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国务院参事张抗抗:社会道德现状堪忧急需重整

2012年03月12日 16:38 来源:人民网 参与互动(0)

  编者按:

  2012年全国两会,人民网与国务院参事室合作推出“两会深阅读”栏目,邀请参事就当前热点问题发表意见建议。近日,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围绕“社会道德”话题,就社会道德的建立、目前存在的问题、促进完善建设的方法以及相关热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社会道德现状堪忧急需重整

  张抗抗认为,公众目前对社会道德的现状是不满意的,比如在家庭关系中虐待老人、弃婴抛妻,在社会上尔虞我诈、唯利是图、冷漠自私等等,有些极端的案例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很难相信这个古老的文明之邦,会变得这样无耻。道德沦丧是社会内在结构解体的先兆。

  张抗抗表示,人们都在关心这个话题,说明我们仍然愿意正视社会道德,还抱有挽救、补正、修复的希望。道德是在人类族群形成过程中逐渐建立的。人类永远处于善恶相争相搏的内心挣扎之中。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伦理观依存于两千年的儒家学说,曾经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极端理念。但进入现代社会,多种思潮融汇碰撞,当代人的道德观受到新的挑战,价值观多元混乱,急需重整。

  六十年来道德标准的起落需要追根究底

  张抗抗说,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有其深刻的内涵。建立在深厚文化根基上的道德观才能持久稳固。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作出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决议,这正是重建良好社会道德风尚的一个契机。回溯历史,我们应该从以往的教训中吸取经验。

  新中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官方的政治意识形态强调极端的“公德”,即个人无条件服从集体,集体服从国家。把国家和集体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一旦违反这个标准,任何个人的私欲都是被视为不道德的。例如对物质生活改善的向往、男女私情,都会被视为资产阶级思想受到惩处。那时的口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求每个人都成为道德圣徒。

  但为什么曾经苛刻到“置人于死地”的道德要求,到当下社会如此不堪一击呢?因为那种强加于人、虚假伪善的道德标准,违反了人性。比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完全否认了人性利己的本能,混淆了利己与利他的界限。到了文革时期,以革命的名义打砸抢、武斗、毁坏公物,家庭亲情伦常丧失、亲友互相揭发,见死不救,口是心非,说假话、做坏事。人性之恶全面爆发,各种惨无人道的无耻行为被视为“革命行动”。文化大革命毁坏了中华民族几千年传承的美德,那是中国历史上道德破坏最严重的时期之一。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步入改革开放初期,社会道德逐步复归到正常的轨道,尊重个性,解放思想,是一个充满希望的道德重建阶段。但进入90年代,商业的冲击激发起人性的贪欲,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导致了民众的信任丧失。传统道德无法与现代性对接,现代文明尚未建立,普世价值受到一部分人的质疑抵制,因而,中国当下的价值观、道德观陷入了更大的混乱与失序状态。

  道德重建须与时俱进

  张抗抗认为,道德是文化的一部分,文化是建立在经济形态上的,新的经济形态必然会逐渐造就民众的现代道德观。对于道德的倡导,社会学家、文化部门和公共部门,需要实事求是地深入研究,今日中国如何完成道德重建?在一个缺少宗教精神的国度,对民众的道德引导应该更贴近日常生活,要从“利己利他”的人际关系的现代理念入手,要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换位思考,把主流价值观和每个个体联系起来,避免空洞的口号式宣传,在情感上激发人性的善念。道德重建是一个整体性的文化“工程”,公德须与廉政配套,私德要与美育、仁爱结合。商业道德和职业道德更需要清明公正的社会和学术环境。全民的社会道德完善,与政治体制、经济形态、教育水准是一个整体。互相制约,互相促进。恶劣的社会环境很难养成有德行的人。

  中国土壤如何滋养“中国好人”?

  张抗抗表示,现在倡导学雷锋,这是中国本土化的道德引导。但是社会环境不同了,学习雷锋不能照搬20世纪60年代雷锋事迹,不可简单化,要弘扬的是雷锋精神。不要将做好事功利化,更多应该去提倡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美感。当你遇到需要帮助的人,遇到紧急情况时“助人行善”,成为一种本能的反应,那么“道德”就是你的内在精神需求,而不是外界强加于你的戒规了。她回忆:“比如有一次,我把手机忘在酒店洗手间了,等到我想起来赶回去找的时候,心里不抱希望,却惊喜地发现已有人交到前台了。虽然我由于时间关系没有来得及向交还手机的人当面道谢,但是心中非常感动,在这里也通过人民网,向那个拾到我手机的好心人,和所有拾金不昧的好心人致敬!”。

  张抗抗说,如今做好事,常常会被人误会为作秀。这种对“善行”的质疑甚至比恶行更糟糕,是对德行善举的自我心理消解。现在媒体报道的中国好人,我看了也很感动。要让社会知道这些人的故事,他们大多是普通人,做好事的动机单纯,感情质朴,不求回报。要多多宣传他们,让做好事的人受到鼓舞,让社会看到希望,给人积极的力量。张抗抗建议,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还应更多进行有关道德重建的现代理念,普及性宣传从公民教育入手,让更多人懂得,在一个多元社会中,他人的自由是个人自由的前提,必须搞清“群”与“己”的权利界限,处理好“小我”与“大我”的关系。社会道德水准与个人道德完善是一种共生互动的有机体。

  国务院参事张抗抗简介:

  张抗抗,1950年7月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现在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从事文学专业创作,国家一级作家,累计发表短、中、长篇小说、散文共600余万字,代表作有《北极光》、《隐形伴侣》、《赤彤丹朱》、《情爱画廊》等,多次获全国各类文学奖项,多部作品被译成英、德、法、俄、日文介绍到海外。

【编辑:邓永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