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评书泰斗徐勍因病离世 系重庆家喻户晓故事大王

2017年02月17日 13:37 来源:重庆晚报 参与互动 

  1936年生于江津 山城家喻户晓故事大王

  原标题:评书泰斗徐勍 讲完一生故事

  昨日凌晨,重庆晚报记者第一时间从重庆市曲艺家协会相关负责人处获悉,16日2时58分,中国评书评话名家、四川评书泰斗、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徐勍因病离世。

  徐勍1936年生于江津,是山城百姓家喻户晓的故事大王,也是四川评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更是中国曲协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从10岁出外卖艺,到1958年获四川省首届汇演三等奖,徐勍说评书听众越来越多。小说《一双绣花鞋》、《红岩》通过他的评书,流传更广。他也曾在巴国城开辟《街头书坛》,为群众讲说《重庆漫谈》、《巴渝笑谈》、《今古传奇》、《乾隆戏小岚》等传统经典名段。

  徐勍与2015年辞世的袁阔成先生,并称“北袁南徐”,同为评书界的泰斗。

  放不下评书传承

  昨日,市文联副主席、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鲁广峰,以及重庆市曲协副主席、巴渝著名笑星、徐勍的弟子凌淋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缅怀徐勍大师。

  鲁广峰说:“徐老师的艺术成就后人难以企及,‘北袁南徐’名号不虚。他立志讲新书,对四川评书进行改革,极大增强了四川评书的艺术性与文学性,将四川评书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他身体力行,终身致力于曲艺事业的发展,无论是退休前还是退休后,除了自身参与曲艺表演外,还着手新人的培养,他的弟子凌淋、刘寒霜、刘晓山、袁国虎、程大琼等,都已经成为当今重庆曲艺的中坚力量。”

  鲁广峰说,自己作为徐勍的后辈,去年11月老师病重时,曾与凌淋一同去探望过。“他躺在病榻上,还给我们提出了四个要求。一、要多为重庆曲艺做好事做贡献。二、多给曲艺团培养新人,只要品行优良、立志曲艺表演的新人,都可以多培养,千万别让曲艺消失了。三、你们两个人一个搞创作一个搞表演,黄金搭档要永远合作下去。”

  老师最后的一点要求则是拜托两位弟子,“他说他走后,就再也无法陪伴老伴了,感到愧疚,希望我们节假日有空去看看她。现在想起来这些,都心酸万分。”

  从街头带上舞台

  重庆市曲协副主席、巴渝著名笑星凌淋回忆起老师说;“老师这几年身体一直都不太好,4天前,我们也去看了老师,他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很难受的样子。不过,我一凑到他耳边说起他的评书,他就平静下来。他是听得到的。”

  凌淋说,这几日徐勍老师的弟子们都纷纷来照顾老师,“我们都一个一个轮流守在师父身边,昨晚12点过,我们离开医院。离开前,我们还看了看老师床前的监护器,当时很平稳的。今日凌晨2时58分,老师就走了。”

  谈及师父与自己缘分,凌淋说他从小就是徐勍的粉丝,“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视机,我从小学到初中,每天中午宁可不吃饭,也要打开收音机,听老师说评书。”后来拜师学艺,徐勍也一直将认真、敬业等品质言传身教给弟子,“我们拜师敬茶等后,师父告诉我们要说新书、走正路、出人才。他在教学上都是手把手地教,要求弟子每字每句的抑扬顿挫都要到位。”

  谈及老师的日常生活,凌淋说师父早年还喜欢喝喝茶,抽抽烟,“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就把烟给戒了。他非常喜欢聊天,每次我们去他那儿,都会跟我们聊自己过去学习评书的经历,几个小时,他可以一直讲下去。”

  在弟子凌淋的眼里,徐勍老师是位严谨、敬业的艺术家,“是他将原本只能在街巷、茶馆讲的评书,注入了新的内容,带到神圣的舞台上。”

  重庆晚报记者 钟洲毓 钱波 摄影报道

【编辑:鲍文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