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卖淫嫖娼"环保志愿者曝光被拘经历 警方称程序合法

2015年12月06日 09:1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两名环保志愿者在宾馆内被警方以涉嫌卖淫嫖娼带走调查
两名环保志愿者在宾馆内被警方以涉嫌卖淫嫖娼带走调查

  12月3日,两名NGO组织的环保志愿者在福建宁德调查企业污染期间,被警方以“涉嫌卖淫嫖娼”的理由带走,引发社会关注。12月4日中午,宁德警方通报案情称,当日系接到群众有关卖淫嫖娼活动的举报,遂进行例行检查。检查时发现徐某与田某某同住一屋,两人无法说清关系且拒不配合调查。经调查,两人系朋友,未发现二人有违法行为,目前已照法定程序在法定时限内结束对该两人的传唤。

  4日晚6时许,当事人小徐、小田乘高铁回到北京。当晚,他们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被警方带走前后的诸多疑点。而昨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宁德警方,对方回应称调查程序合法。

  讲述 调查企业污染 环保志愿者被查房

  小徐称,12月1日,他跟小田到福建宁德对镍合金加工企业的污染情况做调研。两人分属不同的NGO组织,均受单位指派。

  当天,两人先来到宁德蕉城区一家快捷酒店,用各自身份证各开房间,放下行李。此后,两人直奔此前被曝光的镍合金产业园,看污染企业是否已经整改。

  调研期间,小徐在一民房遇到自称民警的人上前盘问,要查看他的身份证。由于对方未出示证件,遭到小徐拒绝。待该人离开,小徐赶紧通知在另一处调研的小田。

  小田称,询问她的人出示了警官证,说接到群众举报,来看看情况。

  “从那时起,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想赶紧结束任务离开。”小徐解释,他从今年5月起参与曝光当地企业的污染行为,对企业排放的废水废气废渣数据进行整理,并走访当地居民。因为养殖海产的滩涂被废渣等污染,还有渔场承包人举报并起诉污染企业。

  而在此前调研期间,小徐先后遇到过房东中途毁约、不敢出租房屋给他,在高速路上被跟踪围堵、轮胎下被撒铁钉等异常现象。

  12月2日,两人去老城区游玩。小徐说,想确认是否行踪已暴露。他们发现,一名穿深蓝色工作服的人总在不远处,疑似跟踪者。

  为互相能有个照应,当晚回到酒店后,小徐征求小田意见后,两人合开了一个标间。

  3日凌晨5时许,两人被门外的“查房”声吵醒。隔着房门猫眼,小田看到民警出示的警官证,开了房门。

环保志愿者拍摄图片,在当地调查涉嫌排污企业情况
环保志愿者拍摄图片,在当地调查涉嫌排污企业情况

  疑点

  举报者为何知道具体住房信息

  “一下子有6个警察冲进来。”小徐回忆,民警说匿名者举报713房间有人卖淫嫖娼。

  小田回忆,民警让他们出示身份证,并问两人是否有结婚证,工作单位是哪儿。她当时告诉民警,两人是朋友关系。小徐则担心暴露此行目的,称两人是男女朋友。

  小田记得一个警察吼道,“没有结婚证住在一起是违法的。”她很生气,反问警察哪条法律规定异性朋友不能合住一室。

  两人随后被带到蕉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分别接受问讯。

  小徐回忆,到达派出所后,警察反复询问两人之间什么关系,来宁德做什么,当晚是否发生性关系,之前是否发生过性关系。小徐称,警方询问时对其有辱骂、殴打等行为,他记下了这些民警的警号。

  小田则称,民警待自己还算客气,但问讯过程中出现多个疑点。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份笔录。在确认签字时,她发现部分措辞可疑,提到警方3日早上接到匿名举报713房间有卖淫嫖娼行为。

  小田追问,他们到宁德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入住信息,举报人又是从何处获得如此具体的房间号信息?

  后来,她看到第二份文书的出警表述则改成了7楼有涉嫌卖淫嫖娼行为。在得到“你不需要知道”的回应后,她拒绝签字。至离开,两人并未获得任何书面文书。

  小徐补充,4日凌晨4时多 ,一名警察来跟他谈话,称已经向志愿者所属的环保组织了解到,他们是被派来调查污染情况的。据称,该民警向他暗示,希望小徐保证以后不来宁德。这场谈话无录音录像等现场记录,小徐只记下对方警号。

  早上约7时许,两人获准离开。小徐称,两人被带走时间为3日6时,被传唤时间至少25小时,他质疑程序违规。不过,当地警方通报中提到,“在法定时限内结束对两人的传唤”。

  小徐称,就在警方送他们去到火车站时,仍有人暗示,如果小徐关注环保问题,他们会有很大压力。谈话中小田的手机动了一下,小徐看到对方很紧张,问小田是否在对他们拍照。

  此前,两人曾回到酒店收拾行李。他们看到,入住的房间内,两张床的床单、被子均被掀起,乱糟糟一团,露出床垫。

  “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小徐称,之前签字时,他还看到文书上写着没有找到作案工具等字样。据了解,两人原定也是4日返京,但受本次事件耽搁,调研任务尚未完成。

  长期关注环保问题的王振宇律师认为,“卖淫嫖娼”属于治安案件,执法首先要有现场证据。而从常识和已披露的现场情况看,两人没有涉嫌“卖淫嫖娼”的证据,也均有工作单位。通常此种情况没必要再进行传唤。一般案件传唤,连续不超过12小时,诸如“卖淫嫖娼”通常属于简单案件,应该很容易询问清楚。只有案情重大、可能涉嫌逮捕的传唤时间可以达到24小时,但需要责任人审批。两名环保志愿者被传唤24小时,其必要性及合理性均难以解释。

警员将两人带到蕉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警员将两人带到蕉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进展

  被曝光企业无整改迹象

  4日晚6时许,两人回到北京。电话里,小田的声音极度疲惫。她坦言,现在有很多顾虑,心里没底,担心自己的声誉受损。作为一名年轻女性,她不知道这次事件对自己以后的生活和工作有何影响。“希望大家别再关注我们本身的遭遇,而是接力把当地的污染问题曝光出来。否则,我们就太冤枉了,之前的委屈也白受了。”

  环保志愿者的工作为什么会受阻?小田称,她有一肚子疑问。

  在这次回访宁德的污染企业时,两人发现,被曝光后的污染,未观测到整改迹象,他们拍了现场照片,废渣仍在露天堆放。今年5月,该企业被爆出涉嫌环评审批缺位、环评公众参与造假。

  两名环保志愿者的信息还未及反馈,就被匿名举报“卖淫嫖娼”。

  警方

  未超期传唤是依法办案

  针对两名志愿者提出的“举报人如何得知具体房间线索”、“传唤时间超过24小时”等问题,北青报记者采访了当地的相关部门。

  关于“举报人如何得知具体房间线索”的问题,宁德市蕉城区公安分局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办案线索的问题属于警务部门的秘密,不便向社会公开。而对于“传唤时长”的问题,该工作人员否认了小徐所称的“3日6时被带走,次日早上7时许离开”的说法,并称,传唤时间是在24小时以内,“这是公安机关办案最基础的东西,怎么会超过呢?”

  此外,该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个案件很多人都在关注,公安机关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并称平时执法就很严格,“这点最基础的程序如果我们都掌握不好,那怎么办案呢?”

  对于王振宇律师提出的“执法现场有无证据”、“一般案件传唤,连续不超过12小时”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法制部门会有严格的把关,不会违反程序,“我们严格依法办案”。

  此外,北青报记者曾多次致电宁德市蕉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和蕉城区公安分局新闻中心,但截至发稿,均无人接听。

  文/本报记者 孙静 孟亚旭 供图/小田

【编辑:何敏】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