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网络文学资本局:顶级IP标价5000万 90%作者月入千元

2017年07月21日 05:07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我们榜单的第一名是《斗皮(破)苍穹》。”胡润在台上读出作品名称时,现场哄堂大笑,这位在中国超过二十年的英国人笑着用汉语解释“对很多不常用的汉字,还是不熟悉”。

  这是7月12日,《2017猫片·胡润原创文学价值IP榜》的发布会现场,这个自1999年开始发布中国富豪榜单的英国人,第一次将目光投向了网络文学。按照胡润的特点,在其目光所及之处,资本肯定已经在厮杀。

  现实的确如此,最新的例证是,7月4日和7月7日,致力于网络文学在线阅读的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一个在香港,一个在A股,都希望能够登陆资本市场;阿里巴巴也成立阿里文学,致力于在线阅读。巨头中唯一的特例是百度,其选择将百度文学出售给了完美世界,后者是一家拥有影视和游戏产业的上市公司。

  根据阅文集团招股书的数据,目前网络文学市场规模约46亿元,但巨头争夺的原因是其另一个更大的规模市场:改编影游、动画等市场规模,2016年达4696亿元。

  稿费+订阅,新手月入2000元

  在依靠书、电视剧“玩”过一个白天后,下午四五点钟,网络专职作家关珥(化名)开始写文章,一般一口气写三四个小时,在晚饭后继续写,如果状态不好,就可能要熬夜了,直到完成当天任务量。

  这是关珥普通的一天。今年2月份,关珥成为一个网络作家,在这之前,她是北京一家网络媒体的记者。

  “做记者的时候经常熬夜,另外和男朋友异地,自己又不喜欢北京的生活节奏。”关珥7月18日对新京报记者说:“所以就想找一份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工作。”

  关珥的一个朋友因为写网络小说小赚了一笔,在朋友的介绍下,关珥直接和一家网站签约。不过,这份工作,并不像关珥想象的那么美好。

  作为一个网文新手,她的稿酬是按照最低标准支付。“每天不间断地写的话,一个月收入也不到2000元。”

  在写稿的同时,关珥每个月都要花时间修改文字,所以收入会更低,“目前每个月平均在1000元到2000元之间。”

  在关珥的眼中,她和平台有点像兼职的关系,稿费需要交10%的税,虽然到目前为止,关珥也不知道该税种是什么。“折算下来,我的稿子目前大概就千字10元的水平。”如果有订阅的话,收入会高一些。“收入构成就是基本稿费+订阅分成。”关珥介绍。

  关珥写完文章之后,会把稿件发到平台更新,编辑审核后,如果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一般会通过微信或者QQ联系,往往一个编辑对应多个作者。

  新三板挂牌公司金色传媒总裁王裕仁7月19日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网络文学作者这个群体,头部作家拿走大部分收入,90%的作者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甚至更少。

  王裕仁同时是IP运营机构猫片的创始人,自2013年开始,其就关注网络文学,筛选和购买其认为有价值的网络作品。手中大约拥有五六十部网络文学作品IP(知识产权)。在王裕仁眼中,网络文学领域,是一个强者恒强的局面,赚得多的是少数头部作家。

  阅文集团的招股书也支撑了其观点,2016年,前十大网络作家的平均年收入为3230万元,是线下作家平均1730万元的近两倍。

  靠“床戏”吸引读者

  关珥不愿意透露其签约的平台,不过,其表示:“有时会感觉被编辑‘胁迫’”。

  刚开始写的时候,朋友建议关珥,要写比较受读者欢迎的霸道总裁型文章。

  编辑会告诉她,这个文没有床戏,这样怎么吸引读者?让她加入暧昧情节,对文章进行修改,说这样这本书的成绩会更好。有时已经写了十几万字,统统要改一遍,抛开时间成本,“最主要的是精神上的折磨”。

  关珥甚至出现过一个星期都没看一眼文章的情况,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她刚开始写的时候每天可以写6000字,“后来改文改得糟心,写得就越来越少,但是一般网站都会要求日更不得低于四千或六千字。”她说,“现在写网文的很多,但挣钱的不多,还很累,竞争大。”

  阅文集团的招股书则给出了一个更为确切的数字:截至2016年底,共有600万的网络作家。预计到2020年底,网络文学作家人数会达到850万人。

  编辑把控也是一个标准的流程,阅文集团称,截至2016年底,其共有340名专业编辑。编辑主要审阅具有一定成熟度的新发布文学作品,分析内容质量等。

  一旦编辑确定新作者具有潜力,会与作者合作提高其作品的质量及与读者的相关性。

  “根据作者潜力,其可能获得常规编辑辅助。”阅文集团表示,作为编辑过程的一部分,“我们的编辑会不断提供其反馈及建议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收集读者反馈,以便向作者提供关于其作品故事线。”

  资本的“叫价”

  在王裕仁的眼中,上世纪末的博客时代,文学作品连载,只是一个作者个人的爱好;起点中文网的成立则代表进入第二阶段,建立付费体制,让网文作者有了收入来源。

  2008年,盛大文学成立,开始涉足版权运营,文娱业的整合互动开发开始起步。

  王裕仁认为,网速问题,带给了中国网络文学的黄金十年,网络不发达和网速缓慢的那些年,大家可选择的娱乐方式不多,而网文恰好适应了那个时代的需求。

  2013年之后,IP概念改变了网络文学,各方认识到,网络文学也是互联网流量入口,资本开始大规模介入。从2013年至2015年,腾讯、百度、阿里三巨头相继加入网络文学的战场。

  腾讯在游戏领域提出的IP(知识产权)概念,也于2015年被引入影视行业,并最终被市场所熟知。2016年,在中国的影视市场,到处都是IP概念,一度引发泡沫化的争论。小米、京东、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都涉足网络文学领域。

  对资本一向敏锐的胡润,也开始给网络文学IP制作榜单。胡润称:“中国的IP产业正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文娱行业创造了胡润百富榜上3.2%的上榜企业家。这个行业既能创造财富,又是投资的热门。”

  资本的追逐下,网络文学IP的版权价格也水涨船高。

  王裕仁表示,“2008年,《鬼吹灯》系列影视版权仅100万元,目前的估值则是1亿元;《全职高手》影视改编版权前几年才200万元,目前价值则是5000万元。头部网文IP的版权普遍价格在5000万元。一些不出名的网文作者或者IP,现在也会叫价到二三百万元。很多来和我们谈合作的作者,普遍要价较高。”

  也有一部分知名作家选择不和平台签约,而是自己成立工作室,或者与上市公司联合成立公司。像《九州缥缈录》和《龙族》的作者江南,就成立了自己的制作公司灵龙文化,该公司获得了上市公司奥飞娱乐上亿元的注资。

  2015年,江南以3200万元的年度版权收入,位列作家富豪榜第一名。7月18日,江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一家公司,运营模式更多样化,和作为一名作者的情况不一样。他的作品的IP授权呈现多产业、多渠道,行业涉及影视、游戏及地产。

  百亿市场背后的“8000亿改编空间”

  “现在大多数网文作者写网文并不是出于爱好,都把网文当成一种赚钱的途径,尤其是专职作者。”关珥称。

  阅文集团公布的数据称,截至2016年底,网络文学市场过去三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4.9%,达46亿元,仅占中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11.4%。

  按照阅文集团的预计,网络文学占整个中国文学市场的规模比例到2020年会增至22.7%,而那时,中国文学市场规模预计为591亿元,意味着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134亿元。

  巨头们仅仅是争夺这个到2020年才超过100亿元的市场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基于网络文学IP的改编市场,才是各方争夺的重点。

  阅文集团在其招股书中写到:“网络文学的移动时代见证了网络文学内容的变现模式及商业化潜力剧增。”主要网络文学内容改编的行业包括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游戏及动画。

  阅文集团称,上述5个行业于2016年的总市场规模为人民币4698亿元,预计2016年至2020年继续按照复合年增长率15.5%增长。这意味着,到2020年时,网络文学后市场规模会达到8361亿元。这成为各大资本追逐的重点。

  过去几年,《鬼吹灯》《盗墓笔记》《花千骨》《楚乔传》等热播剧目,都是来自于网络小说。在影视剧之外,很多网络文学都会改编成游戏。

  慈文传媒在2015年《花千骨》热播之后,推出了同IP游戏,正在热播的《楚乔传》,慈文传媒也推出同名游戏。在年报上,慈文传媒2016年游戏收入同比增长475%。

  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将游戏作为慈文传媒业绩不断提升的一个重要原因,并视为公司多元化的一个途径。他认为,跟着热点IP做游戏,换代快,但是试错成本低。

  从近期的一些跨界案例来看,影视和游戏的界限从公司的层面而言,越来越不明显,双方都在涉足对方的领域。

  2016年1月,以影视为主的完美环球(现更名为“完美世界”),并购同体系内的游戏为公司完美世界,同年又注册并控股了百度文学。

  对于百度出售旗下的文学业务,王裕仁认为是百度的一个“败笔”,对完美世界而言,则是一笔好生意。影游为主的完美世界,需要更多的IP资源,网文则可以提供这些。“此外,买下行业老二,也有利于增强其吸引力,在作者和人才方面,都更有利于和第一名抗争”。

  版权之战

  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兴盛,“抄袭”的质疑也如影随形,《甄嬛传》《花千骨》等知名热播剧,都曾面临“抄袭”的质疑。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7月发文称,网络文学的抄袭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的复制粘贴,比如一个作者不擅长故事中的人物、环境描写,就将其他文章中的这类描写复制粘贴到自己的故事中;另一种抄袭是所谓的“中翻中”(把中文翻译成中文),即看其他作者作品的情节很好,就将这个情节复述到自己的作品中,形成具有“独创性”的表达。

  王裕仁表示,按照目前的知识版权保护法,对于第二种抄袭行为,想通过法律手段胜诉很难。

  “我们也帮助一些作家进行维权,但是很多最后都不了了之。”王裕仁称,还面临一个难题是,就算证明了小说是抄袭,而电视剧、游戏改编,有的会被认为是二次创作,维权则更难。

  掌阅科技的招股书显示,阅文集团所属公司上海玄霆,于2016年8月起诉掌阅科技和杭州趣阅不正当竞争。称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作者“发飙的蜗牛”将其作品《星武神诀》的著作财产权及转授权授予杭州趣阅,掌阅科技获得授权在其数字平台上传播了这一作品。上海玄霆要求后者停止使用“发飙的蜗牛”进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予以赔偿。

  不过,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未支持上海玄霆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发飙的蜗牛”作为笔名,属于作者所有,当其他人侵害合法权益时,只有作者本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上海玄霆的主张没有依据。

  2016年7月,阅文集团下属两家公司,因为掌阅科技使用“常舒欣”姓名及商业标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掌阅科技招股书显示,该案在招股书签署之日尚未正式开庭。

  公开资料显示,“常舒欣”2013年签约阅文集团下属的创世中文网,此前热播的网剧《余罪》的小说系其创作。

  ■ 案例

  “百亿市值”阅文的隐忧

  2017年7月4日,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阅文集团在其招股书中称,截至2016年末,其有530万位作家,840万部文学作品。2016年1月的月活跃用户总数为1.75亿名。按照百度排名,2016年,中国的10大最高搜索率网络文学作品中的9本来自其内容库。上市时,公司的预期市值将超过100亿港元。

  IP业务前景成“未知数”

  2016年,阅文集团营收约26亿元,并实现盈利,净利润为3040万元,而2015年则是亏损3.5亿元。

  在这个各方资本觊觎的网络文学市场,阅文集团也感受到竞争的压力。

  阅文集团称,随着中国网络文学产业的不断发展,“竞争对手可能会被更大型、更成熟或财力更雄厚的公司收购、获得投资或订立其他战略或商业关系,从而获得比我们更大的财务、营销、许可及开发资源。”

  此外,虽然阅文集团在研究报告中揭示了改编市场的巨大潜力和规模,但是阅文集团也提醒,公司无法保证未来该显著增长可持续或者完全实现,无法准确预测市场对公司的内容改编产品的反应,“知识产权业务可能无法成功”。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阅文集团知识产权业务收入分别为1210万元、1.63亿元和2.47亿元,占其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10.1%和9.7%。

  能否“留住作家”成隐忧

  金色传媒总裁王裕仁王裕仁认为阅文集团类似一个“超市”,拥有很多版权和网络作家,出售内容和版权。但在目前一家独大的情形下,也存在着隐忧。

  “一批在阅文的平台上出了名的作家,合约到期后,是否会和阅文集团续约,存在未知数。”王裕仁认为,“如果留不住知名的作家,对于阅文集团将是一个损失。”

  阅文集团在招股书中警示风险:公司主要依赖作家,特别是知名作家创作原创文学作品带动浏览量及相关交易。

  阅文集团称,它既无法控制签约作家在合约期内的生产率或其作品的质量,也有可能出现作家外流,对增长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竞争对手可能向签约作家提供公司无法比拟的更具竞争力的有利条款。

  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表示,他们公司就和一些离开阅文集团平台的网络作家有过合作。

  B06—B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朱星 实习生 彭婧如

【编辑:刘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