子虽然也插了很多管,看着他们也很不舒服,但是他们好了一定冲你笑。

  【解说】然而,对于一个喜欢孩子的医生来说,ICU的工作难免会给她带来悲伤。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我当时也是有一个大男孩,就昏迷再也没机会了,你会觉得其实大家也是付出很多,妈妈又很信任,跟你说了她很多个人的(家庭)问题,你会特别想帮助她,然后你就会很难受,你回家都干不下去事,真的想起来都会很难受。

  【解说】作为儿科ICU医生,无力回天之时,除了平复自己的情绪,还不得不面对焦灼的家长。和家长商讨放弃治疗,这在医院被称为“困难谈话”,不过,曲东对此却有自己的理解。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我原来做住院医或主治大夫的时候,我都觉得这种真的是硬着头皮去谈(放弃),但是我觉得现在再去谈我还是淡定很多了,因为尊重生命有很多的理解。如果(治疗)没有意义,那我觉得是应该理性的跟家长说,是时候是应该也不要再折腾孩子,也让孩子比较安静。

  【解说】曲东说,在儿科ICU工作,她最大的感触就是,世界上没有一种爱能够超过父母对子女之爱。正因如此,常有家长无法接受孩子离世,选择逃避,但曲东总会劝他们留下,陪孩子走完最后一程。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理解说那父母肯定不能面对他,实际上我们面对那孩子都很难,我们都特别伤心,但后来你随着这个阅历增加,你会觉得这个对孩子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现在再有这样的家长,我们就会给他讲,如果躺的是你,你是不是希望在你最后的时候是你最信任的人、你最爱的人守着你,你会心里更平静。

  【解说】年幼的子女住进ICU,甚至有生命危险,这给家长带来的压力不言而喻。多年来,曲东已习惯用拥抱给他们带去安慰。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有一个(孩子病情)特别重的家长,小孩(介绍病情)说完了,他就说我能抱一下您吗?真的当时觉得我是被动的,但是你觉得他抱着你的时候他特踏实,他就不愿意放开,当时我会觉得,原来真的拥抱是可以给别人力量的。

  【解说】曲东说,许多人都觉得儿科很难,儿科重症更难。但当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手下逐渐好转、康复,那种成就感也无与伦比。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河南的一个小孩,意外掉到化粪池里了,那个肺就很差,几乎就是白的。他爸爸当时就说唉呀我这个家也完了,孩子没了,家也完了,当时我们就跟他说,孩子救下来你家就有希望。在他身上第一个试了一个新技术。那个小孩现在还是喘得有点快,但还都挺好的。他现在也经常过来,他爸爸都抱到病房让我们看看。

  【解说】2018年,曲东所在的重症医学科被评为了北京市市属医院医学人文建设示范科室,但她并没觉得自己所做的有什么特别。她说,相处时间长了,患者、家属自然会看到每个人的付出。

  【同期】患儿家属

  (曲东医生)一直都是在安慰我们,然后也是把实际的病情,把她的一些努力,最终小孩得到的一些病情上的好转来告诉我们,让我们家长更放心一些。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 范敬蓉

  有一个孩子,他是脑炎刚清醒过来的,然后主任就特意给他买了本书,说你不要老看手机,那样对眼睛不太好。因为我们就提倡是以病人为中心这种护理的模式,我们是希望给孩子放放动画片,但是主任说你放动画片对这种大一点的孩子没有什么意义,你还不如让他们多读读书,这样对他以后也是有好处的。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 黄偲元

  不管这个患儿有意识或者没有意识,主任可能会摸摸他的额头,然后会拉一拉病人的手。我觉得主任这种亲身的行动,也确实影响着我们整个团队。

  【解说】26年的从医路,既有幸福,也有泪水,但曲东始终深深热爱着自己的工作。

  【同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 曲东

  面临一个小孩生死,也许你去能多做一点,也许他的安全系数更大一点,你会说我不去,我要休息,这是我的休息日吗?可能换了你,你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我仍然认为我们医疗行业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行业,是一个就是还是很踏实做事的行业,是绝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是很辛苦付出,然后默默无闻在做好本职工作的行业。

  温孟馨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罗攀】

特别推荐

视频排行榜

关于我们| About us|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法律声明| 招聘信息|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2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