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最后的卫道者:写齐了海陆空三军的军人

2018年06月25日 15: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最后的卫道者:写齐了海陆空三军的军人

周珺

  在网络军事类小说中,门类众多,有历史军事、抗战、架空等,而创作方向是对近未来时期军事行动的思考与思索,可以简称为军事幻想类小说。军事幻想类有个大神叫最后的卫道者,他也是电影《战狼1》编剧和《战狼2》文学统筹。

  出生在制造坦克和火炮的城市

  最后的卫道者出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这是座以重工业闻名的城市,虽然近几年在没落,但曾经的繁华却让他一直记忆犹新。“那些可以跑火车的工厂,被擦得锃亮的坦克和火炮!”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都是刺激雄性激素的良方。

  最后的卫道者父亲去世比较早,他曾是一名老兵,参加了抗美援越战争。“我对于父亲的记忆并不深刻,很多对于战争的记忆也都是由我母亲所转述的,可即便如此,也让我能从只言片语里清晰地领略到战争的残酷与艰辛,这或许是我对于军事题材小说痴迷的原因之一。”

  “就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是出众的孩子,小学时,第一次动笔是因为一直追郑渊洁老师的《舒克和贝塔》,所以自己也仿造写了一个,在同学中传阅的反响还不错。如果非要和创作扯上关系的话,这或许是小时候唯一能扯上关系的经历了。”最后的卫道者说。

  在网文创作之前,他的本职工作是一家企业的前台经理,工作是卖吊车和电线电缆。但他手里卖着吊车,心里想着坦克。“最初的工作给予我的更多是社会上的体验和人物原型,让我在写作过程中能更加逼真地去描写人物。至于说对于题材的影响,在销售货物中,我走访过很多大型工厂,其中也不乏军工企业,对于他们的了解,让我对国家的实力也充满了信心。”

  “很遗憾,我没当过兵,但我家一直住在一墙之隔的军队大院外,所以对军人并不陌生,加上网络的发达和论坛的普及,只要喜欢,很多资料都可以搜集到的。因为工作原因,我认识一些军人和退伍军人,他们身上的军人气息是我神往和着迷的。作为军人,尤其是中国军人,打从他们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我认为,他们在我心里就是最可爱的人。”他说。

  没想到,最后的卫道者写的第一部网文小说是玄幻小说,篇幅不长,出人意料的是竟然有人看了,而且还在后面留言,这估计就是让他坚持下来的原因。随着不断写,创作成了他的习惯。至于后来转向开写军事小说,完全是源于一些社会新闻,向我们讲述一些国家对于中国的歧视和压制。

  男人的价值在战场上才能淋漓尽致

  “最后的卫道者”,这个笔名包含了用自己的生命与热血保卫国家的最后一道门槛,守护祖国的安全人民的安全的意思。而他的军事作品内容也大多是如此。最后的卫道者笑称:“很多作者的笔名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定意义,我的笔名也相似,如果非要给这个笔名一个意义,我希望是对传统优良文化的坚守吧!”

  在他的作品中,主角多是军人。在他眼里,士兵是雄性的代名词,这里没有对女性不敬的意思,但雄性的士兵永远代表的是进攻和强大。所以,在这个特质下,最后的卫道者喜欢的人物充满阳刚气。他笔下男主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社会上的游刃有余,更多体现在更本源的男性的冲动与雄性本身所代表的含义,而这些,或许在战场上才能淋漓尽致地得到展现吧。

  所以,在最后的卫道者的作品里,男主并没有让人充满期待的金手指,更多的还是作为士兵和男人的责任与担当。他认为,不论是人兽冲突,还是人与人的冲突,其实情节的构成,更多的是源于对人物的设定,因为人物的行为决定了故事的走向。最后的卫道者认为,只要人物设置好了,情节是自然而然地出现的。

  “现在发达的网络让资料的查找变得简单多了,所以创作军事小说在军事专业性上根本不是问题,更重要的是作品的情节和灵感,源于对人物的理解,这靠查资料是帮不了忙的。”

  写军事小说就是写各类不同性格的热血军人。那么,在塑造人物方面,他的榜样是谁呢?“榜样?这个问题有点问住我了,不过如果非要说个榜样的话,我希望是曹雪芹。作为写作者,我们一直描写的其实永远是人物,尤其在写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对于塑造人物的渴求已经成为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诉求了。作为中国经典的名著,《红楼梦》里数百个鲜活的人物,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奇迹一般的存在了。”

  即使写军事类网文,作者追随的依旧是创作出中国古典名著的大神。

  用会计的思维假想一场世界大战

  最后的卫道者作品中获得最高点击率的非《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莫属,这是一本极其标准的网络小说,是作者假想中国会出现战争的最大可能性之后,展开的一部巨作,里面充满了对国家强大的希望和意愿,展现了作者对于国家美好未来的向往。

  “小说还曾经出版过繁体海外中文版,甚至有一度希望能引入日本,但因为篇幅太长,翻译工作浩繁,引入日本的工作半途而废了,不过对我或许应该是件好事!”

  这是他在假想中构建的一场世界大战,读者争议最多的不是对引发战争爆发的情节,而是作者把作为主角之一的老兵老何写死了。最后的卫道者笑谈:“作为网络小说作者,能写死主角的人,我不是第一,也是前十位以内了。不过后来,我幸运地在吴京导演的《战狼2》中再次让老何复活,这让我充满了感激和感谢,也算是我对老何有了一个交代吧。”

  确实,把主角之一写死的作者必须让之后的故事情节更加波云诡谲,作品中的众多人物性格更加丰富多样,否则心急的读者会弃书而去。但是最后的卫道者有这个魄力,因为他构筑的这个世界,涉及了众多宏大的战争场面,描写多位国家首领,多维度的剧情跨度。但是,如此宏大的巨篇,最后的卫道者是如何构思的呢?他笑着坦言:“剧情的构思其实很简单,我曾经是一名会计,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将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战争,用热兵器对抗的方式去写出来,会有怎样的场面。于是,我尝试着以各个国家之间的经济战争作为引子之后,故事就一蹴而就了!”

  虽然是用着会计的思维在构思这部巨作,但是当一个念头变成一个灵感,过程中是要经历很多顿悟和领悟的,最后的卫道者记得当时为了写这部小说,几乎每天都在想,在构思,几乎到了章节呼之欲出时,才动手去写,但他发现自己的积累依然不够。于是一直查资料补充,也算是边写边补充灵感吧。所以,这一部处处充满“坎”的作品,写起来极其费劲,需要很多相关知识,庞大驳杂。

  现在回忆起来,他写得最嗨的剧情却是其中一场肉搏战。当军人在异域发现了先辈们留下的长城时,那种被激发出来的血性,至今让他记忆深刻。

  超越网文创作 回归传统写作模式

  最后的卫道者写了很多作品,让他列举自己的代表作,他说,《边缘狙击》是他第一部从网络小说沉淀到实体出版的小说。讲的是特种部队军人到贩毒集团卧底的故事,此类题材有一系列的电影,对最后的卫道者而言,《边缘狙击》让他体会到作为网络超长篇的作者,也是可以回归到传统写作模式和篇幅上的。

  而这部作品的灵感是源于某毒王制造十几吨冰毒的新闻报道,记得报道中说这个毒王利用自己学习到的制造冰毒的技术,可以成吨地制造冰毒,而且这个人并不缺少金钱,这让最后的卫道者对他的目的产生了好奇,记得当时追踪新闻好久,发现对方不仅仅是为了制造冰毒贩卖那么简单,似乎还有其他方面的诉求,于是这成了他构思这个故事的起源。

  读者评论男主杨林的机智让他在众多的危险关头躲过了生命的威胁,他的正义之气同时感染着他身边的人,更是感化了犯罪分子潘兴,在关键时候为他的生命留了一个希望。最后的卫道者对男一的界定是正义而不拘一格的。正是他的感性,成为一个充满感染力的男主。虽然是虚构的人设,但是有很多来自传记和新闻的真实内容。

  卧底类作品,反面人物的塑造尤其重要。最后的卫道者塑造的反派主角李东轩,表面上看似乎是一个合法的企业家,在背后却干着伤天害理的毒品走私活动,只因警察机关没有有力的证据,对他无可奈何。他面对男主杨林的到来,虽然从未肯定他是卧底,却也从未相信过杨林,但在杨林的各种手段下,他还是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如何塑造反派人物,最后的卫道者认为:“人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与坏。人之初性本善,这句传承千年的话,其实是有根据的。而一个人从初生本善变成恶人坏人,这个过程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应该避免的。很多时候,我们描写坏人,恰恰是太过扁平化了,认为坏人就是坏人,但他为什么这么坏,或者说,他做坏事的原因是什么?这或许才是描写的魅力所在。”

  最后的卫道者善于刻画人物,同时对笔下的人物很冷血,甚至擅长将角色写死。比如他安排有正义的黄局长在内奸与犯罪分子的安排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的存在与手上的证据干扰了犯罪分子的道路,当然罪恶的帮凶最终还是要受到法律的审判,难逃法律的制裁。但是读者读到这里都很激动,很多人会因为作者写死了正派角色,威胁不看了,取消订阅。

  正是这样的悲愤,当他写到作品最后一幕,男主杨林坐在界碑上与林东轩举枪对射。这是他和读者最嗨的时候。

  回忆无名英雄再写抗日网文

  最后的卫道者被誉为写齐了海陆空军人,作为阿里文学的签约作家,如今最后的卫道者正在写一部抗日作品《猎日雷神》。抗日神剧遭人诟病,最后的卫道者却偏向虎山行,为什么?

  最后的卫道者说:“抗日神剧被人诟病的缘故,是因为我们脱离抗战去讲抗战。相比之下,《猎日雷神》正经多了。在这个故事里,很多内容不是虚构,而是真实的,甚至连故事里的主角之一陈默,也是真实人物。至于创作的主旨,我只是想还原上海在孤岛时期的一些历史。”

  “当时在旧上海,曾经爆发过很多针对日军的个人抵抗行为,而这些行为背后,是有很多值得歌颂和传扬的东西的。与其说《猎日雷神》是一部小说,不如说是一部回忆无名英雄的悼文。”

  这部作品的创作灵感源于对旧上海历史的研究。当年日军侵占上海,将上海改名大道市,很多热血青年自发进行抵抗,不过由于当时懦弱的国民党政府,很多抵抗很悲壮,并被牺牲,最后功劳都被所谓的军统和中统占据,“我一直认为这是不公的,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还原一些历史内容。”

  在这部作品中,最后的卫道者最醉心的设定是对日本皇族的追杀,历史上日本皇族北川白宫死在中国,被冠以所谓的车祸死亡。但相关资料却语焉不详,最后的卫道者则认为,他的死不排除其他可能性。所以,最后的卫道者目前最有代入感的人物就是雷耀,《猎日雷神》的主角,一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孩子,为了国仇家恨一步步成长起来。在这部作品中,最后的卫道者最想表达的就是对国家和民族的爱,从来不是高尚的阳春白雪,恰恰是平实而朴素的情怀。在国仇家恨面前,尽匹夫之责吧!

  网络作家到编剧成为行业精灵

  最后的卫道者还是《战狼1》的编剧、《战狼2》的文学统筹、《空天猎》的编剧。而他触电的机缘非常有意思。

  有个读者追看《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之后,认为最后的卫道者有创作剧本的潜质,并果断联系了他。这个读者就是吕建民,春秋时代(天津)影业有限公司的老总。所以,最后的卫道者说:“后来他将我介绍给吴京,参与了‘战狼’系列的创意和制作,我至今很感谢吕总。”

  转行做了电影编剧,最后的卫道者发现,“文字影像化不是随意和感性的,而是一个完整严谨的工业流程,作为创作者,我们至多只是这个行业的‘精灵’。是的,创意是一个精灵,将一个创意制作出来,其实步骤很多的。而将创意变成现实,只有‘精灵’是不够的,还需要严谨的工程师和更多其他行业专业人员的配合,这也让我明白,创作者或许是这一切的起点,但绝对不是终点。”

  最后的卫道者最骄傲的是自己写全了海陆空的军人,只是因为海军的题材各种原因没有播放,但对于军队的了解,他自问已经相当熟稔了。通过对他们的了解,他认为,军人其实都是最可爱的人,为他们写东西,并不是一种挑战,而是一种冲动和责任。“我所有故事里的主角的使命感都是极其鲜明和传统的,有家国担当,有责任,有义务,有因为仇恨,有因为情感,虽然传统,但却是不可或缺的。”

  军事类作品最容易点燃读者的热血,但是创作军事类作品的门槛是爱国。最后的卫道者说:“需要你对这个国家毫无缘由地去喜欢,只有倾注了爱国的情绪,写出来东西才能真切地让人感受到。”

  简历

  最后的卫道者,原名高岩,2005年开始创作网络文学,阿里文学签约作者。代表作有《猎日雷神》《边缘狙击》《杀破狼》《胡子》《神枪手》等,其中《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取得2亿次点击率,所有作品综合点击数过亿;担任《战狼1》编剧、《战狼2》文学统筹、《空天猎》编剧。

  作品鉴

  《边缘狙击》

  讲述了一个曾经被部队开除的军人秘密接受了上级交给的艰巨任务,深入到犯罪集团进行调查、收集犯罪证据并将其一网打尽的故事。作品的主人公杨林曾经是特种部队的一名少尉排长,由于一时的冲动打架而被部队开除,后又被军队的高层领导秘密特招,打入到以李东轩为首的犯罪集团内部,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精彩较量。

  作者点评:这部作品是我所写的第一部实体出版小说,作为从网络小说过渡的实体小说,有很多记忆深刻的地方,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猎日雷神》

  一个山沟里的穷小子,只是因为拥有一手打羊角的绝技,在父母被日军飞机炸死之后,断然出山寻找仇人报仇,阴错阳差下,成为上海滩帮派大佬,着手完成一系列上海滩的暗杀事件。日军,特务,江湖老大,在他面前无不战栗,他的一声令下,日军从此不敢在上海滩身着军服,他一声呼号,所有大佬为之跪拜,他的一句话,连日军最高长官都要思索良久。没人知道他拥有什么背景,有着怎样强大的实力,挫折再次崛起后,只剩雷神二字传于江湖。

  作者点评:这部作品正连载阿里文学,虽不是正史,绝不是戏说。

  《杀破狼》

  老爹无辜的死亡,让退役的特种兵元宝毅然拿起猎枪,当上了黑瞎子山的巡山员。平淡的生活随着元宝收养一只狼崽黑子后被打破,而这一切只缘于那古老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怪事接连发生,人熊巴图、东北虎虎妞……原本相安的人兽冲突乍起,而所有这一切的根源,均缘于山顶禁地那神秘的天坑。事情并没有因此完结,黑瞎子山上再次出现了不速之客——一群神秘的外国人,在一个日本老兵的带领下,来到天坑,而他们的目标,显然不再是丛林里那些珍贵的动物们,而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至宝——和氏璧!

  人性与狼性的碰撞,盗墓与守墓的对抗,在人迹罕至的荒岭中拉开序幕……

  作者点评:最想表达的是人性和兽性,有些人充满了兽性,有些动物却充满人性,二元复杂对立,很让人着迷。

【编辑:张燕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