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中国最有钱的城市:北上深居前三 青岛不如济南

2016年03月24日 09:14 来源:大众网 参与互动 

  “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或者叫“资金总量”,是一个地区或者城市经济运行的结果,也是经济运行的动力之源。在中国,城市资金总量反应的不仅是自身GDP的数量,在很大程度上也跟这个城市在区域的辐射影响力紧密相关。

  通过对各主要城市资金总量及增速的统计发现,2015年北京上海深圳仍高居前三,广州与深圳的差距越来越大。在增速方面,合肥、郑州、武汉、长沙等中西部省城和南京、深圳这几个沿海城市的增速名列前茅。

  北上深领衔

  作为强一线城市,北京和上海均是名副其实的全国中心城市,两城的资金总量均在10万亿以上,遥遥领先于其它城市。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年末全市金融机构(含外资)本外币存款余额128573亿元,比年初增加15248.7亿元。上海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末全市中外资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03760.60亿元,比年初增加13328.75亿元

  在京沪之后,是深圳和广州两个弱一线城市。两个城市的资金总量之和大致与上海相当,这样的格局大抵符合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即北边有北京、东边有上海,而南边的中心则相对平摊到两个城市里面。

  只不过,虽然同样是一线城市,但广州这些年的资金增速相对缓慢。历史数据显示,在2000年的时候,广州的资金总量接近上海、北京,这也是“北上广”并列的基础。那时,广州一个城市的资金总量相当于天津、重庆、杭州三大城市之和,或者相当于两个深圳。但现如今,广州的资金总量仅为北京的三分之一,上海的一半不到,更是被深圳反超并逐渐拉下距离。

  来自深圳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末,全市金融机构(含外资)本外币存款总额57778.90亿元,增长15.6%,比广州同期高出将近3个百分点。去年股市火爆,受益最大的就是深圳。再加上深圳楼市火爆,资金总量增速也比较快。在总量方面,目前广州与深圳相差近1.5万亿。

  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广州相较其他三个一线城市资金增长缓慢,有几个主要原因,一是这些年广州的房地产市场比较温和,目前广州的房价仅为其他三个一线城市的一半左右。因此沉淀的资金也相对比较少。

  其次,北京、上海和深圳的上市公司都比广州多很多,这些地方都是基金、私募等金融机构最集中的地方。“广州干的都是批发市场里开个店铺等小买卖,有点小富即安,没有太多暴发户。”彭澎说。第三,这些年广州在创新产业、新兴产业的发展方面比较落后,产业结构转型缓慢也影响了资金的聚集。

  不过,虽然广州的资金增长缓慢,但短期内保住老四的位置还是没有太大问题。毕竟身后的第五名成都与广州有1万多亿的差距。在成都之后,杭州、重庆、天津、南京、苏州分列6到10位。

  省城济南资金总量超过青岛

  值得注意的是,与各个城市自身的GDP相比,前四名北上深广大体基本对应,例如GDP第2的北京作为首都众多央企总部所在地,资金总量超过上海也属正常,深圳作为深交所的所在地,聚集了大批金融机构,后发赶超广州也在情理之中。

  相比之下,后面的城市资金总量的排名与自身GDP的“错位度”就比较大。比如GDP总量分列第9和第10的成都和杭州,资金总量高居第5、第6,超过了天津和重庆两大直辖市。

  对此,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成都和杭州作为省会,都是所在省的首位度城市,吸收了全省最好的人才、资金、技术、信息等资源,因此这些省会城市的资金不仅来源于自身,其背后也代表了所在的省份的经济实力。

  彭澎说,像成都、杭州这些生活城市的医疗、教育、文化的资源在所在省份最好,因此对资金的聚集能力很强。比如杭州的环境这么好,浙江省内的富豪们很多都到杭州去居住。

  “作为一个城市而言,成都和杭州的经济总量不如重庆和天津。但作为一个省域而言,浙江和四川的经济总量要远大于重庆和天津,因此杭州和成都的资金总量超过重庆天津这两大直辖市也很正常。”丁长发说。

  类似的“错位”还有,经济总量第26位的西安,资金总量高居第12位,经济总量第18的郑州,资金总量高居第13。

  相比之下,一些非省会城市资金总量的排位明显低于GDP排名。

  据济南市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济南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达到或超过全省平均水平,全市GDP总量首次突破6000亿元大关,实现生产总值6100.2亿元。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4174.7亿元,同比增长10.5%,GDP全国排名第25。而GDP第12的青岛,资金总量排名第20,不如省城济南第15名的排位高;

  另外比如经济总量第七的苏州,资金总量位居第十,不如省城南京;GDP第13位的无锡,资金总量仅为第19;佛山和东莞的GDP分别位列16和21位,但资金总量分别是22和26位。

  在增速方面,省会与非省会城市之间的差距更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末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39.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5.3万亿元,增加12.4%。也就是说,低于10%的城市,资金增速明显跑输大盘。

  这其中,大连、无锡、青岛、东莞和佛山这几个城市的资金增速都低于10%,东莞资金增速只有5.8%,佛山也只有4.02%,无锡也只有6.10%。而苏州10.5%的增速也不及全国平均水平。

  与这些城市相反,省会城市的资金增速可谓十分亮眼。这其中,中部地区的合肥、长沙、武汉和郑州四个省会城市均大幅领先于全国水平,其中合肥最高,达到了17.3%。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最高的是南京,增速达到了16.9%。杭州也达到了13.9%。非省会城市中,只有深圳达到了15.6%,这主要得益于深圳发达的金融等第三产业和和领先全国的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传统制造业强的城市资金增速都比较慢。”彭澎说,目前传统制造业仍不太景气,虽然当前货币政策较为宽松,但制造业显然不是资金流向的首选。这是因为目前制造业产业过剩很严重,“资本是逐利的,增加的资金更加偏好一些轻资产的行业,以及一些暴利的行业和部门。”

  丁长发说,目前我国传统制造业面临资金周期的挑战,比如随着劳动力、土地、环境等各种成本的提高,制造业的利润大幅摊薄。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是逐利的,像南京等省会城市拥有全省最好的教育、医疗、文化、金融等各种资源,因此资金更容易向这些区位性比较好的省会城市转移。

  丁长发认为,尽管我们资金能流入到实体制造业,但是因为目前我国制造业大多是‘大众化’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欠缺,因此很多人跑到海外购物。“资本的本质是逐利和追求安全性的。实体制造业由于缺乏核心竞争力,在成本大幅飙升的情况下,很多资金就离开实体制造业,转移到大城市的楼市等领域。”

(综合第一财经、山东商报消息)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