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人大附中否认收捐资助学费 报告方称不怕对薄公堂

2012年11月03日 21:38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近日,新华社“新华视点”播发了《“叫而不停”的三大推手——“奥数班”顽症再追踪》稿件,其中引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公布的《2012年北京市小升初概况》时,称“北京人大附近的一所名校,小升初择校费50万元到80万元,家长为公司副总裁的‘共建生’赞助费20万元起”。

  1日下午,人大附中校长刘彭芝约见采写稿件的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针对上述内容提出了一系列质疑。为此,2日下午记者再次采访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清华园教育集团副总经理闻风等相关人士。

  双方针对中国教育一些热点问题展开了一场隔空对话。

  “没收捐资助学费”VS“这绝无可能”

  刘彭芝对记者说,这么多年来,人大附中一直在治理乱收费。“在北京市,不能保证说我们唯一,像我们这个学校,不收孩子任何的捐资助学费。你们可以冲进来看看,找任何家长问,看看我们收过费没有,几乎没有。”

  杨东平对记者说:“这绝无可能。北京没有几家学校敢这么说。”

  曾经调查并公开发布过北京择校费数据的闻风对记者说,人大附中近几年没收过捐资助学费的说法“绝对不可能”。

  刘彭芝表示:“如果真收钱,现在治理乱收费,就应该明抓。”

  杨东平对记者说:“但是大家都知道有择校费存在。因为将学生放在学校作为抵押,没有一个家长会出来说我交了多少钱。择校费这个东西敏感,它的(查处)难度就在这里。”

  闻风还说:“这并不是最高的数字。”他表示,他们取证是通过三个途径:一是走访家长,二是到银行蹲点调查,三是到学校找相关的家长和老师核实。

  刘彭芝对记者说:“(那份报告)歪曲事实、混淆黑白。我们是多么的气愤。学校这么多年没有收取捐资助学费用。”

  闻风对记者表示,学校也喊冤,往往是因为这些费用没有全部落到学校口袋里,择校费中有相当一部分被中间人拿走了,学校的价码高,中间人的胃口更大。

  “对簿公堂”VS“不怕她告”

  今年9月25日,记者在北京参加了一场题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小升初政策——多方合力破解小升初困境”的研讨会,与会者包括教育行政部门、研究机构等有关负责人。会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提交的《2012年北京市小升初概况》报告,引发了强烈关注。提交上述报告的负责人在会上用PPT形式介绍了北京市幼升小、小升初的种种现象,其中包括部分学校择校费的具体数目。

  此前,杨东平、闻风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上也公布过部分数目。

  刘彭芝对记者说,21世纪教育研究院已经不是第一次批评人大附中了。“五十万、六十万,这不是第一次,以前发过,我们都发现了。”她说,学校已经在找律师调查取证,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杨东平对记者说:“如果要对簿公堂,我们就迎接。”他表示,那份“小升初报告”曾在多家媒体上公开发表,但至今没有一家学校来找21世纪教育研究院提出质疑。

  闻风对记者说,如果要对簿公堂,我们就进入法律程序。

  “人大附中之路”VS“均衡发展之道”

  在记者面前,刘彭芝表达了自己的愤慨:“凡是对我们进行袭击,我的特点是一直打到底。”

  刘彭芝认为,杨东平总批评人大附中,是因为他对学校不了解。

  杨东平对记者说:“她希望我到学校看看,我谢绝了。我对人大附中不是不了解,我家就住在附近,来往家长很多,只不过价值观不同,没有共同语言。”

  刘彭芝对记者说,人大附中是北京的一所名校,全国的一所名校,世界的名校,人大附中对国家教育是有功的,是有成效的。

  杨东平对记者说,他是站在社会公益角度来进行评论的,对人大附中一些教育理念不认同。“他们要走的是办重点学校、培养拔尖学生之路,我们要走的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之道。”

【编辑:段红彪】

>教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