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街道不引税 民生款统分配

2015年07月17日 07:44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

    本报记者 巩峥 通讯员 曹蕾

    上百页的商业协议细则,装订成册有两指厚,摞在办公桌上。这场景,西城椿树街道副主任李冬梅似曾相识。过去,干部们桌上三天两头摆着一摞摞招商协议,为拉税源整天四处跑。街道引不来税手里就缺活钱,为百姓办事就捉襟见肘。如今不同了,放在李冬梅眼前的是份老年配餐服务协议,不仅不是税源还要倒贴钱,协议细则干部们一项项盯,翻来覆去跟供应商谈了十几次,要的是真正能解决居家养老难题。

    变化缘何而来?今年,西城区在本市率先完成街区财政体制改革,解除了所有街道的引税任务,改由区财政统一拨款,让肯干实事的街道不愁钱、不差钱。于是,干部们不再忙跑税了,静下心来全力干好民生正差事。

    制度因何改?

    ——街道该回归民生本位

    “街道,其实就是服务居民的。老跑税,那就跑偏了。”说起为何将招商引税从街道办事处的主要责任中除去,西城区委书记王宁开门见山,“该是街道回归民生本位的时候了。”

    过去,给街道加担子去引税,是因为区财政相对还不那么富裕,面对不同街道的民生建设事项,一时难以全部负担起来。随着新世纪以来的经济高速发展,这一情况已发生了很大改变。最新的西城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该区三级税收实现4315.1亿元,区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372.76亿元,在全市名列前茅。

    西城的各个街道,在经济发展上也存在着天然的巨大差异。南边的大栅栏、椿树等,地处文保区,守护着首都的文脉,不能大拆大建,投资者扛着金山来也不能让他随意开发;而北边的金融街,一条街上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就占全国半壁江山。大栅栏街道的干部们就算一年到头全天候跑去拉税,也难以望金融街项背。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过去的资金分配方式,必然旱的旱、涝的涝。不如区财政全担下来,各街道都放下引税的‘包袱’,回归民生本位,把精力都花在老百姓身上。”西城区长王少峰说,这也适应了从激励基层齐抓经济,过渡到共享发展红利的时代要求。

    就这样,从2011年起,西城区便开始了对各街道财政支出的全面排查摸底工作。随后即酝酿改革街区税收分配体制,经过几年的实践与调整,改革方案于去年初露雏形,今年步入正轨。

    “蛋糕”怎么分?

    ——区财政按人口数配开支

    西城区一共15个街道,面积大小不均。最小的椿树,只有1平方公里;最大的展览路,有将近6平方公里。既然街道各项花费都要找区里要,那么这块财政“蛋糕”到底该怎么分?

    综合人口、地域环境、经济发展现状等多个因素,西城区制定了以人口数为基准并参考地区主功能任务,来最终确定分配金额的办法。这样既可以保证公平,又能兼顾效率。

    “地区主功能任务指的是,每个街道所处地区不同,特点也就不同,具体工作自然各有侧重。”西城区财政局局长张宗禹介绍说,比如:什刹海属于文保区,还有内城唯一开放的水面,环境建设的任务相对重一些;金融街金融机构云集,保障这些机构安全运行的任务责无旁贷;大栅栏则老旧平房多,通过渐进式的改造保障民生的工作必然是重头……

    辖区人口及每项重点工作,对应的是不同额度的财政支持。区财政局专门制作了分配公式,按照公式计算,小街道大概分得六七千万元,大的则有两亿元。不论分得多少,每个街道的资金都包含两部分:七成是必须花的钱,包括地区居民的社保、养老金等及街道办事处各项运转支出;剩下三成,即是归街道自由支配的“活钱”,可以因地制宜推出“自选动作”。

    “除去落户街道的大型基础建设,由区发改委单独立项外,剩下的花费全从这些拨款里出。同时,相关部门会对每一笔款项严加审核。”张宗禹说,每个街道分配的钱算好了一定时间内就不变了,区财政局会每五年重新测算一次,以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

    改后何效果?

    ——解民难街道各显其能

    改革后,政府花在居民身上的钱到底多了还是少了?

    “肯定多了。为确保公平,我们在涉及分配公式时,特意将人均财力不足1000元的街道补足到1000元,让街道有更多余力推出惠民措施。”张宗禹说。经计算,去年西城划拨给街道的经费达26亿元,比之前整整多出2亿元。

    手头宽裕了,不用去跑税了,可街道干部们更忙了。对椿树街道副主任李冬梅的采访,就数次被她的工作打断,记者干脆跟着她一起跑前跑后。

    眼下,李冬梅正忙的是签订居家养老配餐协议。她们几经遴选找到了一个台湾食品提供商,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让他们给地区老人配营养餐。要求运营前半年不能对市场开放,专心为老服务;还要求菜单上的食品以蒸煮为主,少油少盐,适合老年人口味,最后细致到菜单上每个菜品什么营养成分,适合哪些老年人使用都要一一标出。就为这,李冬梅和同事们已经和供应商谈了十来回,反复磨合。

    翻开李冬梅密密匝匝的工作笔记,事项排得满满当当:下周,街道新租下的千余平方米室内活动场装修完成了,社区里舞蹈队有排练的地方了;7个社区要全部安置助浴点,安排志愿者给高龄孤寡老人定期洗澡;前一阵从老博会上淘换来两样新科技,报请街道出资给老人安上,一个是电动上楼机,特适合住在没电梯的老楼里的老人,另一个是遇水反而会变涩的地胶,老人在家不容易摔跟头了……

    “推出‘自选动作’之外,街道还要起到政策补充的作用。”李冬梅说,国家、市、区制定的惠民政策,往往是粗线条的,不可能对每种具体情况都作出详细规定,产生政策“夹心层”在所难免,而街道要做的就是来个大兜底,让更多居民享受到实惠。

    眼下,和椿树一样,西城各街道在民生服务中因地制宜,各显其能。广外,面积大人口多,街道推出惠民项目申请制,设专款2000万元,社区里的小整治、小建设,立马就办不用拖了;西长安街,弃管的老旧危房多,街道来个大兜底,一年接一年出资要全部整修;什刹海,老平房院里的居民,临时出现紧急维修的情况,街道能出资给他们在外租房,免去后顾之忧……

    “区街财政体制改革后,街道能给居民干多少实事,就能获得多少资金的支持,统筹辖区事务的能力被强化了。”西城区社工委书记艾丽说,在这一基础上,未来该区将深化“全响应”服务网络建设,让街道可以应用辖区内各级各类资源,就地对接、解决民需。

【编辑:刘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