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这样的柔情令人动容

2018年11月13日 14:48 来源:重庆晨报 参与互动 

  除了严格自律 杨家人相亲相爱的柔情一样令人动容
  有你真好

  杨骅妻子李正琼整理丈夫所获荣誉证书等遗物。

  杨骅家的餐桌上,有一本台历,这是李正琼记录工作时间的台账。

  10月的开头,写着,“单日下午”。

  10月22日,是双日子,李正琼上早班。这也就意味着5:30,她必须赶到忠县汽车总站打卡上班,节俭的她,需在5点钟之前,赶到指定地点等公交车。

  凌晨4点刚过,李正琼家的灯就亮了。50分钟后,穿着藏蓝色工作服的李正琼,提着包下楼来。

  从家到公交车站,有10分钟路程,其中一段,是白天熙熙攘攘的菜市。

  时间还早,菜市还被货车占领,安静得连脚步声都能把街边的流浪狗惊醒。

  过了菜市,就是一坡近百步的梯子,一口气爬上去,再走几百米,就是公交车站,路边的站台写着“桥头广场站”。

  这段路

  这段十分钟的路程,之前是杨骅陪着走。

  先后在忠县江城工具厂、忠县水轮机厂打工的李正琼,两次下岗。直到2000年,才来到忠县客运站,当起了临时工,负责检票。

  对于这份工作,李正琼倍感珍惜。不管夏炎还是冬冻,早起成了她必做的功课。

  “那时候年轻,又有娃,睡不好,特别是冬天,完全不想起床。”杨骅走后,每天凌晨三点过自然醒的李正琼,怀念起失眠之前的日子。那些日子,也是她和杨骅共同扶持,并肩走过的日子。

  “每天早上,闹钟一响,他就起床,送我去上班。”开始几年还没有公交车,“都是杨骅陪我走到车站,然后又回去照看儿子。”

  虽说有了公交车,但杨家搬家后,离汽车站更远了。杨骅还是不放心,总是要把李正琼送到车站,“看到我开始检票,他才回家。那个时候检票还是人工检票,我们身上都带有现金,他也是担心我的安全。”

  赶早上班的每个凌晨,一如10月22日那个凌晨,唯独李正琼少了杨骅的陪伴。

  等车的马路边,三三两两的人。

  5点过7分,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开来,刷卡、拿钱,每个人依次上车。

  5点30分,李正琼准时打卡上班。这样风雨无阻坚持的18年,李正琼只迟到过一次。

  那次迟到后,只要自己在家,杨骅是雷打不动送妻子上早班;微信聊天记录里,相处了二十多年的夫妻,仍以“亲爱的”相称。

  “这方面,他很细心,很像爸爸。”李正琼说。

  爱相传

  对于“像爸爸”这一点,杨志刚形容得很真实,“杨骅就像我的影子。”

  这个比爸爸小21岁的“影子”,也是家里唯一一个看完杨志刚写了几十年日记的人。

  在杨志刚的日记里,以“爱的力量”为名,他写下22页和妻子秦淑英生活的点滴。

  自由恋爱的两人,婚后经历了儿子不满一岁时,父亲杨天奇去世,“我被推荐去读高中,那时候还有未成年的3个弟弟、妹妹。加上后来我们又有了双胞胎女儿。家里就只靠母亲和我妻子支撑。”

  “老公不在家,一个女人在生产队栽秧挞谷、挑粪挖地样样得干。此外还要养猪、带孩子、修房子。”杨志刚不仅在心里记住了妻子的付出,还在2008年,把这些事记在了日记里。

  做农活、带孩子已让当时的秦淑英瘦得皮包骨了,但为了让一家人住进新房,“她决定一个人在家修房子。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当时的条件下,应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日记里,杨志刚这样写着。

  “我当时无钱无粮,没法支持她,可她还是坚持干。没有钱,她就靠养猪。没有粮,她就省吃俭用,积极修房;没有人手,她就请三亲六戚帮忙。”

  房子修好了,秦淑英却病倒了。

  当时,在忠县新生区任家公社任党委书记的杨志刚,因为工作太忙,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加上任家离三汇老家比较远,当时交通也极不方便,我一直没有回家。现在想来有些不近人情。”

  心疼妻子的杨志刚也曾问过秦淑英,“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毫不迟疑地回答我‘为了爱’。是的,为了爱,她付出了一切,她的一切都是为了爱。”

  “总之,我爱人这一生,因为爱,她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累。因为爱,她付出了她的所有。正是她的爱,撑起了我幸福的小家,正是她的爱,成就了我的前途和事业。她爱得那样真诚,爱得那样执着,爱得那样无怨无悔。我们用爱的力量,走到了幸福的今天,我们还必将用爱的力量,去托起灿烂的明天!”

  还没走

  19岁的杨涛宁就是杨家的明天。

  这个不爱表达情感的大男孩,在父亲(杨骅)去世的当天晚上9点51分,用微信给杨骅发了一句话,“爸爸,我想你了。”

  或许,杨涛宁想起的是高二那一年,每天5点半父亲叫他起床、送他去学校的点滴;也许,杨涛宁想起的是父亲送到学校的那一盒“乡村基”的套餐。

  “有一次,杨涛宁打电话给杨骅‘撒娇’,说自己吃学校的饭菜吃腻了,想吃乡村基的套餐。”杨骅的同事梁兆珊没想到,平时习惯走路的杨骅,“中午饭都没吃,在单位旁边的乡村基买了饭,坐了1块钱的公交车,硬是送到学校。时间太赶了,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吃中午饭。”

  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杨涛宁深受触动。“感觉他人一下子就长大了、懂事了。”李正琼说,原来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的杨涛宁,在学校积极参加社团活动。

  “他还说毕业后,如果有机会他肯定也会回到家乡,去帮助更多的贫困户。”

  10月24日,我们在大学城见到杨涛宁时,他说,“有时候我觉得爸爸人还没走,还在村里扶贫。”

【编辑:邢天然】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