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广西环江教育局职工被爆不上班照领工资

2013年05月17日 11:19 来源:广西新闻网 参与互动(0)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近期狠抓干部执行力,加大对干部工作作风的督查。有职工发现,县教育局的两名女职工长期不到单位上班,却从未受到任何处罚,还照发工资。知情者向南国早报透露,两人在正常上班期间“失踪”,疑参与网络赌博后欠债,与躲避债主追债有关

  反映

  职工长期不上班却照领工资

  今年5月初,南国早报接到热心读者报料称,环江教育局欧某和韦某两名女职工长期“失踪”,超过半年时间都没来上班,但单位还是正常给她们发工资。这与河池市正着力实施的干部执行力提升工程相违背。

  5月13日,记者向环江教育局核实情况。该局纪工委书记覃先生表示,欧某是该局前任纪工委书记,韦某是该局的一名职工,两人不到单位上班,已向组织请过病假。单位是根据医院出具的证明才给她们开了病假单。

  覃先生表示,欧某今年50岁,也达到了30年工龄,经有关部门批准已经在今年4月退休。而韦某在病假到期后,一直没有回单位上班,教育局也在报纸上登过寻人启事,至今也没有联系上此人。

  但是,对于两人何时不来上班,何时向单位请假,请了多久病假,覃先生则没有正面回应。

  在环江干部执行力提升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份通报文件上,记者看到,4月25日该领导小组在县教育局暗访调查还得知,另外一名职工罗某也从3月1日至4月25日都不在岗,也联系不上本人。据了解,罗某是韦某的丈夫。对于罗某擅自离岗,覃先生认为,可能是由于妻子长期不来上班,也找不到人,给罗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才导致他也不来上班。

  覃先生说,由于韦某和罗某长期不到单位上班,多次联系两人未果后,目前教育局已将两人辞退,辞退手续正在办理中。

  “欧某已经退休,但工资仍由教育局发放,韦某和罗某的辞退手续办理完后,教育局就会停止发放他们的工资。”覃先生解释说。

  说法

  三女职工参与网络赌博

  据了解,现已退休的欧某在2012年下半年“退居二线”后,很少到单位上班,在职的韦某和罗某也都相继没有到单位上班,这是何故?

  南国早报记者曾尝试联系两人未果。环江教育系统两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欧某和韦某之所以长期不来上班,是因为她们参与网络赌博,“借”了很多钱后,被多个债主追上门讨债才“失踪”的。据透露。几年前,欧某时任环江教育局纪工委书记,却参与网络赌博成瘾。为了发展下线获得好处,欧某还把韦某和该局前副局长韦某某也“拉下水”。起初,她们赚了点小钱,后来则越亏越多。

  知情者A说,当年网络小游戏“偷菜”风靡一时,欧对身边的同事说,你们天天在网上“偷菜”,还不如和我一起在网上点点鼠标“捞钱”。被欧某“拉下水”的,除了韦某和韦某某,还有她们圈子里的其他人。

  A说,欧某赌钱越赌越输,入不敷出。作为县教育局的一名领导,她利用了职务便利,以为老师“调动工作”为由,向多名教育系统职工“借钱”。

  在环江教育系统有一件让很多老师气愤的事情是:2011年,环江县某矿区的一所中学撤并,需要对该校的老师进行分流。一名靠每月工资养家人的女老师找到欧某,请她“帮忙”。欧某趁机向该老师“借”了两万元钱后迟迟不还,该老师被逼无奈多次到县教育局找欧某要钱。事后该老师获悉,矿区中学老师的分流,是按照其他学校的师资缺口进行,该老师最后被分流到县城附近的一所中学,完全是教学工作的需要,欧某在其中并未“帮”任何忙。

  警方

  前副局长涉嫌诈骗被批捕

  环江教育局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被欧某“拉下水”的前副局长韦某某3年前已经离开教育局到县妇联工作。知情者B称,韦某某是出事后,被县里调到了县妇联,后被安排在妇联下属的爱心幼儿园担任一名老师。

  不过,在今年初,河池市多家银行陆续向河池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韦某某恶意拖欠信用卡款项,多次催缴仍不按期归还。于是,河池市经侦支队要求环江公安局经侦大队立即侦破此案。采访中,工商银行环江支行的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韦某某确实拖欠该行的信用卡款项。

  记者从可靠渠道获知,韦某某赌博输钱了以后,不仅向亲朋好友借钱,还用多张信用卡套现,拆东墙补西墙继续参与赌博。可是,她越赌越输,无法填补亏空,最终因信用卡长期欠款不还,被银行部门报案到公安机关。

  据了解,韦某某已于今年4月中旬被环江检察院以涉嫌信用卡诈骗罪批准逮捕,涉案金额本金加利息共计34万元,成为环江县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批捕的第一人。不过,环江警方婉拒了记者对案件的采访。

  知情者B称,3个人每人所“借”的钱,估计都在百万元以上,要不就不会连家庭、工作都不要玩“失踪”。B说,据他掌握的韦某向一些个人“借款”的数额就已经达到50万。

  “由于他们当时是领导,一些教育系统内职工借钱给她们,也不敢向对方索要欠条。因此就算报警,警方也很难立案侦查。”B说。自称借了1万元给欧某的黄女士也表示,欧没有给她欠条,她手上现在只有一张汇款凭据。南国早报(记者 蓝锋)

【编辑:王硕】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