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拥有重复户籍的人不少见 或因长期分散管理造成

2016年04月04日 15:29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 

  户籍民警在某派出所内为一名市民采集身份证照片信息 据新华社

  唐士单的两个二代身份证 李国辉 摄

  陈马乔从普宁开出的户口迁移证明

  受访者供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国辉

  当一个伴随你上学、工作、结婚、买房、生孩子的户口被要求注销掉时,一切的信息归零。你将面临一个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证明你是原来的你,是某个孩子的父亲或母亲,是学历证书上的某个毕业生,甚至你将丢失大城市的户口而无法重新入户、买房。

  随着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户口登记三年清理整治进入到第三阶段,越来越多的重复(虚假)户籍浮出水面,或被注销。这其中,包括大量抱有不法目的而违规办理虚假或多个户籍的人群,也有因为父母工作迁移、上学、买房入户以及多年以前基层派出所操作不规范导致的重复户籍人群。而他们,普遍都面临着这个问题。

  面对注销重复(虚假)户籍的“高额成本”,一部分重复户籍人群希望传达自己的心声:在能够调查并证明自己并非恶意及有不法目的,以及没有犯罪记录的前提下,公安机关是否可以在注销措施上“更加人性化”,允许保留自己在社会上认可度高的常用户籍——“请留下更真实的我”。

  A

  现状:拥有重复户籍的人并不少见

  背着背包,一只手插在裤袋,31岁的唐士单(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站在已经生活了12年的广州街头,用低沉的声音打着电话。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大,毕业后在外资银行从事IT软件工作的唐士单早已将户口迁入广州,并一直以广州人自居,但他第一次感到——“户籍”这东西也会“得而复失”。

  电话那头,父母跟他说:“你还是回来一趟吧,再去问问派出所的人,试试行不行!”

  打完电话,他苦笑着跟羊城晚报记者说:“我还是回去一趟吧,再试试能不能注销五华的户籍,保留广州的。”

  事实上,唐士单称自己已经不抱希望,自己的广州户口,十有八九将会被注销。

  今年1月15日,唐士单接到了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局民警的电话。他被告知,经过人像对比,查出他是一个重复户籍人员,必须注销一个“虚假”的户籍。

  民警告诉他,按照广东省公安厅2014年10月下发的《关于妥善处理重复(虚假)户口的意见》,他的广州户籍被认定为重复(虚假)户籍,只能保留梅州五华的原始户籍。

  唐士单说,他向负责的民警同志和广东省公安厅户政处都咨询过,但得到的答复均是一样——必须注销现在广州的户口。

  “他们认定我在广州的户口是虚假户口。我一直以为这是真实的我,可是这个我即将消失了。”

  在唐士单向羊城晚报记者出示的两个二代身份证上,他的名字相同,身份证号却截然不同。

  在深圳,26岁的陈马乔(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同样不敢相信,作为一个律师,她却“连自己的户口问题也搞不定”。

  去年3月,陈马乔接到了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区分局沙河派出所民警的电话。她被告知,通过人像对比,核查到她拥有重复户籍,其中常用户籍——即深圳的户籍为虚假户籍,必须注销。

  陈马乔认为,自己的常用户籍并非虚假户籍。“我不同意注销自己的深圳户籍,沙河派出所建议我去注销出生后在汕头注册的从未使用过的户籍,但是当地派出所不愿意注销。”陈马乔的两个户籍,不仅身份证号完全不同,连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也有差别。

  为了保住自己上大学后从普宁迁入深圳的户籍,陈马乔到普宁市城北派出所开出了自己的户籍迁出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等,甚至找到了自己在普宁入户时的农转非入户审批表。

  然而,这些证明都未必能够保住她使用了20多年的常用户籍。

  2015年8月,深圳市沙河派出所再次通知她,要求她本人注销深圳的常用户籍。在陈马乔再次表示“拒绝注销常用户籍”之后,沙河派出所称已经冻结其两个户籍。若她未在规定的时间内注销由普宁迁移到深圳的户籍,公安机关将对其强制注销。

  像唐士单和陈马乔一样拥有重复(虚假)户籍的人,并不少见。

  在深圳打拼多年的关青(化名),有着深圳(从海南迁移过来)和汕头两个户口。如今,他常用的深圳户籍已经被深圳市公安局强制注销,但他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羊城晚报记者在QQ群搜索中,输入“重复户籍”几个字,就搜出10多个打着“重复户籍问题”的QQ群。

  在两个以广东户籍人群为主的QQ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向群友报告“派出所通知我,再不主动去注销常用户籍,就要被强制注销了”。而在这个人群中,不仅有律师、软件工程师,还有公务员、医生、老师等各类职业人群。

  B

  溯源:或因长期分散管理造成

  事实上,早在2014年2月,公安部就开始在全国进行为期三年的“户口登记专项清理整顿”,整顿工作分为三个阶段推进。

  根据公安部的工作部署,2014年主要是“抓打击、抓整治”,全面查处虚假户口问题,杜绝产生新的虚假户口;2015年是第二阶段,着重“抓建设、抓规范”,全面加强制度规范和技术规范建设。今年是户口登记专项清理整顿工作的第三阶段,重心是“抓完善、抓验收”,户口登记新机制将全面运行,并实现全国公民户口和身份证号码的准确性、唯一性、权威性。

  随着各地公安机关加大力度,要求每一个户口每一个公民办理二代身份证后,重复(虚假)户口在高科技的人像识别技术下无所遁形。

  据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仅仅是从2014年至2015年3月的一年多时间里,全国就清理注销重复户口和应销未销户口250万个。

  为切实抓好户口登记清理整顿工作,公安部要求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户政部门要全面自查自纠,凡隐瞒不报的将严厉追究当事民警和领导的责任。

  公安部还要求,对于公安机关中,凡是办理假户口、假身份证的,必须坚决清除出公安队伍;凡是收受好处为他人办理假户口、假身份证的,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那么,虚假(重复)户口是怎么来的?

  黄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形成户口登记管理“错、重、假”问题的原因复杂,既有长期手工操作、分散管理造成的历史原因,又有受人情社会、特权思想影响的社会因素,还有受利益驱动、内外勾结等导致的不法行为。

  在唐士单等人看来,近些年来,很多人钻了制度的空子,通过办理双重户籍甚至多重户籍,进行违法犯罪行为,或是为隐匿购买房产,这也间接造就了社会上出现了许多房叔、房嫂。

  “很多人都认为,拥有重复户籍的人肯定有问题的,肯定是走不正当途径来的,这是一种歧视心理。”唐士单说。

  对于自己为何有两个户口,两个不同号码的身份证,唐士单的解释是:在其14岁上初中时,他从老家梅州五华来到了河源龙川,由于父母并不太懂户口迁移的手续,便直接找当地派出所办理了新的户籍,而这个户籍直接伴随唐士单从中学到大学毕业,并迁移到广州直至现在。

  “那个时候,也许是基层的派出所操作程序不规范,没有从原籍地办理户口迁移证。”唐士单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陈马乔祖籍揭阳普宁,父母因做生意去了汕头,即在他的出生地——汕头入了一个户籍。后来,父母带着她返回普宁,并在买房入户的政策下,在普宁也办理了户籍。就这样,陈马乔便一直使用普宁的户口,从小学一直到上大学考入深圳,并将该户口从普宁迁移到了深圳。

  陈马乔则认为,当时自己在揭阳普宁的常用户籍是合法取得,并不存在非法之说。

  “当时普宁通过买房入户的方式大量吸纳外地人口,我们没有进行暗箱操作。当时至少有好几万人是通过这种方式入户普宁的。”陈马乔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C

  囧境:已签合同可能“失效”

  如今,面临公安民警通知“主动注销户籍”的限期已到,唐士单的常用户口随时都有可能被强制注销。他不得不考虑,如果注销了,自己怎么办?

  根据广东省公安厅2014年10月下发的《关于妥善处理重复(虚假)户口的意见》,注销户口的,公安机关应出具《户口注销证明》给当事人并存档备查;如当事人还有其他事务需要处理的,公安机关应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出具《户口证明》,为当事人办理个人事务提供便利。

  然而,唐士单打电话向广东省公安厅户政处了解时,工作人员也直白地告知他,并不能保证他所有的证件、档案都能够得到更改,要他有这个思想准备。

  唐士单称,自己原籍五华的户口只停留在小学时段,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能更改学籍等相关信息,他的文化水平就是小学学历。这对于他这样一个中大毕业生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据我现在了解到的信息,学籍等信息是无法更改的,大学也不可能再为你颁发一个毕业证书和学历证书,我如果再找工作,就必须要证明原来的我是我。”

  不仅如此,唐士单担心,已经签署的商业合同、购买的商业保险等,都将因为身份证号码的变更而面临“失效”。这些合同和保险单据,又如何能让企业、机构愿意重新签署或变更?

  对于已经被注销常用户口人来说,子女的出生证明上,父(母)亲的信息也无法更改,他们如今面临着必须要证明“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甚至必须与妻子(丈夫)重新登记结婚。

  唐士单称,现在能够明确的就是社保和公积金等信息能够及时办理变更。

  陈马乔和关青还将面临一个在他们看来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他们的常用户口被强制注销后,按照政策,他们可以将原籍户口重新迁移到深圳,但必须满足条件——要么在深圳有自己的房产,要么在深圳连续购买社保满五年。而无论是陈马乔还是关青,如今都无法满足这个条件,无法在短期内重新拿到深圳户籍,这将大大影响他们的生活。

  D

  转机:

  外省已有更人性化措施

  “可以这样说,从小学到大学、到工作毕业,考取律师执业资格,我都是用现在这个户籍和身份证,从来都没有使用过汕头的那个户籍。”

  陈马乔称,公安部门对于重复户籍的处理政策是“注销虚假的,保留真实的”。“但在他们的概念里,我们后来办的这个户籍就是虚假的,我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认定。”陈马乔说。

  在广东省公安厅《关于妥善处理重复(虚假)户口的意见》中,对于重复(虚假)户口的认定,一是认为“持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户口的为重复户口”;二是认为“因提供虚假材料或者凭虚构捏造事实取得的户口为虚假户口”。公安机关将根据重复(虚假)户口线索开展详细的调查核实工作,并根据核查结果,作出重复(虚假)户口处理决定。

  在处理原则上,则是“经公安机关调查核实的真实户口,应予以保留”,“经公安机关调查核实的虚假户口,应予以注销”,“迁移后未注销的重复户口,应注销”、“二次以上重复迁移的户口,应保留第一次迁移的户口,其后迁移的户口应予以注销”。

  这就意味着,如果不能将重复(虚假)户口当年形成的真正原因纳入调查和判定范围,亦不考虑两个户口中哪个更符合个人的真实情况,陈马乔、唐士单等人后来办理的常用户口的确属于该意见中的重复(虚假)户口。

  但唐士单认为,这就是对于他们的户口处理“不够人性化”的地方。“当年变成两个户口的时候,我只有14岁,根本没有民事行为能力,而且我在此之后从未使用过五华的原籍户口,也从来没有违法犯罪的记录。我认为后来的这个户口更加符合我本人的真实情况,我希望保留这个真实的我!”

  在羊城晚报记者多日采访中,不少重(假)户人员都向记者说出心声。他们认为,公安部门在认定和注销他们其中一个户口时,不够“人性化”,既未充分考虑他们成为重(假)户人员的多重历史原因,亦未考虑他们哪一个身份社会认可度更高。甚至认为,后来未经正常户口迁移导致的重复户口为虚假户口,必须要注销,这也让他们倍感憋屈。

  不论是唐士单还是陈马乔,在向处理他们户口注销的公安民警咨询时,都被告知,如果原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能够出具一份“该户口为虚假户口”的证明,他们则可以帮助保留现在的常用户口。

  为此,唐士单、陈马乔、关青均有尝试过,但都遭到了当地派出所拒绝。

  “因为如果他们开了这个证明,按照规定,他们就必须承担造成重复(虚假)户口的责任。”陈马乔说,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到。

  “我回去问派出所,他们说要严格按照省里的规定来做,他们认为,我在五华的原籍户口就是真实户口,不可能注销这个而保留后来的。”唐士单称。

  3月28日,羊城晚报记者拨通了公安部官网上公布的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户政处的电话,接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后认定,第一个正常形成的户口是真实户口,后来形成的经过“不正当”手续办理的户口,则被认定为虚假户口。

  当记者表示,重复(虚假)户口的形成很可能与当时民警操作不规范或有违规行为导致,公安机关有一定的责任。该工作人员称这样的户口是“不正当手段”取得的,目前很多违规的民警已经受到处理,甚至降级、判刑。

  他还向记者重申了重复(虚假)户口的定义和理解,“如果是从一个城市迁移到另一个城市,原来所在的地方因为公安民警工作问题没有注销原来的户籍,那这是典型的重复户口。但如果两个户口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身份证号码,甚至不同的名字,这就是虚假户口。”

  按照广东省公安厅《关于妥善处理重复(虚假)户口的意见》,重复(虚假)户口当事人仍有法律上的补救途径,如当事人对公安机关注销户口的处理意见不服,可以在收到《户口注销证明》之日起60日内向作出户口注销决定的公安机关的上级公安机关或者同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三个月内依法向同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如果他们真的强制注销我的深圳户口,我就跟他们打一场行政诉讼官司!”陈马乔告诉记者,她了解到,有打官司保住自己常用户籍想法的人并不少。

  羊城晚报记者查询了解到,在福建省2014年10月31日公布在网上的《福建省公安机关户口管理规范》中,对于重复(虚假)户口已有更加细致和人性化的措施。

  规范中称,对于“属久居,且找不到原始资料、已经无法查证原因的重复户口,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在当事人承诺不再申请更正出生日期和姓名的前提下,可以按照群众意愿提出申请,保留其中一个户口,注销未发现有违法行为的户口”。

  3月29日,羊城晚报记者就重复(虚假)户籍清理整顿工作的情况致函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羊城晚报记者将继续关注后续进展。

  李国辉

【编辑:何敏】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