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台湾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说《稻禾》:创作接“地气”

2017年10月11日 13: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台湾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说《稻禾》:创作接“地气”
    (资料图)云门舞集在台东池上稻田演出《稻禾》 刘振祥 摄

  台湾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说《稻禾》:创作接“地气” 乡愁通世界

  中新网厦门10月11日电 (陈悦 罗荔丹)“稻子要怎么跳舞,我也不知道”,林怀民说,“那就一起到田里,一起去割稻子。”

  这位云门舞集创始人兼艺术总监,10日晚在厦门闽南大戏院和“粉丝”们见面,畅谈云门舞集40周年大作《稻禾》充满乡土味的创作历程。

  《稻禾》本周末将在厦门闽南大戏院上演,成为今年两岸艺术节打“头炮”的台湾作品。

林怀民在见面会现场。 闽南 摄
林怀民在见面会现场。 闽南 摄

  “舞者接触过泥土的很少。”林怀民幽默地说,特别是在台北长大的,所看到的米,只有在“7-11(便利店)里”。

  林怀民则不同,他是在盛产稻米的嘉义新港成长,曾自言有“稻米情结”:70年代的《薪传》徒手“插秧”,90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场,云门舞集40岁时又回到稻田。

  说起排练《稻禾》所在的台东池上,林怀民颇富感情,对池上的云瀑、池上米的来历、池上的便当,他在见面会上娓娓道来,“我从小时候就知道这个地方。”

  在池上创作、排练期间,他感受到农友们的“幽默、开心、乐观”。

  他惊叹于农友家中悬挂的梵高名画,回忆起爱好书法、家中如晒衣般挂满作品的农友。他说,池上的农友,晚上不让路灯照着稻田,他们的理由如诗一般,“不让一点灯光去打扰稻米的睡眠。”

  正是这种对美的追求,令池上农友同台湾地区电力部门积极斗争,要求线路全部地下化,不让稻田里有一根电线杆,造就几十公顷浩瀚无瑕的稻海。林怀民说,这也是自己选择池上这块稻田的原因。

林怀民在见面会现场 闽南 摄
林怀民在见面会现场 闽南 摄

  “很少接触泥土”的舞者们,也从稻田里得到了“情感”。在林怀民现场播放的视频里,有舞者说,稻子“很沉很重,感受到扎根在泥土里的力量”;也有舞者感受到,“割稻子时要有旋律,节奏出来后,动作就会快一点。”

  林怀民说,劳动,让舞者们体验到“粒粒皆辛苦”,“身体得到前所未有的感动”。他的描述如同在吟诵诗句:舞者们“累了,流下汗水,风又把汗擦干”,“皮肤的感觉、敏感性就出来了。”

  林怀民决定,不但要编出向农民致敬、让他们看得懂的舞蹈,还要把第一次演出放在池上的麦田里,并且第一场演出要免费提供给村民们。

  云门舞集在池上找到了一块梯田开辟为舞台,梯田四周的高地正好作为观众席,可以供2000人观看演出。而为了演出效果,农民们在农会呼吁下暂停稻子收割直到演出结束。

  让林怀民尤其高兴的是,演出那天,很多在外地的池上人也赶回村子,观演、相聚,变成了忙碌的现代社会中,亲友们罕有的“喜庆聚会”。

  这块演出场地此后也一直得到保留,很多明星先后来到这块田地里演出,“很多大陆朋友也在网路上订票,专程去看演出。”村子里也有了每年举办池上艺术节的传统,林怀民惊喜得知,池上村民甚至还开了自己的美术馆。

  走出池上的《稻禾》,已经在巴黎、伦敦、纽约、华盛顿、莫斯科、北京、上海、香港等几十个大城市演出过。

  林怀民说,在演出过程中,虽然一些西方观众不熟悉稻耕文化,却也感动落泪,原来,对农村,对人与大自然有机的互动是“共通的乡愁”。(完)

【编辑:王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