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黄景瑜:《红海行动》圆梦,给我正能量

2018年03月12日 13:0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黄景瑜 《红海行动》圆梦,给我正能量

  2016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模特变成粉丝近两百万的偶像明星,黄景瑜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彼时他就曾接受过新京报“演员新势力”栏目的采访。

  他曾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去当兵,当特种兵。“当兵是我从小的梦想。”因为他总想保护周围的人,骨子里就有一股子正义感。

  截至记者发稿,电影《红海行动》票房已突破33亿元,这不但开启了黄景瑜演艺事业的新高峰,“这也算是圆了我两年前许下的愿望。我本身就喜欢战争题材的电影,也特别喜欢特种兵,能演这类角色,我很兴奋,穿戴上这么先进的装备,在这样一个虽然是模拟的,但是已经很接近于真实的战场上,这就是梦想啊!”

  至于未来计划,黄景瑜称,“这一年应该都是在拍戏。”他说,他是个没有规划的人,“重点是把眼前的工作干好,不管是做演员,还是做个普通人,总之,做个好人吧。”

  2016年3月

  第一次演电视剧(《半妖倾城》饰努尔哈赤) ——“稀里糊涂拍的”

  那个时候刚做演员,都还没有经纪人。是之前公司的一个人推荐我去的,他跟我说这是于正老师的戏,我也不知道于正是谁;他们又跟我说于正老师之前拍过什么戏,我也都不知道;大家跟我说这个戏很好,你应该去,我当时也无所谓,就觉得有空就去呗,稀里糊涂就把戏拍完了。那个时候我刚拍完网剧,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我了,但也是一个很迷茫的时期。

  2016年5月

  第一次做真人秀常驻嘉宾(参加《约吧!大明星》) ——“真的有发脾气”

  最开始录的时候有点蒙,因为我之前没录过真人秀,不知道真人秀应该是一个什么状态,而且当时跟其他艺人也没那么熟,也都是录节目才认识的。所以有几次我在真人秀里面真的有发脾气,或者是为人家鸣不平。后来大家看到的其实还好,但我录的时候并不知道不应该在真人秀里面发脾气。我也不是在工作上发脾气,其实就是在那件事上有点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也是年轻不懂,傻傻的。真人秀既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同时又是综艺节目的一种,还是要给观众看的,所以到现在我也没有理解,在一个真人秀里面我到底应该是认真,还是不应该那么认真。

  2016年7月23日

  第一次参加拼盘演唱会(牙牙星球粉动星空演唱会) ——“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我在那之前没上过那么大的舞台,一下子场面那么大,真是搞得我手脚冒汗,上场前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特别紧张。我上一次有那种感觉还是我第一次打柔术比赛的时候,我在比赛前一天就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但是打比赛要耗费体能,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吃东西,否则上场肯定输,所以我强迫自己吃了一碗面,结果吃完没多久就吐了。

  上台前的紧张感跟那个差不多,有三个小时我一直在上厕所,嘴巴又干,一直在喝水。唱完下来,觉得终于从灯光下,从那么多人面前离开了,心里一下通畅了,也没力气了。我其实是一个不太愿意表现自己的人,人家上台会跟观众打招呼、微笑,把自己最有魅力那一面展现出来,我却不太习惯也不太擅长,我更多地是想隐藏自己,所以我也没有表情,就想赶紧把歌唱好,然后就下去了。如果现在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我想可能会比那次好。

  2016年8月

  第一次参演电影(《枪炮腰花》饰阿蒙) ——“话都不会说了”

  对于我来说挑战挺大的,相当于让一个圈外人与成熟、专业的团队合作,走位、镜头、灯光,一切我都不懂。刚开始拍的时候,就是不知所措,我自己都能感觉得到我在镜头前有多么紧张,手脚都不知道放哪,不知道应该什么表情,话也不知道怎么说。跟我对戏的又是王千源老师,公认的实力派,我压力就更大了。源哥真是很厉害,他前一秒还在跟你聊天,一喊开始立刻就进入角色了。我是对周围所有的环境不适应,也不相信自己是那个人物,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天。最开始对于我来说是不合格的,大概拍到二十多天的时候我就很适应了。

  2016年11月30日

  第一次办生日会 ——“当时我哭了”

  第一次办生日会,其实也可以说是长大后第一次过生日。在我印象里除了很小的时候周岁办过,接着就只有上初中的时候过了一次生日。一下场面那么大、那么多人给你送祝福,我在台上又唱又跳,觉得还挺隆重的,自己居然还能搞这么大的事情,好有存在感,特别感动,我记得我当时都哭了。

  2017年2月

  第一次演军人(《红海行动》饰顾顺) ——“坐车坐到想砸车”

  我记得很清楚,我是破五从家走的,大年初六到的摩洛哥。在那边没有任何公开露面的机会,我也没怎么回国。因为摩洛哥真的是挺远的,交通也不太发达,从国内到那边单程就要40多个小时,回来一趟太可怕了,后来我已经坐车坐到想下来砸车了。而且那边没网络,每天都要拍戏,我本身也不太喜欢发微博,所以就像蒸发掉了。

  2017年8月

  第一次主演电视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饰贺兰静霆) ——“没那么蒙了”

  之前主演的是网剧,所以这算是第一次主演电视剧吧,没有那么蒙了,很顺利。这部戏的导演陈正道很棒,我特别喜欢他,也特别喜欢听他讲故事,所以整个感觉特别好,我对这部戏的期待很高。

  2017年12月

  参加真人秀《王者出击》 ——“把跟拍摄像跑丢了”

  到现在我对综艺也把握不好,像傻子一样。我录《王者出击》的时候,把跟拍摄像都给跑丢了。这是多么傻的一件事啊,人家拍不到你播什么啊?那个摄像特意跟我说“你别跑那么快,我跟不上,拍不到没有意义。”我后来才慢慢了解这些。其实对于综艺节目,比如生活类的或者挑战类的,就是比较接近真实生活的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还是挺愿意尝试的。

  2017年12月24日

  生日会给粉丝写信 ——“我喜欢临场发挥”

  其实2016年就写过一封,那次给我印象更深刻。我是在生日会要开始前化妆的时候临时起意,觉得有些话想说,后来上台念的和我写在信上的差很多,我总是会临时推翻自己,当时在台上那个灯光还有那个紧张的状态,我也看不清楚信上写的,也算是临场发挥,按照自己当时心里想的讲了一遍。

  2018年3月

  进组拍摄电影《破冰行动》 ——“演正剧是我的荣幸”

  《破冰行动》是一部缉毒题材的电影,也是公安部大力支持的戏,剧情中没有那么多感情戏,主要讲的还是破案,我也没想到我能去演这种正剧。说来也是赶巧,从《红海行动》到《破冰行动》都是主旋律电影。我很开心,能出演特种兵、警察这类正能量的形象,我感到特别荣幸。口述:黄景瑜

  《红海行动》

  2017年2月1日,正是大年初五,黄景瑜登上飞机准备奔赴摩洛哥参加电影《红海行动》的拍摄。在《红海行动》中,他饰演一名中国特种兵,而饰演这样的角色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他既兴奋又激动。

  摩洛哥与北京,有8个小时的时差,刚到时,黄景瑜每天夜里凌晨两三点就一定会醒过来,早上六七点就要开始训练,一直到太阳落山。“然后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大家再集体到健身房训练体能。”

  黄景瑜在电影中饰演的顾顺是名狙击手,“对于一名特种兵来说,只有每一项技能都掌握得非常熟练后才能去申请成为狙击手,所以最初,大家训练的都一样,比如手枪、步枪的操作。”练到后期,黄景瑜会专门进行一些狙击手的训练,“狙击手开枪很有讲究,需要配合呼吸、心跳,让身体静止到零点几秒,然后扣动扳机。因为呼吸和心跳任何一点微微的浮动都会让你打出的子弹偏离,所以训练时会特别考虑这方面,怎么能让观众看出来你在控制呼吸和心跳。”

  因为最初的训练都是基本功,练多了,当初的兴奋就变成了枯燥,“光掏手枪我们就练了两天,我不懂为什么要练两天。”

  到了真正实拍,黄景瑜才发现“真的是需要花时间和枪待在一起,才能让这把枪看起来是你的”。原本的训练都是在废弃的工厂里进行的,“我只需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趴在那里,而且用的都是假枪。那个时候跟你讲心跳和呼吸其实觉不出什么。实拍后,要跑很远路、爬山,或者吊威亚从两个楼之间荡过去,然后立刻进入狙击状态,那个时候才是验证之前训练的时刻。”

  战争场面的拍摄牵扯的部门很多,所以实拍的时候黄景瑜压力更大,“一千多个人忙几个钟头就为了你一个镜头。一场爆破戏,埋一次炸药就好几个小时,测试、调配,埋太多会炸伤人,埋少了又炸得不够漂亮,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去开那一枪。”

  整部电影是顺拍的,也就是按照电影故事发展顺序拍摄的,所以第一场狙击的戏是在城市里解救撤离被困的中国公民,情节相对没有那么紧张,“后来变成了遭遇战,被人家埋伏,就比较狼狈了。所以我要在很狼狈的情况下,保持住狙击手的冷酷,但又不能太冷酷了,因为已经被人家打成那样了,如果没有波澜也不真实。”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魏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