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讲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画道尽世间真善美

2018年06月25日 14:1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讲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画道尽世间真善美
    被誉为敦煌题材小说、童话“开荒者”的甘肃作家许维如今已73岁,出版小说、童话故事9部。近日,敦煌历史小说《敦煌传奇》和长篇敦煌童话《飞天》又同时迎来再版。 丁思 摄

  中新网兰州6月25日电 (记者 丁思)飞天姐弟、九色鹿母子、蓝孔雀姊妹……这些来自于敦煌壁画上的人儿,通过许维的想象变得栩栩如生,演绎着人世间的真善美。被誉为敦煌题材小说、童话“开荒者”的甘肃作家许维如今已73岁,出版小说、童话故事9部。近日,敦煌历史小说《敦煌传奇》和长篇敦煌童话《飞天》又同时迎来再版。

  最会讲故事的记者

  1945年出生于甘肃庆阳的许维,从小爱听故事。“爷爷常给我讲故事,《三国演义》《西游记》等等,基本都是从爷爷那儿听来的。”从小受家庭影响,耳濡目染之下,文学成为了许维的爱好和梦想。1965年,许维如愿考上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

  “邻居家的孩子在甘肃电视台当播音员,当时很羡慕,心想我要是也能在电视台工作就好了。”许维回忆说,大学毕业后,面临就业,与文字相关的工作都成为他的期许。1970年,许维成为甘肃日报社的一名记者。

  拥有扎实的文学积淀,依靠敏锐的新闻敏感和讲故事的天分,许维成为当时甘肃最会讲故事的“报人”。据前甘肃日报社社长李卫国回忆称,许维在甘肃日报工作35年间,撰写了大量优秀新闻作品,尤其是他的重大题材长篇通讯,极具感染力和震撼力,多篇作品被评为当年的“甘肃十大新闻”。

  许维采写的全国治沙专家施及人的人物通讯《大漠星辰》、文物保护通讯《归来吧,马门溪龙》《拂去岁月的尘封》等稿件,线索都是他与友人、采访对象聊天时偶然所得,敏锐地意识到其重要的新闻价值,再经过他实地考察、多方采访,有的稿件甚至历经一个多月才得以完成的精品。

  李卫国说,许维更是一名出色的编辑。他长期从事编辑工作,尤其是担任多个部门主任长达20多年,这期间,他除了编辑稿件外,更是组织策划了一系列重大新闻报道,带出了许多优秀部门和一批新闻骨干。

  “对啥都很感兴趣,总想要刨根问底,想要问个为什么。那时候年轻,就是不服输。”许维说,这份不服输让他坚持写作,善于发现,保持敏锐。

  这份被外界谓之“杂家”的媒体生涯,丰富的采访经历让许维眼界更加开阔,也听到更多精彩的故事,这些都成为他创作的源泉和素材。

敦煌壁画中保留了丰富的儿童游戏图像,还原了中古时期儿童嬉戏的生动场景。图为盛唐莫高窟第23窟“聚沙为戏”。(资料图)敦煌研究院供图
敦煌壁画中保留了丰富的儿童游戏图像,还原了中古时期儿童嬉戏的生动场景。图为盛唐莫高窟第23窟“聚沙为戏”。(资料图)敦煌研究院供图

  “撑着胆子”创作敦煌小说

  “为什么敦煌在中国,而写敦煌历史的作家却在日本?”

  在前往敦煌莫高窟多次采访中,许维对莫高窟内精美壁画和藏经洞内遗存的史料很感兴趣。采访结束,他常翻阅大量敦煌历史文献。“越读越吸引人。”许维说,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敦煌学研究已走在前列,引起世界的关注。那时,日本作家井上靖创作的敦煌题材历史小说《敦煌》也已在中国出版,并拍成了同名电影,红遍全国。

  “可是,关于敦煌历史的文学创作,国内依旧一片‘荒漠’。找遍全国图书市场,没有一本中国人自己写的敦煌历史题材的小说。”许维仍记得当初的“懊恼”。

  “作家为什么不写敦煌?为什么没有取材于敦煌的历史小说?”甘肃省文史馆馆员、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陈自仁说,也许是众人的呼唤,也许是时代的必然,许维走了出来,发表了敦煌传奇系列小说,成为第一个写敦煌历史小说的人。

  “敦煌是一座世界文化艺术宝库,它是世界的,是中国的,但首先是甘肃的。”那时的许维30多岁,血气方刚,初生牛犊不怕虎,贸然生出一个念头,“敦煌故事,别人不写,自己何不试试呢?”

  年轻气盛的许维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翻阅敦煌史料,采访敦煌学者,“撑着胆子”开始创作敦煌系列小说,并发表在杂志上。刊载之后,出乎意料得很受读者喜爱,“大家对莫高窟里面的壁画,还有敦煌历史故事很感兴趣。用通俗的语言将敦煌历史讲述给读者,这也是我的初衷。”

  随后,许维便在采访之余,大量阅读和敦煌有关的历史书籍,一次次前往敦煌莫高窟采访,研读敦煌壁画里面的人物趣事,陆续创作了《青鸟怨》《沙月恨》《蚕桑缘》《宝窟魂》《莫高残梦》等系列经典敦煌小说。

  不久,许维的作品得到出版社的“青睐”,决定“出一本关于敦煌题材的小说集”。70年代末,许维将书稿交给出版社。因甘肃此前从未有作家涉及敦煌题材的创作,加之又是一个青年作者的第一本作品,编辑、审读格外严格,直到1987年《敦煌传奇》才得以正式出版。

  该书除了全国发行外,还通过香港三联书店发行到海外,并在全国性评奖中获得一等奖,接着又获得了甘肃省优秀图书奖。1990年,出版社重新设计封面,增加彩色插图,再版重印。此后又连续再版了6次,最近一次是2017年8月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

  “这些尝试对我是极大的鼓舞。”许维思索着继续从敦煌壁画中“挖掘”点什么。

图为盛唐莫高窟第217窟“童子叠罗汉”。(资料图) 敦煌研究院供图
图为盛唐莫高窟第217窟“童子叠罗汉”。(资料图) 敦煌研究院供图

  寻觅敦煌壁画中的“童话故事”

  那些仙界的生灵们都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许维的敦煌历史小说和敦煌童话创作,是相伴而行的。前往敦煌无数次的探访,许维流连于鸣沙山下的石窟里,那些崇山峻岭间鲜活灵动的祥禽瑞兽,那些蓝天白云下美轮美奂的香音飞天,都让他遐思万千。

  谈及童话,许维立即像孩子一样展开无限想象力。他说,佛教壁画故事在敦煌一千多年的演变中已逐渐中国化,敦煌也已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国文化符号。敦煌童话就是将敦煌壁画中那些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壁画故事作为素材,用现代理念和少年儿童的审美情趣创作的新童话。

  1988年,第一部以敦煌壁画为题材的长篇童话《飞天》诞生了。

  “写童话,你得有颗童心,从孩子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创作敦煌童话期间,许维的第一个孩子刚会识字,便成为了《飞天》的第一位读者。“我写完了首先就给娃娃看,如今我的童话,孙子也爱看。”

  除了永葆童心和无限的想象力,当记者丰富的采访经历和“听来的故事”,都成为了许维创作的线索和灵感。长篇小说《古墓魔影》便是根据曾经采访过的一个机智逃脱人贩子绑架的小学生的故事创作的,该书还成为荣获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的《少年绝境自救故事》丛书之一。

  随后,许维还创作了敦煌童话《九色鹿的故事》、童话集《黄金大盗》,与人合作出版了中国古代青少年美德故事《敬老卷》,系列散文《小灵通西部行·甘肃》等系列作品,被文学界称之为“故事佬”。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甘肃当代文学研究会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李利芳点评说,许维没有将飞天的梦幻图景“神化”,而是处理为美善人性的自然结果,飞天的奇迹因此而变得更为人们所理解和认同,尤其是对于孩子。飞天对世人而言,一直以来就不仅仅是一幅出奇的壁画,更是充满了壮美想象力的象征符号,许维将飞天的涵义在童话中具象化,这是非常有艺术原创力的。

  已退休的许维,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陪伴孙子,闲暇之余写写约稿作品。“我还想写一部敦煌童话,正在构思。”“老顽童”许维仍怀着一颗童心,寻觅着敦煌壁画的传奇故事,道尽人性的真善美。(完)

【编辑:张燕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