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拍完《剃刀》,文章夸马伊琍演技好颜值高

2017年03月31日 10:24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谍战剧年年唱衰,却又年年成爆款。由文章导演,文章、马伊琍主演的谍战悬疑剧《剃刀边缘》正在北京卫视热播。作为文章导演的第二部电视剧,《剃刀边缘》开播以来基本上在收视前三的位置。不同于传统谍战剧专心铺垫悬疑,该剧破案、喜剧和爱情等元素的比重都不小。制片人高金玺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这部戏最想表现的还是“人的成长”,在勾心斗角的“办公室”生存环境下,一个底层但有良知的小人物逐步找到信仰和爱情的故事。马伊琍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收视高,我当然开心。”

  风格

  喜剧谍战难复制,这次碰巧了

  电视上一直都有不少卧底“潜伏”,不同于之前谍战剧的压抑,《剃刀边缘》在悬疑的基础上,人物刻画更为灵动活泼,尤其是文章扮演的主角许从良,一登场便油嘴滑舌,调戏马伊琍饰演的关海丹。幽默之外,《剃刀边缘》台词“金句”也不少。比如“案子要是查得不清楚,人也就不清楚。甚至死都可能是稀里糊涂地死了”、“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才最可怕”等。

  制片人高金玺:许从良出身底层的小人物设定,让他与生俱来带着一种接地气的幽默感,这在谍战剧中也是比较新的尝试。幽默最重要的还是要依托剧情,符合人物的特性,“比如许从良这个角色本身就是嬉皮笑脸、能说会道,与关海丹妩媚、心机相对照,幽默起来毫不违和,反而更显得人物可爱。”再加上是发生在哈尔滨的故事,也自带东北幽默属性。

  编剧余飞:这部剧里的喜剧元素并不是刻意加的,“这个人物他本身就是小混混,做事就自带一些喜感。”在《剃刀边缘》之前,余飞创作的《永不消逝的电波》也是比较传统的谍战经典。这次“碰巧”的喜剧元素虽然受到观众喜爱,但在他看来难以复制,“从谍战剧的类型来说,它本身就很难幽默或者很有喜剧性,因为谍战剧本身非常紧张,非常考验智慧,很难加入喜剧元素,我们这次可能也碰巧了,如果用同样的方法再做就很难了。”

  人物

  “拿着一把坏牌把它打好”

  不同于传统谍战剧中的个人英雄主义模式,剧中许从良能力突出却不被重用,和中共地下党黄建交好的他被警察厅众高层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一方面他能屈能伸,面对他是潜在“特工”剃刀的质疑,他嬉皮笑脸、插科打诨地应付过去;一方面他又重情重义,危难关头也不忘留下钱财去照顾兄弟的父母妻儿。秉持着“拿着一手坏牌把它打好”的处事信念,许从良小心翼翼地行走于危险的边缘,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高金玺:许从良看似吊儿郎当不着调,却总在紧要关头展现出正直、善良、勇敢;他在强权面前弯得下腰,又非一味屈从,总能利用自己的智慧化被动为主动。这样的人必定是响当当的男子汉,是英雄。“我们的人物设置,与其说是突破某种塑造手法,不如说是尊重人物成长的内在逻辑,在那个特定的时代,确实有这样的人真实存在过。”

  余飞:许从良这个形象不一定是谍战剧发展的趋势,“谍战剧一般情况下是严肃的,而且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这种人物出现,因为潜伏的人,往往是假装特别无趣,特别普通,这样的人才更容易隐藏下来。许从良是身处特殊的环境,而且他是从一个党外人士转化过来的,所以他带有喜剧特征。”

  表演

  演混混需要一些夸张表演

  文章、马伊琍这对“夫妻档”再度合作也引来不少关注。剧中,许从良和关海丹两个人物之间针锋相对的场面非常有意思。文章饰演伪满警察厅“闲职”人员许从良,以一副油嘴滑舌的地痞小混混的形象出场,“不着调”、“不靠谱”、“不可信”都成为其代名词,但他却对关海丹(马伊琍饰)春心萌动。最关键的是,在一场场谍战危机中,许从良屡次对关海丹伸出援手,改善着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有观众认为,两人对手戏感觉把平常生活中的东西加了进去,太过随意而不太符合人物关系。

  余飞:大家很难把他们当成两个陌生人看,所以会受到影响,“这并不是一个常规的谍战剧,有小混混追女神的元素。所以有这种打打闹闹,甚至互相调戏的感觉。”

  当时的伪警察要假装特别游刃有余,嘻嘻哈哈在里面混,确实有时候需要有一些夸张,才能让自己保持内心的平静,“实际上他的这种所谓的用力过度是有合理性的。”

  ■ 细节追问

  地点

  为什么谍战剧背景不是上海就是哈尔滨?

  剧中俄式教堂、中央大街等具有年代感的标志性建筑,还原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哈尔滨独特的俄式风情,而哈尔滨红肠、格瓦斯、大列巴等从俄罗斯、东欧传来的特色食品饮料也不时出现在对话中,东北风味实力抢镜。

  高金玺:谍战戏都依托时代大背景,故事发生地都是根据历史背景来选取的。如本剧所涉及的关外的抗日战争发端于1931年,整个东北是当时日本侵略的主要地域,而哈尔滨由于其靠近前苏联的特殊地理位置,再加上近代以来一直是西方各国重点关注的地方,因此汇集了各方势力,自然成为情报的主要集散地之一。而上海由于存在着各国租借地,同样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因此也会成为攫取情报的焦点地带。此外由于相同的历史和地理原因,天津、重庆、香港等地也经常成为谍战剧的故事背景。

  配音

  为什么请来王志文配旁白?

  观众觉得王志文的旁白令电视剧增色不少。而因为地域的相对集中,就要在相同的环境与时代下,创作出更有新意的作品。所以剧组花了一些心思。

  高金玺:《剃刀》在很多细节上做了创新尝试:比如加入由王志文配音的旁白,他的声音平稳又带着绵长的喟叹,很适合那个特殊年代的哈尔滨。剧中还出现了很多东北特色的台词、特产,对当时的场景、烟、包、旗袍等元素进行了真实还原。

  ■ 专访马伊琍

  不会让女儿看这样激烈的剧

  关于泡面头

  新京报:俩人的泡面头造型怎么选的?

  马伊琍:我们试了好几天,因为不想重复以前民国30年代那些造型,而且又是短头发,也不想接长发。整个拍的过程中,也在不停地调,调到最后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了。

  新京报:关于发型是情侣款吗?

  马伊琍:没有考虑过情侣款,如果你们觉得像情侣款,它可能是一个巧合。

  我个人现在在看的时候,很喜欢我俩的造型,因为特别不一样。我敢说没有任何一个年代的戏跟我们的造型有雷同,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很多人不接受这个造型,但是我说你们看两集戏,保证你们就接受了。

  新京报:在家的话,女儿会一起看剧吗?有关注到爸爸妈妈的“新发型”吗?

  马伊琍:不会跟女儿一块看剧,因为我女儿每天晚上要做功课,她还有别的事要做,我也是抽空能看一眼,我们是不让孩子看这样比较激烈的剧的。

  和文章的合作

  新京报:夫妻三次合作有变化吗?之后还会再合作吗?

  马伊琍:我去年有一段时间很想演民国时期的戏。他正好看到这个本子,就叫我一起看。我们俩都很喜欢,就觉得不如一起做。我觉得他最大的变化是对戏越来越执著了。至于还会不会合作,我觉得看缘分或者机会。

  新京报:和文章演戏,是不是特别默契呢?

  马伊琍:跟文章演戏应该说已经非常默契了。片场最常发生的事情就是笑场,两个人笑得完全没有办法拍下去。

  新京报:能说个例子吗?

  马伊琍:笑场最严重的是有一场戏,我叫许从良(文章饰)“别找窃听器了,你有工夫好好调教调教你那些兵吧。”然后他就说我那些兵怎么了。我说“好得很”。那句“好得很”,排戏的时候我是用了一个段子里面的“好得很”唱出来的,当时大家都喷了,我拍了差不多十遍才能正常地把“好得很”这三个字说出来。

  夫妻互挺

  新京报:有人说文章在表演上有套路,标志性的“皱眉、瞪眼、嘶吼、骂脏话”,作为最了解他的人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马伊琍:我觉得他的表演不是什么套路,因为当时看剧本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物太逗了,这么底层的就跟泥鳅一样的一个人物可以混得风生水起,他绝对是特别有感染力的一个人。如果他特别不起眼,他不可能最后可以做到掌控全局,把那些人都玩在自己的手里,可以按照他预测的方向去行动。而且演员一定有一款是最让观众着魔的表演,我觉得每个演员都得明白这一点。

  新京报:拍完之后,在演技方面文章对你有什么新评价?

  马伊琍:导演对我不管演技还是颜值方面的评价都进入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对我夸赞不已,但是我自己不是特别自信。

  片场趣事

  新京报:跟丁勇岱老师的对手戏特别多,虽然表面上很和谐,但感觉背后很多角力,有一场在街边吃饺子的戏份,你和丁老师一直在吃,能说说你们合作中的故事吗?

  马伊琍:跟丁老师合作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他本身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又很绅士、又很可爱,但是他其实私下里很少跟我们大家一块拍完戏以后吃夜宵、聊天什么的,所以我们经常嘲笑他是老同志。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张坤玉

【编辑:姜贞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