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动批疏解闭市 腾出空间将打造金融科技示范区

2018年04月22日 02:56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大疏解下“动批”的前世今生

  12家市场疏解闭市,腾出30多万平米空间,打造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

4月19日,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其前身是“动批”商圈内的天皓成服装商品批发市场。新京报实习生 梁思成 摄
4月19日,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其前身是“动批”商圈内的天皓成服装商品批发市场。新京报实习生 梁思成 摄

  党的十九大以来,北京市全体党员领导干部和市民群众贯彻落实“看北京首先要从政治上看”的政治要求,树立“四个意识”。北京市西城区紧邻中南海“红墙”,特殊的区位,形成其以“绝对忠诚、责任担当、首善标准”为内涵的红墙意识。西城区委书记卢映川介绍,践行红墙意识,西城区积极转变发展方式,实现了“动批”12家市场疏解圆满收官。

  未来,涅槃后的“动批”将以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的形象出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认为,红墙意识是发挥首都功能的重要抓手,“应该积极推广红墙意识及其操作系统,在北京的中心地带,在首都的中央政务区加以推广和普及。”

图片来源:新京报
图片来源:新京报

  西外“动批”盛极一时

  2015年1月11日下午,在西直门外大街上的一栋三层建筑楼顶,工作人员拉出警戒线,“天皓成服装商品批发市场”的大字被挨个拆下,这家经营了13年的批发市场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为“动批”的疏解拉开序幕。

  说到“动批”,北京人乃至北京周边服装行业从业者们耳熟能详。上世纪80年代,来自河北承德、保定、辽宁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利用业余时间,在北京动物园对面的西直门外大街南路摆地摊、卖服装,“动批”初现雏形。这些五湖四海的商贩,似乎奠定了“动批”野蛮生长与海纳百川的气质,当时的说法是,只要在“动批”有摊位,就一定能赚到钱。

  时值改革开放初期,北京的商业流通领域刚刚开放,个体经营者迎来创业的春天。“马路经济”日渐成长,从退路进厅、退厅建楼、到老楼变新楼,几十年来,动批逐渐壮大。2015年前,动批共有独立楼宇8栋,市场12家,建筑面积约35万平方米,摊位数约1.3万个,从业人员4万余。

  “动批”有多热?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李云伟回忆,动物园待客每天的上限是10万人,而动批鼎盛时每天就要接待10万人,日均人流量也达到6万-7万。在这里,北京人与外省人、批发商与普通市民杂糅,不同口音交织,让这里成为西城区最热闹的地段之一。

  不过,在火热的交易背后,“动批”也藏有隐患。

  一方面,巨大的人流量带来火灾与踩踏风险。另一方面,“大城市病”逐渐显露,无照占地经营、交通拥堵等问题引发西城区政府担忧。在电子商务的兴起下,“动批”的利润也日渐缩水,不复鼎盛。

  随着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动批”的疏解提上议程。

  北京城市总规明确,区域性商品交易市场被纳入腾退范畴,且三环内严禁新建和扩建物流仓储设施、严禁新建和扩建各类区域性批发市场。

  2013年12月,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成立,2015年1月,动批等市场疏解时间公布,天皓成率先闭市。

  此后一年,北京调整疏解了350家商品交易市场。

  商户“问话”指挥部

  刘林有一个笔记本。

  在这个笔记本上,动批哪个市场疏解走了多少商户、这些商户去了哪里,他记录得清清楚楚。不过,除了具体数字外,其他信息即便不看文字,刘林也烂熟于心。作为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这几年,他亲历了动批的疏解全过程。

  疏解二字,说来容易,背后却是利益纠葛、牵一发而动全身。什么时候走?商户们的赔偿怎么办?闭市后去哪里?哪一个都是难搞的问题。动批12个市场中,无一是西城产权,其中涉及市属高校、央企、民营产权等众多单位。一方面,他要与产权方协调,另一方面,动批的商户们对疏解或补偿感到不满意,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他。

  天和白马服装商城有一位女商户,40多岁,是大姐式的人物,俗称“八姐”,在动批经营了十多年。2015年,综治办贴出“致商户的一封信”,不少商户蒙了,不知道能否不走、疏解了能拿回多少钱,八姐当即带着四五名商户来“讲理”。“东北人,嗓门大,气势足,往那一站,真有点让人不敢说话。”刘林苦笑道。

  按照“动批”疏解方案,疏解不是拆迁,只涉及提前解约适度补偿。换言之,产权方先对市场方进行适度补偿,再由市场方对商户适度补偿。但这种解释,商户们不信,认为是政府方在推卸责任。

  “八姐”与政府和产权方的拉锯战持续了两年多。这期间,指挥部一边督促产权方和市场尽快拿出各自解约的补偿方案,一边协调包括产权方、市场方、商户以及政府在内的四方会谈机制,每周通报疏解进展、协商补偿事宜等。最后,补偿机制慢慢出台,商户们激烈的抵抗情绪才得以软化。

  在不断沟通、协商中,动批的市场一个个完成疏解。2015年,天皓成、聚龙闭市;2016年,金开利德闭市;2017年,万容、万通、世纪天乐、天和白马关上大门。

  四年过去,2017年11月,“动批”12个市场全部闭市,实现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标志性工程的收官。

  疏解后商户去了哪

  据统计,动批一共疏解了一万三千多摊位。这些离开北京的商户,大多选择在周边地区适合的市场安家、重振旗鼓。但是,光凭商户们自己,要找到靠谱的去处并不容易,于是,西城区政府出面,与河北白沟、沧州、天津西青等周边地区政府进行合作,签订相关合作框架协议,确保商户们有地可去,并享受与当地人等同的子女入学、住房、社保等政策保障。

  在西城区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商户们逐个在外地落脚。据反馈,白沟有动批商户2000户、温州商贸城有1500户、天津建鑫城1000户、沧州明珠商贸城500户……

  落脚之后,商户们需要政府“露面”,西城区也乐于配合。老吴是动批的“大户”,在世纪天乐市场经营了近二十年,有两三层摊位,疏解后,他带着2000个商户前往白沟发展,前期,就将当地负责人带来指挥部座谈。去年下半年的订货会上,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孙硕受邀前往现场,为其捧场。

  “小户”们走后,也会不时向“娘家”求助。老倪是天和白马的商户,也是前期参与维权的商户之一,动批疏解后,他在沧州某市场盘下了三个档口继续经营,其中一个档口在三楼,位置偏僻。前段时间,老倪了解到商场中有了腾空的档口,位置合适,希望能够调换,便给刘林打来电话,之后,刘林向当地部门致电,希望对方在不影响经营的前提下帮忙解决,帮助老倪顺利协商。

  “疏解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圆的一半,我们还得扶上马送一程。”孙硕说,通过政府之间的协作,能为商户创造更好的条件,让他们住得下、活得好。

  30多万平米有新定位

  早几年,只要出了4号线动物园站地铁口,各商场的招牌、络绎的人流、高昂的交谈声便扑面而来,稍不留意,难免和路人撞个满怀。现在,拥挤的动物园站“宽裕”了不少,围挡之中,商场大楼一片静悄悄。过街地下通道里,拎着巨大编织袋席地休息的远方来客、倒放帽子高声弹唱的流浪歌手、贩卖玩具手机壳等各类小物件的小摊户,也随着市场的关门逐渐销声匿迹。

  一边是商户们乔迁新址,另一方面是“动批”的重新建设。商户们走后,寸土寸金的西城腾出30多万平米的空间。繁华散去,寂静归来,“动批”的未来是什么模样?

  ——答案是“去粗取精”、发展高精尖。孙硕认为,“动批”疏解,是西城落实首都城市战略定位、深化核心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新起点。

  在地图上,“动批”区域北接中关村、南临金融街,位于中关村科技园的重要组团之间,这意味着科技与金融是其天生的潜力。结合核心城区定位与区位优势,未来,涅槃后的“动批”将以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的形象出现,培植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前沿展示和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创新金融服务沃土,吸引中关村、金融街乃至更大范围内的高精尖产业在区域内融合发展。

  这一方向,在“动批”第一座被疏解的楼宇中已有尝试。

  高新产业“汇集”

  出动物园地铁站C口,只用往前行走几米,便能见到昔日的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如今这栋小楼拆除了大厅中的上下扶梯、粉刷一新,更名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

  “2017年末实现100%入驻,现在共有9家大的租户。”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总经理李然介绍,楼宇中入驻了从事无人机生产、新能源汽车租赁、互联网支付等各类新兴产业的企业,不少高科技产品远销中东、澳大利亚等国,用几百平米的办公用地实现几千万的工业产值。据他收集到的信息,现在,宝蓝可实现年产值5亿元、纳税5000万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早在2013年西城区两会上,时任西城区委书记王宁就算了一笔账。动物园地区有2万多服装批发商,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的效益约6000万元,占地达1平方公里,政府支付的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

  也就是说,往日动批所有市场的纳税额,仅比宝蓝单体楼宇多出1/5。这也是转型之后带来的“甜头”。

  批发市场得以顺利“升级”,政府与经营方都做了一番努力。

  李然回忆,由于毗邻人流众多的动物园,天皓成疏解后,宝蓝成为同仁堂、老字号餐饮等眼中的“香馍馍”,这些企业率先表达了入驻意愿,有的愿以高出高科技企业几倍的租金、租下楼中一半面积。

  引进还是不引进?李然将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得到的回复是,只引进科技、金融类的高精尖企业,这为动批将来的发展定下了方向。

  在引进过程中,宝蓝楼体本身的特点也成为一大难题。

  宝蓝共有地上三层、地下两层,地上地下面积等大,这意味着有大量地下空间需要找到租户,然而相比地上面积,地下空间条件较差,并不容易引入企业。最后,经营方转变思路,地上空间出租给科技型企业、地下空间则引入众创空间和服务机构,这种模式既能带来租赁收益,又因价格低廉、配套完善,降低了创业企业的运营成本。

  李然介绍,在周边地区写字楼,每日租金约在7-8元每平方米,而在宝蓝,企业只需掏4元钱(单价)就能“拎包入住”、着手创业。这一点吸引众多创业者前来。

  除了价格低廉,宝蓝本身的地理位置也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沈宇坤是尚通科技的一名年轻员工,他性格外向,热爱运动,难以忍受一整天都盯着电脑屏幕。此前,尚通科技在车公庄附近的写字楼办公,位于居民区,周边都是居民楼,每天中午,沈宇坤只能吃个饭就回到工位上,无处可去,搬到宝蓝之后,每天中午,他会步行十多分钟前往附近公园溜达散心,而推开窗,就能看到动物园中茂盛的植物。

  “办公客户选择写字楼,要么就在CBD,通过外在区位提升品牌形象,像科技企业,会更重视IT人员的工作感受,周围环境是否适宜很重要。”李然说,此外,宝蓝既毗邻西直门外大街主干道,又在地铁站周边,马路对面还是公交枢纽,可以充分满足企业员工的通勤需求。

  区域环境将迎提升

  宝蓝的发展或是未来动批地区的发展缩影。一方面,这些市场楼宇结构相似,都有大量地下空间需要合理利用。另一方面,他们有着同样优越的地理、交通、环境条件,与其新定位不谋而合。

  除了天皓成,现今的“动批”已陆续有楼宇转型。天和白马二期已转型为北矿金融大厦,引入金融、科技等符合区域功能定位的产业;北京科技大厦已转型为首建金融中心,引入了金融、核电、智库等企业单位入驻。

  孙硕介绍,下一步,西城区将对“动批”区域环境进行提升,重点实施外立面统一、地下联通、南北连接、交通便捷、环境优美的叠图作业整体建设方案,塑造与区域未来产业功能匹配的新形象。

  一批楼宇正在进行设计。四达大厦,未来将作为以金融科技为主体的智能楼宇,产权单位公交集团对该楼进行了整体地面改造和重新规划设计。改造后将是“动批”区域建筑里面改造的最大亮点,成为这个区域的新地标;世纪天乐,拟转型为北京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引入科技、金融、人工智能(AI)、智库等符合区域功能定位的产业;万容市场,360企业安全集团即将入驻,成为集团总部大楼。聚龙市场,拟转型为聚龙体育文化中心,将为该区域提供公共文化活动空间。

  围绕打造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西城区正在编制相关规划,下一步,将继续邀请多方面专家,深化研究科学论证,尽快出台。

  新京报记者 戴轩

【编辑:张楷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