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一周年 利比亚重建步履维艰 查看下一页

2012年10月30日 13:48 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互动(0)

  

卡扎菲当年在首都军营的住所如今已是一片废墟。新华社发
卡扎菲当年在首都军营的住所如今已是一片废墟。新华社发

  本期嘉宾:

  余国庆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克仁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刘中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魏香镜 实习生 卢丽丽 陈攀

  利比亚当选总理阿里·扎伊丹昨日向国民议会提交了新政府名单。他是利比亚本月选出的第二位新总理。扎伊丹的前任沙古尔因两次组阁失败而下台。

  卡扎菲已经被推翻一年了,利比亚的重建之路可谓困难重重。在政治领域,要组建一个让各方满意的内阁绝非易事;在安全方面,中央掌控乏力,部落冲突不断。为何利比亚新政府人员一再难产?有哪些因素困扰着利比亚重建工作?利比亚战争结束一周年后,这个国家有哪些变与不变?本期南方时事圆桌邀请三位专家为您作出解读。

  民兵武装和恐怖分子是两大“危险源”

  南方日报:卡扎菲去世一周年后,利比亚的安全形势依旧严峻。请问哪些势力对利安全局势有较大影响?

  刘中民:卡扎菲去世后,利比亚呈现诸侯割据。主要有两股力量对国家安全产生影响。一是部落组织和地方势力。他们大多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在战争结束后,拒绝向所谓的中央政府上缴武器,也不听从现政权的指挥;另一派是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在一些中东国家,很多伊斯兰势力经历“阿拉伯之春”后在本国政治地位上升,有些进入国家政权,但伊斯兰势力却并没有在卡扎菲倒台后通过正规途径进入利比亚现行政治体制,这成为极端势力不满、频频发起袭击的重要原因。

  赵克仁:虽然卡扎菲被推翻了,但是仍有他的残余势力,这股力量成为对抗现政权的重要武装力量。其次,卡扎菲专制长达40年,他执政期间所在的部落压制其他的部落,一旦被推翻,部落间矛盾便更加凸显。再次,以前参与攻打卡扎菲的民兵不愿意放下武器,拿着武器威胁政府索要利益,这是另一个“危险源”。

  余国庆:最主要的势力是此前利比亚战争中的民兵武装,这里边也包括部族领导人及脱离卡扎菲的武装势力。

  政党政治传统缺失阻碍政权建设

  南方日报:利比亚现政权建设为何迟迟难以实现?

  赵克仁:利比亚还是一个部落国家,其民族形态发育尚不健全,尚不具备民主国家的物质和思想基础。在中东北非国家,部落首领比总统的势力大。利比亚重建,意味着很多拥有自身利益的部落要变成政党。有消息说,利比亚做出“建党不能以部落为基础”的规定,但是这一措施很难实现。现在利比亚政府所进行的政权建设,是从西方嫁接过来的,不适合利比亚国内的政治传统。

  余国庆:原因可归结为卡扎菲政治统治的症结。在他执政时期,利比亚没有政党。他倒台后,利比亚一下子出现了几百个政党。这些政党一方面要角逐议会的议席,一方面也要寻求在政府中的职位,均希望在权力分配中有自己的“地盘”。现在阿里正在组阁,他面临着与前人一样的困难,能否照顾各方势力在内阁中的平衡,成为组阁成功与否的关键。

  刘中民:有两个原因,一是内部的原因。利比亚在传统上不是“大一统”的国家,在卡扎菲时代,他本人使用强力使国家凝聚力增强。卡扎菲去世后,曾经的部落、民族矛盾又浮现出来,地方割据的现象严重,阻碍了国家政权建设。另一个是外部原因。由于西方对“阿拉伯之春”的爆发没有心理准备,其对利比亚重建并没有完整的构想。

【编辑:叶士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