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环球捕手走红背后:有会员月入20万 七八成靠拉人头

2018年06月06日 03:0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环球捕手火爆背后:

  有会员称月入20万,七八成靠拉人头

  有会员称半个月工资买宝马;是模式创新还是涉嫌传销,律师说法不一;公司表态否认涉嫌传销

5月26日,在北京通州区一家音乐餐厅里,一位环球捕手的服务商在发表演讲。

  “我在环球捕手半个月的工资买了台宝马,从去年7月加入到现在,我赚了250万元。”日前,一位环球捕手服务商在一次活动上这样说道。

  “只要人多了,躺着赚钱是一定的。不用想太多,抓住时机赚钱就行了”。经常在各大社交平台卖货的“微商”小叶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环球捕手,“在这家平台上,不仅自己买东西便宜,还可以通过发展会员和卖货赚钱,总之是个怎么都不会亏的买卖。”

  小叶提到的环球捕手是一家2016年4月上线的社交电商平台,主营零食、保健品、母婴等食品和生活用品。公司宣传的数据显示,平台上线5天日销售额就突破百万元,30天用户数破百万,第8个月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据环球捕手方面最新数据,目前其用户数已突破3000万、会员数突破200万,2018年商品交易总额(GMV)计划突破100亿元。

  在平台飞速增长的背后,新京报记者从多位环球捕手“优秀服务商”处获得的一份会员制度文件显示,环球捕手分会员、服务商、优秀服务商三个等级。有律师认为,这份规则存在变相拉人头、团队计酬以及三级分销的行为,涉嫌传销。

  环球捕手CEO李潇近日向新京报记者独家回应称,三级分销是对现有模式的误读,现有模式仅存在一级分销。

  而对于外界质疑的拉人头、团队计酬等涉嫌传销的行为,环球捕手方面称,团队已经意识到问题,将尽快出台相应措施规范。

  有会员称不到一年赚250万元

  “我以前一个月挣3万元左右,现在一个月可以挣到20万元。以前是付出一分收获一分,现在我付出一分可收获五分十分,甚至二三十分。”5月26日下午,位于北京通州区南部的一家音乐餐厅里,一位名叫“妮子”的演讲者在发表演讲。

  根据活动材料上的简介,她是一位二宝妈妈,曾做过微商。在现场,台下的绝大多数听众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位演讲者,并不时给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甚至高声叫好。

  这是一场名叫“环球捕手北京沙龙”的活动,妮子正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也是环球捕手会员中北京地区的佼佼者。这场活动的200余位参与者全部是环球捕手的会员,他们中不少人都是妮子“发展的会员”。

  “一个电动牙刷普通会员卖一个挣多少钱?”妮子拿着一款电动牙刷在舞台上发问,台下几乎所有人齐声答道:“100元!”“那一个服务商挣多少?”“200元!”“那一个优秀服务商呢?”“250元!”

  按照妮子的说法,当一位新用户在环球捕手会员的推荐下,从平台上购买399元的商品便可成为会员,这位邀请新用户的会员则会根据其等级得到100、200或250元的收益,而评判不同等级的依据是该会员拉来的新会员人数和下线用户消费金额。

  “所以我为什么看好环球捕手,不用我点破了吧。”妮子一边与台下观众互动,一边鼓励所有的会员要尽全力去让更多的人购买商品并成为环球捕手的会员。

  在妮子背后的大屏幕上,写着“优秀服务商”、“月收入20万+”的字样。

  妮子之后的演讲者名叫雁子,她是妮子的邀请人,是环球捕手平台“TOP3”的优秀服务商,下线团队超过万人。

  “我当服务商的时候一个月挣4万多,升级到优秀服务商一个月挣12万多,所以利润是倍增的。”雁子自称来自乡下,没有什么文化,但演讲时,她穿着得体、妆容精致,言谈举止间流露着十足的自信,“环球捕手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我在捕手半个月的工资买了台宝马,从去年7月加入到现在,我赚了250万元。”

  记者登录环球捕手官方网站,黑色的背景下仅有环球捕手中英文名称以及“环球捕手,个性生活美食平台”的字样,其下方为环球捕手APP下载的二维码。当记者下载环球捕手APP之后,其首页与一般电商购物APP首页并无多大区别,但其首要推荐的为牛排等美食。当记者加入购物车之后,可选择微信授权登录或手机号登录,均需要输入推荐人ID进行绑定,否则无法登录。

  会员七八成收入来自拉人头

  “只要人多了,躺赚(躺着赚钱)是一定的,”服务商小叶自信地说道,“你有了团队以后,下面的人发展新会员你也有收益,下面的会员买东西你也有收益,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我们家14口人都在做捕手,”一位名叫“炜宝”的捕手会员告诉记者,“目前(收入)主要还是靠推荐奖励,但是等到未来会员的消费多起来,我肯定是躺赚的。”

  为了能够高效地获取新用户的信任,环球捕手平台为会员提供了一套“教程”。记者在环球捕手APP中的“商学院”栏目内看到,有诸如“如何打消客户顾虑”、“三分钟介绍环球捕手”等课件。

  服务商郑阳(化名)向记者强调,在向新用户推荐捕手时,不能说“买399元的东西才能成为会员”、“发展下线有分成”等语句,要重点强调成为会员后的实惠,并将“发展下线”的说法替换为“分享新会员”,以避免被人认为是入门费和拉人头。

一名环球捕手店主从下级会员消费中获得的收益。

  “399元办理会员,能返400元购物券,并赠送等值大礼包,这就相当于没花钱。平台商品买贵就赔。如果再分享给朋友就是纯挣钱,稳赚不赔。”郑阳将拉新用户时的话术整理成了文档。

  如果用户质疑模式涉嫌传销,郑阳则会向其介绍环球捕手已经获得多家知名创投机构投资、媒体报道以及明星站台,并反问“如果公司是违法的,还会有这些吗?”

  尽管郑阳和诸多会员都表示,环球捕手真正的价值在于商品实惠,但是记者询问了包括雁子在内的十余位捕手会员,发现其收入结构高度相似,“拉人头”带来的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七八成。

  “记得一天三万八,管理费(拉新人奖励)就有两万八,”雁子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平台处于增长期,大部分会员的收入里,拉新会员的奖励都占到大多数。

  新京报记者发现,无论是沙龙演讲者的内容还是会员之间沟通话题,“如何快速转化更多的会员”始终是焦点。

  妮子在介绍自己的拉新经验时提到,“我每到一个地方,我就想,管他是谁,我到了这个地盘就要收割一部分会员。”妮子的演讲引来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除了在日常生活和朋友圈中拉新会员,线下实体店也成了快速增长会员的切入点,服务商炜宝告诉记者,一些会员通过与线下店铺合作,向线下消费者和店员推荐环球捕手的商品并使其成为会员,不仅能够在短期内增长众多会员,商品销售分佣也十分可观。

  谁制定的分销制度?

  记者向目前团队规模过万人的雁子询问平台规则时,她发来一份标题为《环球捕手制度》的文件,并表示这份文件是目前所有捕手都在用的。

  文件显示,环球捕手分会员、服务商、优秀服务商三个等级。新用户在环球捕手上购买399元的指定产品,即可开通“捕手会员”,同时成为“环球捕手店主”。

  成为店主的新用户能够得到平台的五大收益。首先是400元优惠券。不过,用户需要再消费3588元才能将400元优惠券用完;其次是自购省钱,自己购物可获得平均15%左右的返利;第三是分享销售商品的佣金,一般在5%-25%之间;第四项是获直属下级会员省钱额度和销售佣金收益的25%;最后则是每邀请一位下级会员可收益100元。

  根据上述制度,当一名会员的下级会员消费总额满1万元或人数达到25人后,通过环球捕手“管家”考试,便可升级为“服务商”。“服务商”除享受上述五项收益外,直接拉人的收益上升为200元,下级团队拉人收益100元;当会员的下级会员消费总额满30万元或团队人数达到750名时,即可成为“优秀服务商”,直接拉人收益上升为250元,间接拉人收益为150元。

  记者获得了一位等级为“服务商”的捕手APP收入记录,该会员在邀请前25位新用户时,获得的收益为每人100元,第26位及以后邀请的用户,每人可为其带来200元的收益。而一位优秀服务商邀请一位新用户的收益为250元。这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上述规则的准确性。

  记者从多位捕手处获得了与上述制度内容相同的文件,有文档、PDF、PPT甚至手写后拍照的图片等形式。但是,这些文件均未标注来自环球捕手官方,甚至在一些版本中还标注“纯属个人手写,非捕手公司官方图”的字样。

  记者向环球捕手“管家”,即环球捕手商学院部门运营人员询问现行会员制度,“管家”并未回复记者的问题。当记者将获得的《环球捕手制度》PDF文件发给“管家”,并询问是否为现行会员制度时,“管家”回复说,“就是这个”。

  不过,环球捕手运营人员确认了规则内容的同时,却又撇清了与这份文件的关系。

  记者追问这一制度是不是公司制定的,“管家”却回复称,“官方没有制度,去问团队老大,这边不知道。”

  “管家”还告诉记者,在环球捕手APP内,会员拉新收益和销售佣金提成是计入到总收益当中的,但直属会员和下级会员发展的会员不设区隔和明细,只能看到总收益。

  对于上述规章制度的来源,包括雁子和妮子在内的捕手会员无人能说得清楚,但他们都表示,“是上面传下来的,总之我一直看这个,钱到账就行了。”

  环球捕手商学院部门负责人“超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会员制度不仅让用户数快速增长,也让商品的销售十分高效。他举例,30分钟卖50万斤大蒜,三个小时能卖150万斤芒果;一款老板抽油烟机,一天就销售了几千台。

  涉嫌传销还是创新?律师说法不一

  “这个东西没必要追究,你没吃亏没害人,又能赚钱。很多东西都是说不清楚的,”在妮子看来,“环球捕手就是通过拉人头的方式在做市场推广,它的产品是正规的”。炜宝认为,无论规则如何,是否受到争议,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就没有问题。

  但在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文波看来,“399元的变相人头费、团队计酬和三级分销”,环球捕手的这些收益分配规则存在传销的嫌疑。

  根据我国刑法有关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环球捕手官方并未公开收益分配规则,而是通过私下传播的方式将规则与服务商沟通,并将这份规则解释为是服务商制定的。对此,叶文波律师称,“这种防火墙机制能够使环球捕手规避法律风险。”

  记者发现,“环球捕手”公众号主体公司杭州智品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早在2016年就曾涉及一桩传销案。

  荆州市沙市区法院2016年11月9日依照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等法条裁定,冻结杭州智品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在金融机构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资金账户、利用金融机构及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的资金账户。

  环球捕手官方微信公众号“环球捕手”在去年8月遭到了微信官方的永久封禁账号。微信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涉及多级分销”。

  “涉及三级分销通常是有违法嫌疑的,但由于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具体标准存在弹性,实际情况取决于执法的尺度,因此很难给出定论。”资深电子商务律师赵占领称。

一名环球捕手优秀服务商展示月收入和日收入情况。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冰则认为,传销的核心在于没有实物商品或商品定价十分不合理,但环球捕手平台的商品定价相对合理,“没有证据显示这个消费者、会员和品牌商多赢的模式违法。”

  但他同时指出,如何在商品定价低廉的情况下返还给众多用户丰厚的利润是平台需要解释的。“除非产品的利润空间大、平台方贴钱来获取客户或者品牌方让利亏本销售,若如此,那这种商业模式就不可持续。”

  至于平台未将会员规则公示的行为,王冰指出,会员在与平台发生纠纷时,可能会面临相应风险。

  一位环球捕手的投资方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环球捕手的模式在过去的确存在过争议,但我们认为通过社交渠道去除中间环节的模式是有价值的,也认可这家公司的团队、价值观,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平台也会逐渐规范。

  ■ 公司说法

  环球捕手CEO否认涉嫌传销

  “我打法律擦边球是为了什么?投资机构进来是要做尽职调查的,创始人明知违法还去做是要承担责任的。”5月25日晚,环球捕手CEO李潇在位于杭州的公司总部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对于外界对环球捕手的质疑,李潇表示知情,却并不在意。在他眼中,日益增长的用户和销售额是对自身业务最好的证明。

  对于记者从多位捕手处获得的“规则”,李潇称,这些流传的规则并非环球捕手官方制定的,而是一些服务商曲解了规则。

  李潇称,环球捕手的会员体系中确实存在会员、服务商和优秀服务商三种概念,但并非所谓的“上下线”关系,分销体系也只有一级而非多级,即会员邀请一名新会员时会获得奖励以及新会员消费的佣金,这是仅有的一级。

  李潇进一步解释,当会员邀请人数达到一定数量或新会员消费总额超过一定额度时,平台会从中选择一些优秀的会员,邀请其成为服务商;优秀服务商更是服务商中的佼佼者。服务商和优秀服务商将承担管理统筹和服务会员的职责,基于其团队人数和销售额会获得相应奖励。

  李潇称,环球捕手官方要求成为服务商和优秀服务商在获得登记后三个月内成立公司,并与环球捕手签订协议。服务商和会员的奖励和佣金来自品牌商,而非环球捕手。当品牌商入驻环球捕手平台后,商品的销售佣金将直接打到各个服务商的公司账户,实现公对公的关系。

  对于这一规则为何不在官方网站发布,李潇的回应是,“没有必要公开。”

  当记者问及环球捕手与服务商签订协议是否会将会员规则落实到字面上,李潇称不会,但是会口头向服务商传达,并告知其注意事项,比如不得晒收入、不得过度宣传投资方等。

  环球捕手副总裁吴刘兵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去确实有一些别有用心或者说利欲熏心的团队成员,为了快速发展新会员,做过一些误读甚至曲解公司制度的宣传,甚至有些基层管理员为了完成KPI也没有尽力去制止。在对捕手宣传和监管执行层面,可能有局部区域或团队没有完全执行到位。”

  他表示,环球捕手会立即进行全面整改,同时将拟定标准版本的会员制度说明发到全体会员,并对捕手线下宣传活动进行全面清理排查。

  “目前平台微亏,会员费收入占当月总营收20%,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比例,一些直销公司的会员费大于70%,”李潇称,目前盈利不是重点,公司拥有三千万高质量的用户,是不愁变现的。

  新京报记者 杨砺

  B04-B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杨砺

【编辑:陈海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