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学者:别把“爷爷级”文物修复成“初生婴儿”

2018年04月24日 09:38 来源:科技日报 参与互动 

  原汁原味讲好古迹的老故事

  别把“爷爷级”文物修复成“初生婴儿”

  本报记者 唐 婷

  目前,有部分人在文物古迹的保护修复中,希望将它修复到“婴儿时期”,即初建时的崭新面貌。河南博物院研究员杜启明认为,历朝历代都可能会在文物古迹上留下一些当时的印记,“如果不注重对各个历史时期存留物的保护,实际是在毁掉历史、破坏文物价值。”

  4月18日是第36个“国际古迹遗址日”,今年的主题是“遗产事业,继往开来”。如何提升文物保护质量、做好文物保护的价值评估、倡导文物保护工程逐渐向研究性项目转化等,成为了学术研讨会上与会者讨论的热点话题。

  “文物保护质量未随项目数量增加而提高”

  “十多年来,我国文物保护的状况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文物局副局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指出。他认为,变化主要体现在文物保护由社会精英的事业转变为全民的事业等六个方面。

  在宋新潮看来,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参与文物保护,是其中最大的变化。从普通的社会公众到各级政府,都更加重视文物保护。文物保护方面的舆情有时会发展成为一个社会事件。

  十年前,全国的文物保护研究所不到20个,今天全国相关机构加起来有300多个,且绝大多数是社会机构。宋新潮认为,这表明了文物事业开放的态度。

  在为文物事业出现的空前发展局面感到欣喜的同时,宋新潮也毫不讳言目前存在的问题。“首先是,文物保护质量没有伴随项目实施数量的增加而提高。社会对文物保护要求越来越高,一些文物保护修复项目不断受到各界质疑。”

  与此同时,现代工程管理制度和文物保护项目的特点脱节、维修项目的专业化程度偏低、文物保护现有的设备条件简陋等问题也应引起高度重视。

  “将军的价值和魅力在于他身上的伤残”

  “将军的价值和魅力在于他身上的伤残及背后的动人故事,而不在于其参军时的‘完美’形象。” 杜启明说。他指出,业内有部分人在对文物最初风貌进行细致研究后,在保护修复中希望将它修复到初建时的面貌。但事实上是在破坏文物价值。

  对此,杜启明打了一连串形象的比喻。比如,重排《红楼梦》,如果把高鹗续的后20回给删掉——因为那是后人续的,那就糟了。而一幅古字画,后人在上面的题记和流转过程,也都是不能涂抹掉的非常珍贵的信息。“把‘爷爷’推进手术室,希望推出来的是‘婴儿’,这种倾向值得警惕。”

  在杜启明看来,去寻找一个原汁原味的古老故事,把它原汁原味地保护下来,让它向后人讲述真实的历史,应该是文物保护者的初心。“一定要加强研究,深化价值评估,保护故事的全部。”杜启明呼吁。

  “将科学研究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谈及当前古建保护和传承所遇到的问题时,故宫博物院古建部副主任赵鹏认为,首当其冲的是价值评估与实际工程脱节,无法起到指导作用。

  2015版《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中规定,价值评估应置于首位,保护程序的每一步骤都实行专家评审制度。而现实情况是,在一些保护方案中,价值评估往往流于形式,缺少对修缮对象的具体价值评估。

  在宋新潮看来,要解决文物保护领域目前存在的突出问题,核心就是要加强研究。首先应该树立一种研究的意识,“不能把保护工作仅仅理解为一个单纯的工程项目。”

  2015年底,故宫博物院启动了“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赵鹏表示,“定位为研究性保护项目,就是希望能够脱离一般建筑工程项目的管理模式,将科学研究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宋新潮进一步指出,研究不仅是对文物本体的研究,也不仅是施工、设计部门的事情,而是整个项目团队的总体认知;研究也不是修完之后就结束了,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包括后续的利用和现代技术的使用。同时,要把整体的基础性研究成果,贯穿到项目管理的要求中。

【编辑:于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