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孙俪:演戏不是流水线工作,经典很难复刻

2017年09月08日 13:2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孙俪 演戏不是流水线工作,经典很难复刻

  提起孙俪,很多人会想到四个字“人生赢家”——无论生活、事业,还是家庭,她似乎都完美地经营着一切。但这,并不是孙俪眼中的自己。

  对于此刻坐在新京报记者面前的孙俪而言,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出道这些年最大的变化?类似的问题她都很怕回答,她说真觉得自己没什么故事,也不愿意说些阶段性的话,一是很难定义,二是容易被别人当标签。很多夸赞她的词语,少女感爆棚、电视剧女王,她也不觉得是在说自己。

  34岁的孙俪,如今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如同她在微博上讲述的那样,带娃、练书法、养生、养宠物。她不会去想,如何在忙碌的工作与充实的生活中寻求平衡,更愿意享受当下的状态,“就像我喜欢小朋友,就会尽量把时间留给他们;看到好的剧本,有想拍的冲动就回归做个好演员。总之要做一件值得的事情,如果不喜欢硬去做,早晚会后悔。”

  A

  大女主+古装,本是不想触及的题材

  从2015年年末开播的《芈月传》至今,不计重播,孙俪已在荧屏上消失了快两年。

  当初看到《那年花开月正圆》(以下简称《那年花开》)的剧本,她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有三个关键词她不想触及——大女主、成长史、古装。她把剧本甩在一旁,直到导演丁黑让她再看一看,她才被剧中周莹这个角色吸引,“她是个来自民间的普通女子,没有突然的‘开挂’,朴实且贴近生活。”

  片场的孙俪像极了剧中古灵精怪的周莹,身着囚服也要拉开弓步锻炼,会毫无顾忌地啃鸡腿……“甄嬛、芈月、周莹,谁更靠近现实生活中的你?”“我很少拿自己的性格去和角色做对比,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多面的,不能用某一个词或是某个形象去定义。拍戏的每天都开心得肆无忌惮,是周莹这个大大咧咧的角色传递给我的,我不知道是我在靠近角色还是她在靠近我,总之出来的感觉还蛮喜欢的。”

  接演周莹,有人说孙俪“食言”又演起了古装剧,“之前只是对宫斗戏比较拒绝,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再演成什么样。我现在依旧害怕重复,这是每个演员都想避免的。”而周莹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她,“我现在已不太在意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了。只要角色好,无论她身处在哪个时代,依旧能够跳出来站在我面前让我看到。”

  当年拍《玉观音》,焦虑到满脸青春痘

  《那年花开》拍摄前,孙俪就开始做恶梦,梦中的情节不是考试考不过,就是有人来追杀。她说,做恶梦的原因大概源于丁黑的严厉。她发微信问丁黑,“还没开拍就这样,真正开始演可怎么办?”

  回到19岁那一年,孙俪在云南拍摄丁黑导演的电视剧《玉观音》,非科班出身又没什么表演经验,手上还捏着另一份和公司的合约,写着“若是最终无能力演出,将取消合作”。只有广告拍摄经验的她硬着头皮上阵,花了一年时间,学跆拳道,到医院“观摩”产妇生子,去云南缉毒大队实习,用DV拍下队员执行任务的状态。

  至今提起《玉观音》,无论是孙俪还是她身边的人,都会想到“青春痘”:她在演安心的时候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压力大到半夜和父母一通电话就哭,还长了一脸的青春痘。

  这部海岩剧播出后,孙俪迅速成名,而与丁黑导演再度合作,时隔14年,她依旧将其形容为一场“大考”,因为演丁黑的戏仍有压力,拍的过程永远都舒服不了。一起重聚的还有《玉观音》里的搭档何润东,在孙俪看来三个人的变化非常简单,就是变得越来越好了。除了导演性情温和了很多,她还在现场不断给何润东“催生”,“因为他拍戏时刚结婚。”

  C

  演戏就是生活,好作品不是主角独大

  孙俪生于上海弄堂的一户寻常人家,她喜欢跳舞,总觉得舞蹈美妙。母亲发现后,就送她去了少年宫接受专业训练,11岁那年她曾代表学校赴欧美出访。四年后,孙俪成为了上海警备区文工团的一名文艺兵,但退伍后分配的工作却是做服务员。并没有服从分配的她,开始四处接演出、拍广告,2000年还曾在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中客串伴舞。最终通过比赛被经纪公司发掘。

  或许孙俪天生就是做演员的料,出道多年,主演的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甄嬛传》《辣妈正传》《芈月传》等,除了给观众留下深入人心的角色,口碑、收视均不差。

  问她有什么秘诀,她只给出一句话,“我靠演戏生活啊,我如果都不钻研、打磨我的演技怎么生活?”

  《甄嬛传》1800多场戏她占了960场,平均下来每天就要十几场,一天要背40多页台词,四个月没吃过一顿完整的饭;生完女儿后复出拍《芈月传》,专门请来历史教授学习秦史,研读剧本三个月;《那年花开》她看过无数次剧本,还会一一过目搭档的剧本,她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一部戏是一个整体,任何人都是相互的,如果单独只是突出我的角色,别的角色写得很傻,这也不是一个好剧本,好的艺术品一定是个集体创作。”

  经典是机缘——

  “角色之间,是无法借鉴的”

  演员一旦塑造出了经典,角色的标签就像个紧箍咒,永远套在了头上。“经典的前提是,大家认真地在做,有合适的契机、合适的时间播出,它就会出现在观众的面前。作为演员只能追求经过,只能在过程中努力付出,至于结果,我们是很难把控的。”

  新作面前,孙俪也不免被旁人问及,担不担心观众会联想起甄嬛和芈月,“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背景,角色之间也没什么可借鉴的,演戏不是流水线工作,至于观众要比较或是想起其他角色不是我能控制的,这是无可避免,但也没什么可怕的。”

  孙俪守则

  工作

  拍戏期间关闭一切APP

  入行逾十年的孙俪,一直不是个高产的演员,就算处于事业的巅峰期也不过一年一两部作品,“慢工出细活”成了她的准则。她说,自己不能有太快的工作节奏与生活方式,太快心脏受不了。笑称可能是年纪大了,作息时间紧张、混乱,整个人就不对了,“《那年花开》大多在棚里拍,每天就像是上下班,很有规律。我慢慢也了解了自己,如果太混乱、太紧张,就会心情不好、头疼,也容易感冒。”

  孙俪还有个不成文的工作规定,“拍戏期间手机里的所有APP要完全停掉,包括新闻软件、社交软件。微信没办法,因为要和幼儿园老师、家人沟通,要不也可以不用。我一直认为做好一件事,需要极致的安静,不能受外界干扰,要完全沉淀。”

  生活

  作息规律+坚持泡脚

  不拍戏的时候,孙俪的生活比拍戏还忙,她爱写毛笔字、看书、做运动,对她而言,每天穿着运动服,去菜市场和人讨价还价,才最踏实。此外,养生一直是她关注的重点,“无论是泡脚,还是蒸大蒜都非常有用,我真的是有空就会泡脚,特别是拍戏的时候会很有规律,每天泡。”

  规律的生活也会传染,不久前,孙俪在微博上晒了一组邓超的今昔对比图,配文“认真泡脚,认真吃饭,认真锻炼,认真听话。”虽然邓超如今又做导演,又做演员,还参加综艺节目,但是孙俪说,“其实他(邓超)的作息也还算规律,不需要我专门去提醒,我发现周围人的作息越来越和我靠近。”

  爱情故事

  网上写的,大多是虚构

  因为邓超,孙俪也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及想法。以前,她不爱说话,在片场总是独处,如今她学会了开玩笑,夫妻俩常在微博上“互黑”,邓超还会公开她的丑照。孙俪说,不会因此而生气,“我们和普通夫妻一样,你们有的烦恼我们也有,你们有的开心我们也有,生活平常而普通。”

  她说自己不怎么看网上写的关于她的爱情故事,因为就像在看小说,大多都是虚构的,“例如某某夫妻离婚,就说孙俪说过一句什么,我都不知道这些话是哪来的,因为我平时也没太多的话;又比如有篇‘孙俪用一个橘子教会孩子’的育儿文章,有人转给我看,还赞扬我说得有道理,我只能诚实地告诉对方,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那些话不是我说的。”面对网络的过分关注,孙俪说只要不在意、不走心,就不会被外界的评论打搅。

  育儿

  我不是一个暴力的人

  新京报:带两个小孩是不是很头疼,他们会打架吗?

  孙俪:开心多过苦恼,就像争玩具是小孩的天性。如果有争执,会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多数时候他们能解决。

  新京报:会打他们吗?打完会不会心疼?

  孙俪:打屁股还是会有的。但我不会莫名其妙地打孩子,肯定是有原因的,是小孩先来投降,还是你先去解释,要看具体情况。我不是一个暴君,也不是一个暴力的人(笑)。

  作品好与坏——

  “我不会被外界的言语动摇”

  如今孙俪对口碑、收视、票房,都越发看得淡然,“不光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都有它们自己的命运。从开机、收到剧本、研读剧本到表演、后期制作、宣传,这个戏对我来说就告一段落了,收视压力不是我的压力,它能让观众喜欢是它的好运。对每部作品,我花了多少精力,付出多少自己心里有数,不会被周围人左右,被外界言语动摇。”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