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茅盾手稿拍出千万天价惹官司 亲属连告三方为哪般?

2017年04月27日 06:36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 

  著名作家茅盾(沈德鸿)一份9000字的手稿2014年1月5日在南京经典拍卖公司以1207.5万元的天价拍出,打破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同时也引发了一场持久的官司。近日该案的第三次庭审刚结束,这是继鲁迅书稿手稿、钱钟书书信手稿后引发的又一例侵权官司,非常具有代表性,其行业意义也较为典型。

  这是1958年茅盾写下的一篇评论文章《谈最近的短篇小说》的手稿,文字内容已发表于1958年《人民文学》第6期。成都商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为你揭开官司背后的内幕。

  手稿拍卖亲属不知情 交涉无果怒告拍卖公司

  手稿以天价拍出,拍卖完成后,拍卖公司便以《茅盾手稿缔造中国文学拍卖最高价》为题,发布一则新闻挂在网上。朋友在网上看到这则消息后,立马询问了茅盾后人、孙媳杨韵。杨韵得知消息时也很惊讶,“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拍卖这类资料的。”

  得知手稿被拍卖的消息后,杨韵立刻联系了经典拍卖公司,想了解买卖双方到底是什么情况,拍卖公司的拍卖流程是否合理。杨韵的说法是,拍卖公司在知晓杨韵身份后就一直不愿理会她,任何情况都没有告诉杨韵。几经联系无果后,杨韵及其他茅盾亲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经典拍卖公司停止侵权、公开道歉。

  亲属回应争议:不希望茅盾作品沦为炒作工具

  第一次庭审后,杨韵听到有人评论,认为茅盾亲属看到拍卖那么高,眼红了。她说:“我们沈家,无偿捐了成千上万的茅盾先生的珍贵手稿,我们要的是尊严,不希望看到恶意的炒作。”

  此前据《中华读书报》报道,茅盾亲属几乎全部捐赠了茅盾先生的手稿物品,分别安置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桐乡档案馆、上海名人手迹馆,加起来不止1万件。目前,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的茅盾手稿是《子夜》和《霜叶红于二月花》,浙江省桐乡市档案馆珍藏的1054件“茅盾档案”中,有茅盾撰写的日记、回忆录、书信、小说、诗词、文艺评论、读书笔记、译文等手稿原件610件14287页。

  杨韵对成都商报记者表示,现在不乏研究茅盾文学作品的人,茅盾亲属希望将茅盾留下的作品、资料做收集整理,再捐献出去,为研究茅盾文学的人提供便利。但是现在这份手稿被拍到1200多万,杨韵觉得这势必会让人眼红,觉得有利可图,这为他们的工作带来很多障碍,茅盾亲属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手稿为何会流失 年代久远,难以查清

  手稿是如何走向拍卖市场的?杨韵及其他茅盾亲属一直觉得困惑。据了解,这份被拍卖的是茅盾于1958年写下的一篇评论文章《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手稿,文字内容已发表于1958年的《人民文学》第6期,按照当时的惯例,手稿应保存在人民文学杂志社。

  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求证时获得相关工作人员的解释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确实有一些很有价值的手稿流失掉了,非常可惜。但是由于年代比较久远,其中缘由现在根本无法查清。”

  卖家被追加为被告 “当年手稿买成38000元”

  手稿的卖家张晖在第一次庭审后被追加为被告,原告方希望以此来确认手稿的来源和拍卖是否具有合法性。昨天张晖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份手稿是2000年时,徐州一位姓刘的朋友从收废纸的人手中得到的,这位朋友知道张晖热爱收藏,便将此事告知了他。这份手稿是张晖当时花了38000元从刘先生手中买下来的。这次被追加为第二被告,张晖觉得自己实在是委屈。

  张晖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热衷收藏,出生于一个教师家庭,父亲在大学中文系从事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研究。受父母的熏陶,他对文学也很热爱。除了这份受到争议的手稿外,张晖还收藏包括刘墉、王文志、巴金、老舍、曹禺等不少名家的作品。说起自己的藏品来,张晖颇为自豪。

  张晖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自己最初买茅盾手稿,本意是想捐赠给茅盾纪念馆,通过朋友问了一下,觉得捐赠手续比较复杂,就放下了。后来徐州艺术馆开馆,张晖便将手稿送到艺术馆中展览。除了这份手稿,张晖其他的藏品也是经常拿到其他艺术馆中进行展览。

  当时张晖新买了一套房子,急需用钱,经典拍卖公司在展览中看到了这份手稿,便顺势联系上了张晖。“我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会有现在的结果。”自己成了第二被告张晖完全不能接受,“这打击了我的收藏热情,以后都不敢随便收东西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次拍卖手续并没有完成,目前手稿已经回到张晖手中。对于手稿如何处理,张晖表示还得等法院审判结果出来才能决定。

  手稿是否为书画作品 原告被告各执一词

  庭审过程中,茅盾手稿是否为书画作品引发了双方的争议。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50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该份手稿的文字内容虽然已经发表在杂志上,但其毛笔手稿书法作品除了提供文字内容之外,还呈现了作者把语言凝结形成在纸上的过程,使得涉案作品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价值,是一件难得的书法作品。”原告亲属认为,从书法作品的角度考量,被告方的行为侵犯了茅盾亲属对书法作品所享有的复制权、展览权及信息网络传播权和发行权。《中华读书报》的报道中提到,经典拍卖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拍卖公司并不认可该份作品属于书法作品,拍卖过程完全按照《拍卖法》来进行。被告方提出要求,让原告方鉴定手稿是否属于书画作品,并且在第二次庭审时找了一些书画专家来现场验证。

  被告方找来的书画专家们当庭对被拍卖的手稿进行验证,这些专家现场表示这份手稿并不属于书画界认为的书画作品。值得注意的是,拍卖公司找来的专家们认为书圣王羲之所写的《兰亭序》也不属于书画作品。这让杨韵觉得十分可笑。

  拍卖手续未完成

  原告质疑虚假拍卖

  在近日进行的第三次庭审时,杨韵及其他茅盾亲属将买家岳先生追加为第三被告。原来,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庭审期间,茅盾亲属一直以为拍卖手续全部完成,手稿已经被交易,直到第三次庭审时,拍卖公司才告知他们手稿流拍,交易其实没有成功。

  对于这样的情况,茅盾亲属的代理律师认为,如果买家、卖家与拍卖公司实施虚假拍卖行为,除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外,同时也会损害其他竞买人和公众的权益。而且认为买卖双方存在炒作的嫌疑。对此,原告方提出追加竞拍人岳先生作为本案的第三被告,以便查清拍卖的合法性以及该案是否存在三方恶意串通的违规拍卖行为。不过截至目前,这个请求没有得到法院认可。

  3月27日,第三次庭审完后法院尚未宣布最终的审判结果。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南京经典拍卖公司,试图了解本案最新进展。但对方工作人员一直表示对此事不清楚、不了解,没有正面回应。对于拍卖公司这样的回应,杨韵觉得很正常,可以理解。“毕竟正处在风口浪尖上,谁也不愿意跟记者分享相关的信息。”

  私下和解?茅盾亲属:需要律师回答

  当记者询问到杨韵,拍卖公司与茅盾亲属是否有私下协商的时候,杨韵表示,从第一次庭审开始,拍卖公司没有一次私下联系过茅盾亲属,没有表达过想要和解的意愿。而当问到如果拍卖公司愿意私下协商解决,茅盾亲属是否会接受时,杨韵则表示这个问题需要律师来回答。

  采访过程中,杨韵不止一次地提到,自己及其他茅盾亲属不希望茅盾先生的作品成为一些人的炒作工具,不想让人觉得这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从得知拍卖事件开始,茅盾亲属一直和拍卖公司交涉,希望不要继续把手稿放在网上。至于手稿是否已经被撤下,茅盾亲属至今不知道进展。

  对此情况,成都商报记者搜索了经典拍卖公司的官方网站,几乎浏览了其所有信息,没有看到被拍出天价的手稿的信息。不过,记者在拍卖公司官网中拍卖专场南京经典2016秋季拍卖会这个部分发现了茅盾先生另一份作品——《子夜》茅盾签名本。

  奇怪的是,在天价手稿的庭审中,拍卖公司的代理律师对手稿是否属于书画作品存疑,但是在拍卖公司官网上展出的这份《子夜》茅盾签名本,却被放在“中国书法”这一展出板块。

  成都商报记者 谢礼恒 实习生 周烨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