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学校园按成绩排座次:前两排留给最优秀学生

2014年02月23日 04: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按成绩排座位?这在很多人的“中学记忆”里并不陌生。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对此进行了专题深入调查,发现除了传统的按成绩高低排座位顺序之外,近来很多中学课堂又“衍生”了新型的按成绩排座次的方法,例如“学习互助小组”座位法、“一帮一”座位法、“学科互补”座位法等等。校方认为,这些新的“座法”本无恶意,甚至是校方煞费苦心想出来的,但是由于都和成绩有着各种微妙的关联,所以家长、学生对此颇为敏感,而教育专家和心理学家则认为这些和成绩沾上关系的座位排序方式,可能对学生心理产生微妙的消极影响。

  选座“特权”:

  前两排留给成绩最优秀的学生

  北青报记者随机调查了十几所中小学,发现一些学校排座形式的决定因素,除了班主任之外,学生的成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据东城一所重点中学分校一名初三学生小王透露,他们班里前两排座位向来是预留给成绩最好的学生,剩余学生从后面几排按照身高排座。在前两排的“最优行列”中,8个位置留给每次大考成绩最好的学生,两个位置给班里每次成绩进步最快的学生。小王自己一年多来,大部分时间坐在前两排,但也有三次被“踢”出班里“最优行列”。想起第一次往后坐的经历,小王说当时觉得很丢人,“每次伴随着成绩跌落,还要受到调座的双重打击。班主任常常和我们说,只要学习有进步,每个人都有机会坐到前两排。”

  据学生们反映,这所学校按成绩排座位的班级并不在少数,还有班级让学生按照排名来选座位,学习成绩最优的学生“有权”最先选座,成绩的高低决定学生选座的先后权利。两位学生介绍,他们班通常让班里前10名或前15名的学生先挑座,剩余学生再按身高排座位。

  排座种种新方式

  最终都由成绩定

  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还发现如今更多的学校推崇“结对互助”的座位安排法,除了“一帮一”配置座位之外,还有按照“学习小组”进行整个班级的学生资源配置。据二十中一名学生介绍,他们学校大多数班级都以“学习小组”互助的形式进行排座,学习小组里包含成绩优异、中等和较差等不同层次的学生,再结合身高和纪律来综合排座,以达到学习互帮互助的效果。

  丰台二中有位学生表示班里采取“网状结构”的排座方式,即把每个同学按各科强弱互补的方式排在一起,“我们学委和班主任,琢磨了一个星期才安排出来这样的座位,比如我本人语文和英语比较好,那我周围坐的就是数理化比较好的同学,基本周围每科都有可以互补的同学。”

  被动接受“选座”

  学生、家长心里不舒服

  现就读于私立汇佳学校的一位初中女生瑶昕(化名),从公立校转到私立校,经历过多种排座法,从最早的优生先选座,到一帮一结对排座,再到现今随机分组排座,对于座位安排她有不少感受。据她介绍,班里有段时间按学生成绩优劣分成两个队列,按一个优生带一个相对较差的学生安排座位。瑶昕作为班里优等生队列,需要带班里成绩最差的男生,后来让她感到非常困扰,“除了最差的那名同学,我身后两个同学也是班里不太好沟通的学生。我想帮他们,但实在无能为力,他们也对我不太满意。”据瑶昕回忆,班里有不少所谓“差生”表示从自尊心上难以接受这种硬性的座位配搭法,而班主任却回应说是想不出更好的排座方式。

  学生和家长却普遍反映,上述种种以成绩为潜在的出发点进行排座次的办法,让家长和学生只能被动接受,即使学校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心里总是不大舒服。一位家长无奈地表示,“虽然我不赞成各种五花八门的按成绩排座方式,但既然学校这么做,我们做家长的也就只能从正面多引导孩子,我甚至想借着这种座位随成绩的调整,让孩子对挫折能有更多的承受力。”

  对话

  “秧田型座次已过时,应按随机方式排座位”

  对话人:北师大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副教授 宋振韶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秘书长 黎陆昕

  北青报:怎么看学生在班级里各式的座位安排?

  黎陆昕:座位和成绩发生的关系,实质上反映了教育唯好成绩论的浮躁心态,校方试图通过相对极端的手段,对不好的学生给予特别刺激,对好学生给予特别鼓励,虽说这样的考量包含一些好的出发点,但做法本身还是有相对歧视的成分,颇可以商榷。

  宋振韶:我是比较认可几个人围成一个小组的座位安排方式,一行一列秧田型的座次已经过时了,现今学生们越来越适应和喜欢讨论式学习。但是学习组的座位安排,应该按照随机任意结合的方式,而且要不定期进行轮换,这对学生们来说,是最公平的方式。

  北青报:当座位和成绩发生关联时,会给学生带来什么影响吗?

  宋振韶:以前德国有部影片反映了这个问题,影片中的老师本来要讲民主,后来换成了要讲独裁政治,他就做了一个实验,把班里原本按讨论组坐席的学生,分成秧田式的坐法,一个好学生带一个差学生,这使那个所谓的好学生无形中产生了一种“统治欲”的心理。它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别看座位这种特别小的教学安排,其实对学生从小的观念都会有很大影响。

  北青报:您觉得座位安排上,以什么方式来做最合适?

  黎陆昕:排座位这件事情,原来依据的是人的生理因素,比如学生的身高和视力问题,但是一旦融入成绩因素,都可能产生偏颇的影响。

  宋振韶:不要拿任何带评判性的指标来进行划分,像以成绩来排座,就是以带有评判性的标准来分座位,即使是进行学科互补的排座,有教学促进上的考虑,但是对于那些很多科目都不如别人的学生,也可能会产生自卑心理。因此排座位最好用客观的外在指标,例如可以按学生们喜欢的星座或是生日、姓氏等,这些都可以作为随机分组的方式,而且应该经常轮换,互相交流。

  本组文/本报记者 林艳 学通社记者 墨棉 星星

【编辑:邓永胜】

>教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