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3名赌徒被怀疑出老千遭老板暴打致1死2伤

2012年08月08日 14:44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6年前,3名赌徒在广州市白云区一家赌场赢钱后,被怀疑“出老千”,老板遂带人毒打3人,并将重伤的2人抛弃于野草丛中,后1人伤重死亡。赌场老板谢尧通潜逃5年后投案自首。昨日,谢尧通在广州市中院受审,检方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和开设赌场罪。

  怀疑赌徒作弊老板打人

  2006年7月至11月期间,被告人谢尧通与谢勇津、谢毅真(另案处理)等人在白云区龙归镇夏良村12队江氏祠堂开设赌场,聚众赌博,从中抽头渔利,还发放高利贷。

  检方指控称,2006年11月8日16时许,谢尧通与谢勇津、谢毅真等人在聚众赌博时,怀疑参与赌博的被害人许某平、黎某辉、陈某在赌博中“出老千”作弊,便叫来同案人曹坤明等人(另案处理)持铁水管、木棍等作案工具,殴打3名被害人,致被害人许某平、黎某辉、陈某受伤。毒打之后,因为祠堂的人太多,谢勇津又开车将3人带到夏良村骨灰楼让他们演示“出老千”的过程,继续对许某平、陈某进行殴打,并逼迫许某平演示所谓的“作弊”过程。

  当晚10时许,谢勇津得知许某平、陈某伤势严重,便指使他人将两被害人抛弃于广州市北二环高速路龙归段骨灰楼北侧的草丛中。因伤势过重,许某平死亡。经鉴定,许某平身上多处骨折,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被告人:“我只是在围观”

  昨日庭上,当谢尧通被带上法庭时,他的几名女性亲属在旁听席上哭出了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谢尧通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对于打人的指控,谢尧通一概否认,将责任都推给了同伙。他说,当时场面很混乱,是在祠堂的外面空地打。“是谢勇津叫人动手打人的,我只是在围观,他们都被打趴在地上,手脚好像被打断了。”

  在被拉往骨灰楼的过程中,被害人黎某浩感觉自己的腿被打断了,为了避免再受“酷刑”,他说自己认识本村的谢某荣,求他们别再打他。后来,谢某荣赶到,叫车上另外一个人和他一起将黎某浩送去了医院。但黎某浩的2个同伴则没有他那么幸运。因伤势严重,他们被抛弃到了一处偏僻荒凉的草丛中,许某平伤重死亡。

  对于谢尧通的辩解,同伙谢勇津却说,是谢尧通最先带头打人,并指挥其他打手殴打。目前,谢勇津已经被判处无期徒刑。

  被害人家属养女压力大

  昨日,许某平的亲属向谢尧通索赔40余万元。他的妻子在庭审中一直泣不成声。庭后,她告诉记者,他们的家在东莞,许某平从来都不赌博更不会“出老千”,那天他也是第一次被朋友拉去赌场。

  提起女儿,许某平妻子的眼眶又湿润了。“我老公死时,女儿才7岁,家庭的经济重担全压我身上。现在人都死了,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收过一分钱的赔偿。现在为了我女儿,我希望被告人能尽快赔偿。”但被告人谢尧通的母亲却指责被害人家属一心“只想获赔偿”。她说他们家最多只能赔两三万元。(记者林霞虹 实习生赵庆梅)

【编辑:姚培硕】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