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孔雀”总是东南飞 西部建设怎么办

2018年03月09日 09:23 来源:科技日报 参与互动 

  两会聚焦

  “孔雀”东南飞,西部发展如何吸引人才成了两会不少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石碧在政协科技界别联组会上发言时指出,东中西部人才分布极不均衡,已经成为影响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战略实施的瓶颈之一。

  “东部和中西部地区人才分布差距呈进一步加剧的趋势。”石碧的说法有数据支撑:从2013年到2017年,我国一共产生两院院士、“杰青”、“优青”、“长江”、“青千”5类高层次人才共6372人。其中,北京1858人,占全国总数近30%,相当于排在后25名的省份的数量总和。紧随其后的是,上海、江苏、广东,这4个省份的5类高层次人才数量之和占全国总数近60%。

  在石碧看来,尽管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的环境和条件存在差距,但不至于产生如此大的人才分布差距。之所以呈现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历史原因,另一方面是在不公平的基础上竞争的结果。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军军医大学全军病理学研究所所长卞修武说到西部人才问题,同样痛心疾首。“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的‘孔雀东南飞’是放开人才流动政策条件下的地域差异、工作条件和科技信息等因素为主的话,如今东南部等地区高校和科研院所更加丰富的学术资源,开出各种极具诱惑力的‘待遇’条件,成了吸引西部人才跳槽和海外人才归国的重要原因。”

  卞修武带领团队将脑胶质瘤血管病理诊断和肿瘤干细胞研究水平提升至国际前列,于去年当选中科院院士。作为在西部成长起来的院士,卞修武深深懂得在西部要建成和发展好一门重点学科、培养一个人才的不容易。近年来西部地区出现的引进“海归”难,“明星学者”、学科带头人“孔雀东南飞”的情况更让他深感焦虑。

  “我经常看到经济发达地区大学的人才引进计划,引进价码一个比一个高,这是西部高校和科研院所难以比拼的。”卞修武说,虽然他们的学科平台和学术方向已经有良好的基础与优势,但是很多“海归”来看一看、问一问,最后多因待遇和地域问题而选择了东部或南方高校、院所。这样的现象显然不仅仅是一个学科的事,在卞修武看来,西部不少本土培养的人才被北上广深等地高薪“挖走”,有些学科专业如今已经缺乏合格的学科带头人。

  “人才竞争和自由流动应该是良性的、合理的、有益的,如果把人才引进变成了无序的、没有上线的‘砸钱’,对学校和地区的危害都很大。”卞修武说,“一方面,这会导致学术浮躁,对学科的长远发展不利。另一方面还会加大地区科技、学术发展新的不充分、不平衡。”

  卞修武建议,国家对此进行宏观调控,出台一些政策,鼓励、吸引“海归”和科技发达地区人才合理“西进”;同时,也让高校之间人才的竞争回归到对人才智慧和能力的尊重,避免继续拉大东西部地区人才、科技、学校的差距,造成新的发展不平衡。

  事实上,近年来很多部委在人才评审时已经注意了同等条件下对西部地区的倾斜。“教育部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评审上,西部地区的申请者年龄放宽1—2岁,就起到了一定效果。但是,如何使这些人才稳定下来发挥作用,不被发达地区‘挖走’,这是个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卞修武认为,除了西部地区本身要加强软硬件建设、增强学术吸引力外,还应建立东西部人才队伍之间的有效合作机制,而不是“价码血拼”,“国家和地方政府最好能给予西部引进人才的单位一定的配套政策,减少所在单位的压力”。

  (科技日报北京3月8日电 本报记者 雍 黎 唐 婷)

【编辑:史建磊】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