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学术重镇应有的高度

2014年08月06日 11:10 来源:湖北日报 参与互动(0)

  当由湖北承担的《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正式亮相社会的时候,这部巨型类书背后的编纂者们才进入到人们的视野。当本报昨日“今日视点”呈现这50余位学者的故事,离这项浩大的文化工程的启动,已经经过了20年。

  这20年,是整整两代学者倾尽心力、苦心孤诣的20年,也是他们静默书斋、潜心修典的20年。搜集文献、整理典籍,不仅在社会上处于小众、清冷地带,即使是在学术界内部,这也是一个艰苦沉寂、远离声名的工作。作为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文化出版工程,旨在为中华古代文化做全面系统总结,《中华大典》其规模可谓恢宏,其目标可谓辉煌,但追溯其编纂历程,却与光环和关注无缘,只有艰辛清苦之事业。

  中国有历史久远的类书修纂传统。以《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等为代表的类书编纂,自古以来多是浩大的国家文化大工程,均在于其无不需要广泛汇集全国学术大家、高度倾注人力物力。所谓“区分胪列,靡不所载”,充分显示出其典籍掌握之宏富、资料查阅之浩繁、知识考证之准确,对编纂者无疑是巨大而且持久的考验。

  对于当下的学术界而言,这更是一项注定不可能有“急就章”的工作,不可能有迅速而且高昂回报的工作。以朱祖延、宗福邦为代表的这些编纂学者,不仅致力于荟萃典籍、专注于知识谱系,其本身也在坚守和延续中国知识界的道德传统和精神气质。他们的坚韧付出证明,“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既不是空话,也不是夸张。置身于今天的学术环境,不为吸引眼球、拒斥喧嚣浮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冷清,倾其一生,念兹在兹,只为国家修典坚持品质,只为传承文化垒基造石,多么值得珍视和体味。

  湖北一直被称为教育大省、学术重镇。靠什么大,靠什么重?既有高校林立的外在显现,也靠学术研究的内在分量。《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的编纂就是一个显著的标志。它不仅标志学术水平、研究能力的高度,也标志学术精神、学术风范的高度。它实实在在地表明,文化的薪火相传,需要怎样深沉的学术理想,怎样深厚的学术责任,怎样诚笃的学术精神、怎样高洁的学术风骨。

  为湖北文化传承贡献这样的学术力量而骄傲,更应该拥有为这一群学者、保持这一份精神感到骄傲。巨著已经出版,但是我们更要去思考,一个庞大的学术群体,应当以怎样的面貌去嘉惠学苑、启迪后生;一个真正的学术重镇,应当拿什么为国家和民族的思想文化蓄养水源,汇聚力量,彰显价值。(李琼)

【编辑:杜雯雯】

>教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