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赴日索赔 10年抗争艰难前行

2014年04月14日 09:53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诉讼本月16日将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始以专家出庭为主的新一轮庭审,标志着诉讼进入新一阶段。然而,不论是受害者代表还是中方律师都对诉讼前景忧心忡忡,进入第十个年头的索赔历程一如往昔般艰难向前。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诉讼索赔团团长粟远奎老人已于13日出发前往日本,作为原告代表对受害整体情况以及未参加诉讼的受害者情况向法庭进行补充陈述。

  出发前,粟远奎说:“我是幸存者,也是受害者。我家里死了两个亲人,财产房屋被炸垮了。我还代表成千上万个(大轰炸)受害者到日本,为他们讨回公道。”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诉讼索赔团成立于2004年4月,是自发组成的民间组织。诉讼的核心是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按每人1000万日元的标准进行人身损害赔偿。

  抗日战争期间,侵华日军集中陆军和海军的主要航空兵力,对中国战时首都重庆及其周边地区进行了长时间的狂轰滥炸,从1938年2月到1944年12月,持续时间长达6年零10个月。其中,大规模的无差别轰炸持续3年(1939年-1941年)。

  6年多的轰炸造成重庆3万多人直接伤亡、6600多人间接伤亡,财务损失约100亿元法币(当时中国的法定货币),平民居住区、学校、医院、外国使领馆等均遭到轰炸。史学界将这一事件称为“重庆大轰炸”。

  索赔团中方首席律师林刚介绍,此次赴日本出庭的专家学者都是对大轰炸历史、文化、背景有着深入研究的学者。他们出庭作证是对此前受害者作证的补充,将那段历史更全面地呈现在法庭上,而对历史事实的认定是胜诉的关键。专家出庭预计在2至3个月内结束,中国总共10多名学者将陆续赴日出庭作证。

  尽管诉讼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但是索赔团艰难的处境却让林刚和受害者们高兴不起来。

  今年83岁的受害者蒋万锡是索赔团的原告团团长。他介绍说,索赔10年以来,陆续有几名原告去世,很多健在的也已经行动不便或者意识不清,丧失了活动能力。

  林刚说,诉讼团大部分的经费来自向社会募集捐助的“重庆大轰炸受害人救助慈善基金会”,但是基金会的资金尚不能满足诉讼团赴日出庭与证据收集这两项主要开支。

  更大的障碍则是日本政府的态度和日本的司法体制。已经参与诉讼10年的林刚介绍,日本政府在他国二战受害者索赔问题上一直持拖延与冷漠的态度。此外,日本实行三审终审制,司法诉讼的程序与时间十分漫长,客观上加剧了拖延的效果。

  林刚和蒋万锡都坦言,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诉讼索赔胜诉异常困难。坚持十年是因为诉讼结果和过程同样重要,诉讼过程是探寻、固定、公布侵华日军大轰炸受害者真相的重要途径之一。

  大轰炸期间,蒋万锡家里的房屋完全损毁,哥哥和怀孕八个月的嫂嫂在一次轰炸中双双身亡。蒋万锡说,索赔的另一重意义是让更多的日本人知道历史真相,共同维护和平。

  林刚还表示,民间个人受害索赔权,是基本人权,专属于战争受害者及其遗属,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人道原则。

  西南大学潘洵教授是研究“重庆大轰炸”的权威专家之一。他认为,进一步加强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和遗址保护,以铁一般的事实让日本政府认罪十分迫切。

  潘洵还建议适时建立“侵华日军重庆大轰炸遇难同胞纪念园”。潘洵说,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中,设立了“警示性文化遗产”这一门类。目前,世界上有三处警示性文化遗产,即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地和美国珍珠港。新华网重庆4月14日电(记者牟旭 张琴)

【编辑:燕磊】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