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战胜脑瘫,左眼失明…9岁的他梦想开场演唱会

2018年07月14日 20:29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参与互动 

  人生的路很长,在这条或平凡或充满波折的路上,我们总会在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个美好的梦想。儿时看着星空时,想变成宇航员。求学时,想成为科学家。胸怀壮志时,愿用青春拼出一番事业。

  对于9岁的西安男孩杨砚希而言,他曾经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战胜从出生便纠缠着自己的病魔,另一个便是想当一名歌手。如今,小小的少年在面对左眼失明,右眼仍需多次手术抢救的情形时,办一场演唱会的想法却愈发坚定了。

  汽车模型是杨砚希的最爱,不去上学的时候,他便靠这些玩具打发时间。

汽车模型是杨砚希的最爱,不去上学的时候,他便靠这些玩具打发时间。

  在西安城北的一个小区中,西安男孩杨砚希和外公外婆租住在此,房子里摆放着的众多奖状和药瓶等物品,这让本就不大的房子,显得有些压抑。

  外婆王亚莉看上去比同龄人更加苍老,55岁的她,本应在老家跳广场舞,或者跟街坊说些家长里短,打发退休后的时光。而因为外孙的一场大病,她便扮演了九年的护工角色。

  杨砚希和外婆王亚莉

杨砚希和外婆王亚莉

  提及外孙的病情,王亚莉总是止不住眼泪。2009年6月,杨砚希出生,因为早产,一出生就进了保温箱。满月去医院检查,孩子被诊断为缺铁缺氧性脑病。杨砚希长到三个月时,被确诊为脑瘫,还有先天性白内障。

  放弃治疗还是坚持下去?当时为了孩子的治疗问题,家里发生过几次争执。王亚莉的女儿和女婿离婚后,女儿组建了新的家庭,王亚莉心疼女儿,就把照顾孩子的重担揽了下来。

  满柜的各种药物,记载着一家人的坚持。

满柜的各种药物,记载着一家人的坚持。

  “孩子住院、吃药都需要钱,我们能省就省,怎么也得让孩子活下去。”王亚莉清晰地记得这笔账:孩子的药费每个月8000元,治疗费每个月10000元,每年住院4次……这9年,算上房租、各地求医等费用,王亚莉夫妇已花费200多万元,至今还欠下40多万元的外债。

  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也在变差,外公只能通过滴眼药水缓解杨砚希的不适。

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也在变差,外公只能通过滴眼药水缓解杨砚希的不适。

  三四岁时,因积极治疗,孩子的脑瘫基本康复,但左眼历经12次手术,还是失明。右眼装了晶体,但视力只有0.125。经鉴定,属于视力三级残疾。尽管为了给孩子治病花掉了一生的积蓄,但对于老两口而言,“值不值”这个念头几乎从来没出现过。

  55岁的王亚莉看上去被同龄人更加苍老,孩子的病情让她心力憔悴。

55岁的王亚莉看上去被同龄人更加苍老,孩子的病情让她心力憔悴。

  外公程跃平曾经是个对生活很讲究的人,也经常抽高档烟。而现在,偷偷躲在自己的卧室里,抽一包五块钱的烟,变成程跃平每天为数不多的放松时刻。由于害怕外孙被烟熏着,程跃平的卧室门总是紧锁。抽烟时无论天冷天热,他总会打开窗子,然后开着电风扇站在风口,让烟味快速排出去。

  外公程跃平的房间总是紧锁,感到疲惫时,他总会打开风扇,顶着风,抽几口烟。

外公程跃平的房间总是紧锁,感到疲惫时,他总会打开风扇,顶着风,抽几口烟。

  采访当天是程跃平60岁的生日,以往过生日,王亚莉总会做一桌比较丰盛的饭菜,叫上三五个亲友庆祝下。但今年,这一家子却因忙碌孩子的各种事情,忘记了时间。在采访结束后的当晚,王亚莉只在朋友圈发了几组往年为老伴庆生的图片,当做一种弥补。

   临走之前,杨砚希想跟外公外婆拍一张合影,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

临走之前,杨砚希想跟外公外婆拍一张合影,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

  几乎每个病患家庭都与欢乐、阳光等字眼格格不入,但杨砚希这一家却有些独特。“唱歌”是让杨砚希打开“话匣子”的钥匙,也是让全家人乐观、坚持的希望。铺满一张桌子的各种奖状、证书诠释着这个男孩对音乐的热爱。

  在音乐这条路上,杨砚希越走越快

在音乐这条路上,杨砚希越走越快

  王亚莉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带孩子坐车去医院治疗,恰好音响中播放着刘欢演唱的《好汉歌》,不到三岁的杨砚希跟着节奏摆动起身体,跟着哼唱起来。为了锻炼孩子的脑力,王亚莉开始在音乐方面对外孙培养。她开始教杨砚希唱歌,每天晚上唱歌给他听。歌词的内容,杨砚希听不懂,但每次听到音乐声,他都会安静下来,全神贯注地投入,凭着感觉跟着音乐节律做动作。

  房间墙上挂着杨砚希参加比赛时的照片。

房间墙上挂着杨砚希参加比赛时的照片。

  2016年,中国青少年网络春晚西安赛区选拔赛举行,王亚莉带着外孙参加,并成功入围,在全国总决赛的舞台上,他以一首《好汉歌》惊艳全场。作为对这个脑瘫男孩的鼓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向他颁发了资助金,青年舞蹈家谭梅特意推荐他,进入艺术中心学习声乐。

  孩子的治疗费用再加上培训费用,这让老两口压力陡增,但尽管如此,两位倔强的老人却很少接受外人的捐助,甚至对此非常谨慎。“好心人想帮我们一把,这我很感谢,但我也怕因为接受了捐助而影响到孩子的生活。”外公程跃平说,无论生活如何艰苦,他们总想给孩子最好的,不想让他觉得处处低人一等。

  正在独自“研究”的杨砚希。

正在独自“研究”的杨砚希。

  似乎真的应了“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又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杨砚希在音乐之路上越走越快。如今,他已获得艺考少儿歌唱专业八级,并获数十个奖项。在一次舞台上,杨砚希表演起了代表他心声的歌曲——《你是我的眼》。在表演中,这个9岁的男孩,向台下的外婆喊话:“外婆,等我好了,我要带你周游世界。”台下,55岁的王亚莉哭成了泪人。

  墙上的奖杯。

墙上的奖杯。

  对王亚莉而言,当时那个随时都会离她而去的小生命,如今已变得跟正常孩子一样。在泪光中,她回忆起当初抱着孩子,不断奔波在医院、街头诊所,甚至烧香拜佛、苦苦哀求上天的日子。

  随着杨砚希在舞台上的出名,关于他与病魔的斗争事迹也引起社会爱心人士的关注,或许在他们的帮助下,这个家庭能够慢慢走上正轨。而对于王亚莉夫妇而言,别人的帮助尽管可贵,但却非长久之计,如何让孩子能够自生自立才是当务之急。

  杨砚希和他的获奖证书

杨砚希和他的获奖证书

  “孩子还小,而我们却已经老了,我希望他能学一门手艺,哪怕我们以后不在了,他也能靠自己活着。”王亚莉称,孩子脑瘫虽然基本康复,马上要上小学三年级,但毕竟身体条件与正常人不同,如果能将唱歌当做一种谋生手段,赚钱给自己看病,那就安心了。

  对于外婆的想法,杨砚希可能还不太懂,但音乐带来的自信,却让他萌发了开演唱会的念头。凭借着梦想的驱使,他给西安市的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包含了对健康生活的渴望、对外公外婆的感恩,以及想办演唱会的愿望。不久后,杨砚希收到了回信,有关部门表示将为他的梦想提供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这让他备受鼓舞,变得更加坚定。

  谈及孩子的病情,王亚莉不禁落泪,杨砚希赶紧为外婆擦眼泪。

谈及孩子的病情,王亚莉不禁落泪,杨砚希赶紧为外婆擦眼泪。

  “鹰,不需鼓掌,也在飞翔;小草,没人心疼,也在成长;深山的野花,没人欣赏,也在芬芳。”这是外婆王亚莉送给外孙的一句话,她盼望着自己的外孙能为了梦想一生倔强。

  记者:党田野

  摄影:张远

【编辑:丁宝秀】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