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国内顶尖青铜器鉴定专家:游走于真假青铜器之间

2018年04月23日 09:2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国内顶尖青铜器鉴定专家李米佳做客“青睐”——

  游走于真假青铜器之间 考的就是功力

  许多人提起青铜器总觉得高深莫测、无从谈起,印象中是个远古而来的“大家伙”。而事实上,不管从文化内涵还是生活应用上,青铜器在我国历史中都曾有深远的影响。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米佳从1988年7月起从事中国古代青铜器、宣铜器的研究、陈列和保管工作。从国家文物局开办的“文物学习班”毕业后,李米佳1983年分配到故宫工作,1988年正式来到金石组,师从青铜大师杜迺松先生。这一做,李米佳就不知不觉和青铜器相伴了30年。

  扎在文物堆里几十年,李米佳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成为目前国内顶尖的青铜器鉴定专家。他可以通过极微小的花纹、装饰和工艺判断文物的年代以及真假,这才是真正的“绝活儿”。

  4月15日,李米佳做客北京青年报的青睐讲座,用他几十年的青铜器研究经历和深厚的“鉴宝”功底,为大家揭开、普及了青铜器背后深蕴的文化内涵、社会象征和精细的制作工艺,以及他几十年间以青铜器为伴的“鉴宝”岁月中所遇形形色色的人与故事。

  文并整理/本报记者 雷若彤

  文字整理/潘姍姍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科普:

  商代青铜器装饰鸟纹用于思念祖先

  祈求和平吉祥

  一般青铜器我们都说夏、商、周,还有战国,“周”又分西周和春秋。我们一般说青铜文化都是指先秦,秦以前的青铜文化,后来随着考古发掘,又发现其实汉代的青铜文化也是很辉煌的。但是主要的来讲还是先秦以前,因为汉代以后的青铜器功用变了,主要是以生活用具为主。再往后,比如唐、宋也都做了不少青铜器,尤其是铜镜。其实再往后,宋、元、明、清也都在做,只不过是当摆设,数量很少。我们今天主要谈的是先秦以前的青铜器。先秦以前的青铜器我主要分为四期,分别是青铜早期、青铜中期前段、青铜中期后段、青铜晚期。这四个时期和夏、商、西周、春秋战国时代不是对应的,因为一个政权的更迭引起了时代的变化,它和青铜文化的变化不是对应的,不是紧跟的。所以我的这个分期不是根据时代来走的,是根据文化内涵来走的。

  青铜中期前段的内涵是青铜文化最鼎盛的,容纳了好多礼法,因此我把它叫礼法的载体,礼器、乐器、兵器等还有纹饰。对于纹饰,大家记住两点,一个是鸟纹,一个是兽面纹。兽面纹主要是饕餮纹等,鸟纹、饕餮纹或者是兽面纹他们是在纹饰上做主体纹饰,只有在这个时期是当主体纹饰的。青铜器的三个主要方面都是礼法的主要载体,比如说器型,兵器是体现王权的,纹饰能体现神权,铭文体现族权。

  商周社会有三大社会支柱,神权、族权、王权,表面上排列是这样的,核心的应该是王权,但是王那时候很谦虚,就放在了最后边。

  商代的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神鸟,自己是神鸟的后代。“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就是说简狄是一个祖先的妾,简狄有一次在河里洗澡的时候,天上飞过来一只神鸟。神鸟恰恰从她上面飞过的时候,掉下来一个鸟蛋,简狄捡起那个鸟蛋吃了,然后就怀孕了。怀孕生下了契,这个人就是商人的祖先,所以商人一直都把神鸟当作他们的祖先神来供养,他们在青铜器上用鸟纹来表达他们对祖先的一种思念,甚至还用鸟的立体形象来做青铜器。商人认为神鸟能给他们带来和平、吉祥,能保佑他们。

  除商人之外,西周人似乎对商代的祖先神鸟仍然在供奉,这一点也反映在青铜器的纹饰上。像堇临簋,都是一级品,是非常重要的重器,它的双耳,鸟纹、鸟嘴、鸟翅膀、鸟的身子都很立体、很形象,上面是兽首,两个突出的双耳,最重要的部位就是鸟纹和兽首,说明在周时期,至少在中早期的时候,同样是崇拜鸟纹。

  还有一种就是饕餮,饕餮非常贪吃,人们都非常害怕它,因此人们就不塑造它的身子,只塑造了它的头,甚至连嘴巴都不塑造。饕餮昭示的是一种警告,让人不能做坏事,不能做错事。值得注意的是它的耳朵,下边的耳朵是一个立体的神鸟,有翅膀,鸟的爪子长长地垂下来。上边的组合是一个兽,也是立体的,两个角大大地立着,这个可以叫龙也可以叫神兽,是一种组合型的耳朵。

  有一年,李克强总理招待印度总理,我拿的就是这件青铜器,当时外交部让写出简要的文字来,介绍为什么拿这件器物,该如何讲解。当时我写的就是神鸟象征着和平,但是所有的和平一定是要在实力的统治之下,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实力,尤其是军事上没有实力,就不会有和平,当然这个翻译成英文就更婉转了,但是意思是传达到了,因为上边很快就接受了这件器物。

  现场教鉴宝:

  先看有无“锈根”和打磨痕迹,后看重量大小

  锈是从金属里边生出来的,而不是从外边糊上的,当然同一个墓坑出土的,也许有其他的青铜锈会沾上。但是沾上的锈和里边长出来的锈是不一样的,锈长出来就会有锈根,就像地上的树,我们把树锯了,还有树桩呢,树桩刨了,底下还有树根。锈也是这样,锈下边是有锈根的。我们在拿到一件铜器的时候首先就要看它有没有打磨的痕迹,如果看到有锉痕,钢锉的痕,齿很细很密,间距还一样,而过去古代是没有钢锉的,有钢锉的痕迹就应该起疑了。有一些卖家可能会说这个痕迹是自己锉的,用来判别是不是金子。遇到这种情况也没有关系,不管是钢锉的痕迹还是打磨的痕迹,我们就顺着这个痕迹找,如果锈是真正地从青铜器里面生出来的,那么即使当初铸造的时候它有锉痕,这个锈长出来以后也会把锉痕冲断,锉痕就没有了。把锈剔掉了以后,锈下面就是锈根,就像把树锯掉以后,下面是树桩子一样,锈根是长在器物的表层之下的,锈根是低于表层的。这时候即使它有原始加工的痕迹,锈长出来就没有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重量。青铜器在地下埋藏了几千年,它里面的金属性都已经挥发了许多许多。同样大小、同样薄厚的青铜器,旧的拿在手里面是比较轻的,新铸出来的青铜器,哪怕它过了几十年、上百年,它的金属性没有挥发掉,在同样大小、器壁同样薄厚的情况下,它一定比几千年的青铜器要重得多。

  还有一个就假锈,用油漆之类的,用毛笔往上甩这个锈。现在有一些卖家做的是真锈,就是把真的锈往上贴,贴在这个器物上,所以你看的都是真锈,但这个锈很硬,真锈用指甲盖扣不动,假锈是扣得动的,但是他们用的胶都是强力的胶,指甲盖也扣不动,而且是真锈。毕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高一尺道又高一丈,我们现在有一种手电筒,凡是有胶的地方用这种手电一照就会发蓝光。

  故宫文物医院也有一个金石组,有一年他们的组长找我看一件铜器,这个铜器看着很奇怪,腿和身子不成比例。我就掰了一块,开始还掰不动,外边的锈里边的锈都脱落了,里边露出了芯儿,我一看露出的芯儿是红铜芯儿,就像我们现在洗脸盆内外都是搪瓷,里边是铁片一样,它这个内外都有东西做的锈,里边是铜片,红铜片,这肯定是假的了。当时我们还研究这锈的渣子捏着挺硬,还硌手,到底是什么。人家是专业的,说这是环氧,我说对了,这是树脂,就树脂这种东西,调什么颜色都能调出来,做什么花纹都能做得很逼真。

  鉴宝故事:

  我问对方“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有一个做古董生意的台湾老板,他有一次跟我说:“我进了一批铜器,好几十件,我从中挑了五件,能不能抽时间帮我看看。”然后我就去了。台湾人爱喝茶,他说先喝茶,我说先看东西吧,看了一件不对,看一件又不对,其中有的就是树脂做的,只有一件没看出来问题,先放在一边,剩下那几件都不是真的。我就问他,这五件东西感觉风格都差不多,这是一个人卖给你的吗?他说这几十件都是一个人卖的。我就想这些都不对,就这一件没问题?有点疑惑。然后就坐下喝茶了,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他还挺高兴的,这时候阳光慢慢从他后边照过来了,照在这件东西上,我就觉得这东西好像看出点什么了,我就拿放大镜看。

  这个东西奇怪的就是纹饰都是高浮雕的,而且它的口沿平唇都是直角的,纹饰也是直角的,感觉很怪异,但是一下又没看出什么毛病。我用放大镜看这个阳光照下来有点疑问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个缝,我就明白了,他这个东西整个口沿的平圈是接上去的,不是一体铸造的。我看了这个之后再看下边的纹饰也全都是粘上的。我看的时间一长,他的心里就有点慌了。我拿放大镜指给他看,看完那个口以后,我说再看看纹饰,然后他就不说话了。后来喝茶的时候他都没什么话了,可能是心情不好,然后就匆忙结束了。

  还有一件事呢,看的是一个炉子。一个朋友说他认识一个人非常崇拜我,一定要见我。我就知道一吃饭就会看东西,一直回绝不去。有一次这个朋友打电话问我在不在故宫,说人老板都到门口了,车也到门口了,我一看没招了就出去了。出门一看一劳斯莱斯来接我,这排场挺大的。

  到了吃饭的地方,挺高档的,就我们三个人吃饭,那个老板拿了三件东西,我一看这东西就不对,我就想怎么和人说呢,但这东西确实有硬伤。我就问,你是想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他说请你来当然是真话了。我就告诉他这些器物上的烧兰还在呢,通常情况下这些烧兰也就几十年的寿命。

  他挺不高兴,说为什么那么多专家看了都说是真的啊,我这一千多万买的呢,我说那干吗还找我看啊,你请我吃饭我干吗骗你啊。后来老板半截有事先走了,我和朋友打出租回来的。去的时候豪车接,回来时候打出租。

  互动问答

  问题一:铜镜在每个时代大概有哪些特点?

  李米佳:唐代的高锡镜,它的每一个连珠纹,每一个鸟的羽毛,一粒一粒,一根一根的非常清晰,它的锈不可能生出大块的红斑绿锈,这个是高锡镜的特点。然后宋的铜镜还是比较多的,宋是大量民间的镜子,宋的时候镜子已经走向千家万户了,宋代的湖州镜非常知名。宋代的青铜镜最多,再往后就少了,元没有多少,明清还有,它们这个铜的颜色是不一样的。宋代的青铜镜的铜是发红的,青铜中铜的成分多一点,锡和铅少一点。明代铜镜发白,加了一些锡,甚至还加了一点锌,所以会发白。清代的青铜镜是发黄。也就是宋红明白清发黄。

  唐代的青铜镜是最辉煌的,我要讲的是高锡镜,锡含量高就很容易把纹饰铸得很精美,不容易生锈,可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容易碎,不容易传承下去。还有一种就是普通的青铜镜,锡含量低,不容易碎,缺点是镜子不够亮,纹饰不精美。因此特别有钱的人会追求高锡镜,普通些的人家就会选择普通的青铜镜。高锡镜和我们所使用的镜子照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使用感受,人影会有一种非常深远的感觉,就像幽灵一样。

  问题二:传世品和出土的青铜器在研究或价值上有什么区别?

  李米佳:首先说价值方面,青铜器呢,现在,传世品卖不出价,传世品表面都做过一定处理了,好多人辨不出真伪来,而且传世品江湖上看的也少,所以他们没有经验,接受的人少;出土的,虽然国家一直在打击不许买卖,但是出土的他们会识别。从拍卖上来讲呢,不管是传世品还是出土的,价格不是按这个分的,而是按照器物本身的时代,铭文是不是够多,皮壳是不是够好,在古书中是否有记载来确定其价值。其次从研究上来讲,出土的比较好研究,什么地方出土的,器型是什么样,纹饰风格和铭文内容是什么样,都容易认定;传世品就比较难,因为传世品失去了当时出土地点的记载,失去了当时出土的情况,那个时空已经没有了。

  问题三:也就是说故宫中很多的传世品身世是不清楚的吗?

  李米佳:很清楚,就是明代皇宫传到清代皇宫,清代皇宫传到现在,甚至也有个别的是从宋代传到现在的,它是这种流传有序的身世,而不是出土地点的身世。后来我们新收购的、捐赠的,还有拨交的这些东西我们都冠以新字号,这些东西是有明确出土地点的。“故”字号的是传世品,那么确实是没有明确的出土地点。但是这方面的研究也一直在推进,我曾经做过这方面的课题,就是把故宫旧藏器簋这一类别和出土器作对比,从而找出他们当年的大致出土区域和所属的青铜文化范围。成果发表在故宫博物院院刊上。

  问题四:随着时间的演变,新出土的青铜器和传世品在皮壳上有什么区别?

  李米佳:首先从外表上看,传世品已经在人间过了很多年了,新出土的生坑和熟坑在外观上就不一样。另一个方面,出土的虽然是出土的,如果是宋代就出土的,那到现在它也是一个传世品了。

  凡是一些传世品,我们过去的这个收藏者也好,文人也好,爱好者也好,没有把出土的东西直接摆家里的,因为不干净,不吉祥,他们一定是要做手脚,也就是要清洗,要打蜡。我们中国的习惯是内外都做,不能把脏的东西留下来,日本是只做外边,里边不做。

  那出土的东西,宋代的虽然是很早就出土了,但是宋代到现在其实也是传世品,除非我们指的这个出土的是新出土的,新出土的东西,深坑出土的东西和我们人为做过的是不一样的,从表面看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能看出来。

  问题五:有没有收藏时代序列比较完备的博物馆?

  李米佳:时代序列比较完备的就是国家博物馆,他们各个时代的都有,以前叫历史博物馆。我们曾经也办过一个历代陈列馆,但是要想把历代都排齐了,就得各门各类的东西都往里放。

  问题六:您有什么相关书目推荐吗?

  李米佳:书目要当基础的话,就是《中国青铜器》,那个很详细,应该是有着教科书般的级别。当然我也推荐我们故宫青铜器馆的书,也非常的好,都是彩色图片,从编排到内容的深度都有。

  问题七:作为一个鉴宝专家,您之前说过您会学习怎么造假,您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李米佳:我去过陕西一个专做青铜器的村子,人家院子里有一个大炉和一个小炉,大炉是铸青铜器时化铜水的,小炉是铸铜器耳朵、足等小件东西时化铜水用的。他们是用中国传统的方法去铸造青铜器,所以想要鉴定,就需要知道他们是如何造假的,因此我就和他们一起做了一个月,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这个河南工造的是最好的,山东的还有北京的没有河南工做得好。

  那段时间老有人说,藏家才会看,我们搞文物的专家不懂真假文物,这不是开玩笑吗?我们天天接触的都是一些真器物,冷不丁的一个假器物出来一抬眼就能看出来,那些天天和假器物摸爬滚打的,一辈子没见过真器物或只能有机会看到一两件真器,你们凭什么能鉴定出真假。

  问题八:请您鉴定的人特别多,他们有各种身份,经济能力也不一样。碰上假的东西时,您都遵循什么样的心理准则?

  李米佳:没有准则,我曾经去一个老先生家,这位老先生大概有七八十岁了,家里收藏了一屋子的假青铜器,这个时候就需要考虑对方的情况和实际,不能随便说啊,你的良心你的准则呢?只能说不错不错您好好收着,不然老人万一出问题了怎么办呢。

  有一次河南某地检察院的拿着青铜器让我老师看,半天没出屋,东聊西聊就是不说真假,最后出门我说这是假的。后来我老师告诉我这个我要是说假 ,就按照文物诈骗罪来判这个人,我要说真就按倒卖文物罪来判这个人,家属都要找来。

  问题九:您鉴定开鉴定证书吗?

  李米佳:根据相关规定,我们是不开鉴定证书的。但是我曾经给朋友画过一幅画,那是因为故宫青铜器馆里有五件展品临时去芝加哥艺术馆展览了,为了向观众解释、道歉,也为了能让观众看到手绘的画面心里有个慰藉,我就画了五幅彩铅画分别摆在展柜里。在此之前为了练手,就给朋友先画了一张,并题字说明这件东西的来源和时代。他挺高兴,说这个比鉴定证书还好。

【编辑:王忠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