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从簰洲湾游回武汉 长江救援队祭奠九八抗洪烈士

2017年08月02日 11:24 来源:武汉晚报 参与互动 

  坚持19年,武汉泳士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祭奠抗洪烈士

  亲爱的战友,我们又来看你了,岁月如梭,带不走人们的思念和追忆,老时间老地点出发

昨天上午,长江救援队队员在风雨中祭扫高建成烈士墓记者史伟 摄
昨天上午,长江救援队队员在风雨中祭扫高建成烈士墓记者史伟 摄

  昨天凌晨5点半,天空飘着蒙蒙细雨,长江救援队的16名成员从汉阳、青山、汉口等地驱车出发,前往江夏区金口镇集合。十几年了,他们每次去簰洲湾祭奠前,都会在金口镇街边的摊子上过个早,然后再一起抵达陵园。

  从汉口到金口,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天色渐亮起来。“郝队,你不是不来的呢?”“怎么能少了我啊!”“老俞,你也来了啊!”三台车,16名队员,陆续按照群里发的定位碰了头。

  从金口到簰洲湾烈士陵园,又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雨一阵一阵的下,三台车形成车队,一辆一辆驶入堤上的小路。

  年复一年精神不灭

昨天上午,长江救援队队员顶风冒雨走向下水点 记者史伟 摄
昨天上午,长江救援队队员顶风冒雨走向下水点 记者史伟 摄

  滚滚东行的长江水,在这里突然向西,冲刷出因水而生的簰洲湾。

  昨天早上9点,潇潇风雨中,在距离当年溃口处的江堤左侧五六百米处,长江救援队如约来到嘉鱼簰洲湾“九八抗洪”烈士陵园,来看望亲爱的“战友”。

  现场庄严肃穆,陵园规模并不太大,白底红字刻着“抗洪英雄高建成 1965—1998”的墓居中,上面镶嵌着他的照片,其余18座烈士墓,左右各9座,呈弧形排列。

  敬献花圈、默哀、敬礼。

  高建成的战友卢圣春也是武汉长江救援队的成员,他眼含着泪:“高建成就是我的老领导,其他牺牲的烈士都是我的战友。他们已离开这么多年,我也退伍了,但是退伍不褪色,我加入长江救援队,就是要把他们的精神继承下来……”

  从当年堤坝溃口处下水

  上午10点,雨势越来越大,江面上刮起阵阵江风,远处腾起一丝薄雾。眼前的烈士墓似乎也被冲刷一新。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队员们绕行陵园一周。

  不需要任何指挥,救援队的13名队员非常默契地走向当年烈士牺牲的溃口,他们要从这里入水,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祭奠英雄。

  长江救援队成员周汉明说:“我们作为水上救援组织,纪念九八抗洪烈士非常有意义。希望我们能继承他们勇敢献身的精神,保卫人民的生命安全,做到应尽的责任。”

  “以往下水时,天气很炎热,今年比较凉爽。”

  大家在岸边做了下水前的热身活动一一佩戴好了救生浮球,这是一个醒目的橙色气囊,用长长的带子拴在泳士们的腰间,以确保安全。“在救援他人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安全也很重要。” 亲爱的战友,我们明年还会来看你们。

  13名队员顺次入水,很快没入烟雾迷蒙的江水中。

  风雨中长江击水3小时

  经过整整3个小时后,在相隔20多公里的军山大桥桥墩下,13名泳士顺利起水。这其中,年纪最大的是68岁的长江救援队原队长俞关荣,最年轻的是43岁的卢圣春,还有两名首次参与纵渡祭奠的长江救援队钢城支队的女队员。

  第一个起水的是队员叶兴中,参加过多次纵渡的他状态良好,“实际用时比计划用时稍长,主要是天气原因,中途有一段雨越来越大,浪也掀得比较高,大概有一米,但是我们还是顺利游回来了。这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的意义,拼搏,不怕困难。”

  两名女队员姚莉萍和王琴,虽然是第一次参加,但也有多次长游的经验。“以前都游过长距离,最远一次游了38公里。这次比较顺利,3个小时不算累。”

  去年勇救跳桥轻生母女的卢圣春,昨天也是第一次随队长游。“我游了一个小时之后,不大适应,呛了几口水。游在附近的老大哥都特别关照,紧跟着,问‘没事吧’,队友之间这种团结友爱的氛围也感染了我,我下次还会再来。” 记者汪甦 刘丰

  [记者手记]

  从未远去的英雄

  杨京

  从武汉出发时,天空中一直下着忽大忽小的雨。当抵达烈士陵园,雨势达到一个高峰,路面也随之变得泥泞。对于初次亲历的我们而言,这无疑是有些始料未及的局面,甚至开始担心预期中的各项活动能否会顺利进行。

  但在过去的祭扫活动中,长江救援队的队员们面对过高温烈日、面对过瓢泼大雨、面对过江上的滚滚风浪……在这19年的经历后,眼前的雨势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烈士陵园里,队员们从摆放花篮,到默哀、敬礼、绕场……这样的仪式,很多队员在19年间一直在不断重复,早已熟稔于心,其间甚至没有一个人撑伞。正是这样有条不紊的宁静,恰恰更添了几分肃穆庄严。

  长江边,本就复杂的水情在大雨中显得更为莫测。当我们为头上的雨水和脚下的淤泥暗暗叫苦时,队员们却视之为稀松平常,甚至是某种利好:“下点雨更舒服,太阳不晒”。身处他们之中,你很难不被那种乐观情绪所感染。

  的确,与眼前的一切相比,19年前那一天的江水,凶险程度又何止十倍百倍。当年的解放军战士们,仍毅然决然地守护在洪魔与百姓之间。雨雾朦胧中,陵园中的烈士群像,与眼前这群走向长江中的泳士们,仿佛出现了重叠。

  在他们身上,绽放出的是同样的光辉:与自然的奋勇搏击,对群众的坚强守护。滔滔的长江无言,却记录下了19年来,发生在不同时空中的,那一段段有关牺牲和奉献的故事。

【编辑:张燕玲】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