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母以死换理赔不知险单已过期 曾称妈会帮你筹到钱

2016年04月04日 10:10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 
母以死换理赔不知险单已过期曾称妈会帮你筹到钱
    母亲死后,楚军脸上基本没出现过笑容,他在出租屋里回复短信,身后墙上是女儿的奖状。

  慈母以死换保险理赔不知险单已过期

  走前最后一句话:“妈没事的,妈会帮你筹到钱”当地医院、基金会已向其子伸出援手

  “嘭”,一声闷响,划破深圳莲塘七巷城中村的天际。

  许萍(化名)喘着粗气,从9楼飞奔而下,行动不便的丈夫楚军(化名)拄着拐杖,艰难地往下狂奔。几十秒之前,楚军63岁的母亲从9楼阳台一跃而下。这天是2016年3月22日,之后,胆小的许萍连续多日失眠。

  楚军身患强直性脊柱炎。事发之后,他说出了“推测”:母亲可能以为自杀能为儿子换来一笔赔偿金。但事实是,这无法换取赔偿,保单早在去年就过期了。母亲去世前,楚军已经预感到母亲可能会有寻短的行为,但就是那一闪念间,他错过了唯一可以阻止母亲的机会。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 蚁畅

  不敢独自过夜的妻儿

  4月1日,拄着拐杖的楚军还在四处找房子,他毫不关心社交媒体上人们开的愚人节玩笑。“我真的不想再回忆我母亲的事了!”对着手机,楚军的语气一开始有点烦躁,本以为他会挂断电话,但忽然之间,他的语气又变得温和起来。

这是母亲林秀生前与孙女的合影。
这是母亲林秀生前与孙女的合影。

  不敢独自过夜的妻儿

  ●他的眼神没有焦点,面对凑过来的话筒,只是在地面上来回扫视,似乎只关注来客的双脚。

  连续几天,楚军总是拒绝提起母亲,但在每一次拒绝后,他又耐心地向对方致歉。

  说话带着东北腔的楚军,从早到晚没有笑容,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宇间藏着一大堆心事,他脾气很“好”,但在知情的街坊看来,这种“好”,可能是对生活的“缴械投降”。

  早上10时,十几个人又出现在楚军租住的出租屋门口,他们一下子挤进房间,但由于屋子太小,有一些人不得不站在门外,向里面张望。这些人,有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有医生、也有拿着摄像机的媒体。

  对于这种场面,楚军见怪不怪。他熟练地往后退了退,在床上坐下,他的眼神没有焦点,面对凑过来的话筒,只是在地面上来回扫视,似乎只关注来客的双脚。

  “你母亲火化的时候,你的心情如何?”

  楚军面无表情,“这个……其实……火化这一块……火化这个……”像结巴一样。

  在众人搀扶下,楚军拄着拐杖下了楼,他知道,有些人是带着善意来的,这其中有专注于帮助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德义基金,也有博爱医院“强直性脊柱炎公益救助专项服务小组”的医务人员。

  楚军站起来,由于生病,他从腰间到膝盖都无法动弹,只依靠膝盖以下的小腿小幅摆动来行走。

  他来到博爱医院接受包括CT在内的多项检查,同时面对摄像机、相机和话筒,不时回答一些问题。

  下午4时,楚军执意要回家,他说,他无法现在就开始住院,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不敢在家独自过夜,而且这天下午,几名前同事要来看他。

  楚军回到出租屋附近,和他们见了面,他点了根烟,终于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我知道有些人来找我,只是想问我母亲是不是骗保的事,我其实特别烦。”

  楚军的语气在烟雾中开始有些放松,但他的表情仍然显得忧心忡忡,他在思索着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办。

  一份过期的保险

  ●她不知道:自杀无法获得赔付,更何况,保单实际上已经过期。

  早在2月,母亲林秀(化名)就开始“不对劲”了,只是楚军没有察觉。林秀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楚军是家中最小的弟弟。和许多家庭一样,小儿子楚军尤得母亲宠爱。

  今年2月,在一次闲聊中,林秀问过大女儿,自己是不是有一份人身意外险。大女儿解释,如果遇到重大疾病或者意外,她就会获得保险公司的一笔赔偿。

  这笔可能存在的赔偿,引起了林秀极大的兴趣,她进一步追问大女儿,了解这份保险和社保的不同之处,大女儿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告诉弟弟楚军。

  实际上,这份保险只是一份短期意外险,投保金额为420元,期限为1年,最高可赔20万元。不过,保单于2015年11月过期,这个信息,大女儿没有提及,林秀也并不知情。然而无人提醒她:自杀无法获得赔付,更何况,保单实际上已经过期。

  林秀是一位勤劳、清苦的农村女性,由于丈夫早逝,她几乎以一己之力,将三个孩子抚养长大,她接过各种各样的手工活,经常将大量时间耗费在机械重复的手工劳动中;她也做过钟点工,为别人的房屋抹去所有的污垢。这名农村妇女拼尽全力,仍只能换回一家四口的勉强温饱。在楚军的记忆中,母亲的笑容很少。

  两个姐姐出嫁后,林秀更加牵挂远在深圳的儿子。楚军到深圳不久,便结识了许萍,7年前,许萍带着身孕和楚军一起回到东北老家,并在那里生下一名女孩。这是年逾花甲的林秀多年来少有的乐事,她对孙女也百般宠爱。

  没多久,楚军便决定将母亲接到深圳来。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他为母亲购置了一张铁床,让母亲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另一方面,也让母亲帮忙照顾幼小的女儿。直到2月以前,林秀每天买菜、做饭、接送孙女上下学。生活,似乎平静得无一点波浪。

  天大的秘密

  ●刚刚确诊的时候,楚军便清楚这个病的危险,他的生活从此笼罩在阴影之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2005年,刚到深圳没多久,年轻的东北小伙楚军就被确诊患有强直性脊柱炎。但他却把这个病当成天大的秘密,一直藏在心里。

  据救治楚军的深圳博爱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潘铁军介绍,强直性脊柱炎属于风湿病范畴,这种病以脊柱为主要病变部位,可能波及骶髂关节,引起脊柱强直和纤维化,严重时会造成不同程度的眼、肺、肌肉、骨骼病变,最严重可致人死亡。

  刚刚确诊的时候,楚军便清楚这个病的危险,他的生活从此笼罩在阴影之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身体当时也没有感到不适.

  最近几年,楚军当上酒楼的楼面经理,月收入约5000元,妻子许萍是药店的售货员,每月收入仅2000元左右。

  直到去年年初,楚军走路时开始出现不适,动作有些变形,但面对关心的人,楚军的说法仍只是“受了点伤”。

  去年下半年开始,楚军的病情突然加重了,他的脖子开始无法自如地转动,这给他带来了麻烦,“讲话无法转过去看着对方,后来他们就觉得我没有礼貌,目中无人。”

  再后来,楚军的腰直接动不了了,他停止上班,开始去医院求助。此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中晚期,髋关节几乎完全坏死。

  直到两年前,许萍才知道丈夫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而更多认识楚军的人,是在他母亲出事后才得知此事。

  楚军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如今这样,他努力维持的“正常生活”,在母亲那一跳之后,一下子崩塌。

深圳当地医院正在为楚军检查身体。
深圳当地医院正在为楚军检查身体。

  最后一顿饺子

  ●随后,担心的姐姐打来电话,而此刻,林秀已经往阳台走去了。

  对于母亲寻短见,楚军也有些预知,从去年开始,母亲的情绪一落千丈,经常唉声叹气。出事前,林秀又一次感叹:“儿子,妈啥也帮不了你,看着你这么辛苦,妈也难受。”

  楚军有点急,他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也知道,面对病魔,自己和妈妈都没太多办法。积蓄越来越少,妻子药店的2000多元成了唯一收入。这一切,楚军都无力转圜。

  3月22日前,楚军每日在家卧床,屋子里的中药味一直萦绕,如果妻子在药店上夜班,下午放学的女儿,就要由母亲林秀去接,回家后,楚军辅导女儿做作业,林秀则在厨房忙活做饭。听起来这是其乐融融的时光,但在逼仄狭小的出租屋里,所有的一切都显得艰难。

  楚军不敢想象,在生命中的最后这几天,深爱自己的母亲经历过怎样的内心挣扎,在与死神的正面交锋时,她退缩过多少次,又咬牙向前迈出去多少次。

  3月22日,天亮了,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内,回南天留下的霉味仍未散去,和往常一样,林秀最早起来,她洗脸刷牙,穿好衣裳。林秀煮了饺子,给了楚军一点钱,慢悠悠地说:“今天的中药我就不帮你熬了。”

  楚军的姐姐后来收到林秀发来的一则短信:以后你们要好好过日子,祝你们永远幸福。姐姐赶忙把短信转发给楚军看。

  这已是非常明显的信号,楚军朝妈妈喊:“妈,你今天哪都别去。”林秀说了声“好。”

  随后担心的姐姐打来电话,而此刻,林秀已经往阳台走去了。“妈,你别想死想活的。”楚军又朝着妈妈喊,他很快又听到妈妈的回应,“妈没事的,妈会帮你筹到钱。”

  或许是母亲的回应让楚军放松了警惕,片刻安静之后,楚军意识到可能出问题,往阳台冲过去,窗口开着,没见到母亲。楚军说,他当时听到“扑通”的声音,这可能是母亲的身体撞倒楼下窗沿的声音,说完这句话,他号啕大哭。

  家人飞奔到楼下时,在本是堆垃圾的墙角,林秀躺在那却已没有了呼吸。

  慈母遗书:

  把我的骨灰埋到仙湖树下赎罪

  深圳莲塘七巷,虽是城中村,但空气不错,环境不算嘈杂,出事的这栋红色高楼有9层,是村民的自建房,没有电梯,在失去健康之前,爬9层楼梯,对楚军来说不算问题,但腿脚不便之后,它变得高不可攀。

  这间出租屋在字面上,称得上“一房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不过它们全部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逼仄可以想象。

  房间里堆满各种杂物,其中不少是女儿的玩具,楚军夫妇和女儿住在房间里,客厅里摆着一张铁床,支着蚊帐,林秀睡在这里,床的两边同样挂满各种杂物,回南天刚过,房间里飘着霉味。

  63岁的林秀搬到这里,邻近的街坊多少都见过,也曾打过招呼,但几乎没有一人和她有深交。七八年的时间里,林秀独自一人往返幼儿园、菜市场和狭窄的出租屋,她缺少朋友,缺乏业余活动,而儿子的病情也让她失去很多生活的热情。

  早些时候,林秀还在莲塘的职业中介所流连,她想找一份工作,哪怕只是钟点工,楚军哭着说,“她那么老了,哪会有单位要她。”

  儿子的清苦,一点一点地增加了林秀的自责,她恨不得自己会魔法,将自己的健康和儿子交换。

  在不多的照片里,林秀看起来慈祥、温和,在楚军眼中,她是勤劳善良的妈妈,也是全天下最好的。

  出事几天之后,许萍在收拾东西时,意外发现林秀留下的一封遗书,信上歪歪扭扭写道:“(儿子),我走了,我太累了,你的病我又治不了,又不能看到你招罪,(你女儿)就让她妈带着吧。你也(若)累了就来吧,我想把骨灰放到仙湖树下赎罪。我不怪罪你,你不要想那么多。”

  拿着遗书,楚军泪如雨下。

  他的痛写在脸上

  出事之后,楚军注意到各种各样的舆论,有人说他母亲非常冤枉,有人说他母亲骗保,有人质疑为何十年间无人帮助这个艰难的家庭……这一切,他一概没有告诉妻子,他的痛写在脸上。

  3月30日,楚军对记者说,他理解这些言论,知道这些言论肯定会出现,但他认为,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斯人已逝,希望这件事尽快过去,让他回到平静的生活中。

  深圳市慈善会德义基金秘书长周家沛十分痛惜,他说,就在出事前几天,他还和同事在莲塘一带派发传单,让有需要者向他们求助,“我们知道得太晚,现在我们只能尽力帮助他们,阻止情况变坏。”

  很快,德义基金和深圳博爱医院决定联手帮助楚军,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潘铁军帮楚军进行了初步检查,决定为他更换髋关节,“初步手术费用需要十几万元”。据了解,目前的手术费用,将由博爱医院和德义基金共同承担,楚军被告知,他不需要花钱。

  据博爱医院院长王芳仁介绍,目前全国有超过500万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早发现早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更容易康复。

  截至发稿前,楚军专门打电话叮嘱记者,希望表达对各界的感谢,目前,他正在积极寻找楼层较低的出租屋,为手术后的生活做准备。

  楚军如今已经不用担心医疗费,但面对镜头和话筒,他没有表达出自己的不满和烦躁,甚至,他还回答了“谈谈母亲火化的感受”这样的问题。但内心深处,他多么想要怒吼。

  (感谢德义基金周家沛、深圳博爱医院石磊对本文提供的帮助。)

【编辑:刘羡】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