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越南靠中国南海诸岛从贫油国成为石油出口国(图)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6月01日 17:3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越南平顺省的小城镇美奈,一些渔船正泊靠在渔村边上。美奈往东面向中国南海。
越南平顺省的小城镇美奈,一些渔船正泊靠在渔村边上。美奈往东面向中国南海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越南以东 中国的南海

  在南海问题争议各方中,中越两国的利益冲突和分歧无疑是最大的,而越南国内日益上升的民族情绪,又使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本刊记者/朱雨晨(发自越南河内、广义) (实习生杨昊对本文亦有贡献)

  正午的沙琪港,海腥味弥漫着每个角落,就像从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一样。这种味道,和《中国新闻周刊》曾拜访过的海南省谭门镇非常相似。

  沙琪港是一个长不过2公里的小镇,镇中心只有一条路,宽不过可并排开两台轿车。路西是简易的杂货铺和饭店,路东则是相互毗邻的一个个码头,几艘渔船正在补充给养。它们都挂着一面正中有一颗黄五角星的红旗。

  这里是越南中部,广义省省会广义市东30公里处。沙琪港,是越南中部一个重要的渔港,业务相当繁忙。每天船只在这里进出,装卸货物,补充给养。而所谓的给养,最重要的是冰块,这虽然是繁重的体力活,却主要是女性参与。而不远处的树荫下,有几个越南男人正在边打扑克抽着烟边开玩笑。女人们俩人一组,从路西的仓库里用扁担扛出一块双门冰箱大小般的冰,一路小跑到船的踏板上。这时唯一的男性、船上的水手会把冰块放下,推到一台柴油切割机前,轰鸣数十声之后,冰块大致被切成啤酒瓶大小的长条状,然后用蓝色或绿色的篮子装着,推到甲板下去。

  待补充完给养,这些船就要起航,开往越南语中的“东海”劳作,尤其是会开往“黄沙群岛”或“长沙群岛”。这三个地名,在汉语中,分别是“南海”“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从地图上看,沙琪港向东,和海南岛南端向东南,两地与西沙群岛的距离,几乎相同。

  “传说”存疑

  越南人把“西沙群岛”称为“黄沙群岛”,是因为“黄沙队”护海的历史。越方官方资料称,最迟至17世纪,越南官方授权组建了半民兵性质的武装力量,即“黄沙队”和“长沙队”。两队在越南附近海域维持海上安全,缉拿海盗,援救过往渔民,打捞沉船物资等,因此发现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所以,越南人将二者称之为“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据此,越南官方声称,越南是最早发现上述两群岛的国家,并最早行使主权,因此提出全部的主权要求。

  当地渔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自小就听老人讲黄沙队的传说。但是否黄沙队保护的,就是现在的“黄沙群岛”呢?他们回答说,并不清楚,只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这段历史至今疑点重重。渔民们说,现在从沙琪港出发,渔船开到西沙群岛附近渔场,需要三天。这一耗时,与越南出版的古籍记录几乎完全一样。问题是,以古代越南人的航海能力,如何能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到达千里之外的西沙群岛?这是中国学术界提出的最主要疑问。如今的渔船都是机械动力,和黄沙队当年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中方学者怀疑,黄沙队巡逻,发现并实行主权的所谓“黄沙岛”,不过是越南附近领海上的小岛,比如距离沙琪港一小时航程的李山岛。

  事实上,李山岛也的确保存了很多有关黄沙队的遗迹,如庙宇、祠堂里相关的塑像,越南的官方诏书和渔民家族保留的祭文等。时至今日,这些都成了越南官方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近年来还建立了“黄沙雄兵”的塑像。每年4月或5月,李山岛会有一次类似于庙会的“黄沙兵替身祭礼”。老人们会吹响螺号,年轻人身着传统服装——与中国明清时代的乡勇服装类似——到庙中祭拜。然后,人们会把上面放置着士兵塑像的缩微船只模型,放入大海,以此作为祭奠。

  不过,如果细究,又有疑问。上述诏书祭文、庙祠铭匾,都是汉语写就。因为越南长期是中国的“藩属”,受汉文化影响近两千年。这种国际关系,如果一定要套用当代主权国家的标准来进行裁决,就极为生硬和怪异。

  对于“黄沙雄兵”的旧事,以及每年的仪式,沙琪港的渔民并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趣。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聊天时,他们更关注的是当下的生活和收益。

  如果风和日丽,渔船会离开沙琪港一路向东航行,到达西沙群岛周围下网捕捞,待满载之后回航,整个行程一般控制在20天到一个月。其净利润,一般在1500万至2500万越盾之间,折合人民币4500元至7500元。相对于种地,以及去附近的工业区打工,这个收入在当地来说相当不错。勤劳一些的船长,一般回港两到三天,卖掉所有的鱼并补充完给养就再度出发。

  “有没有和中国渔船发生过冲突?”《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渔民们都回答说:“以前是经常有的,最近四五年很少了。据说,是中越有外交谈判,不能随便抓扣对方的渔民。如果有越界,就驱逐。但如果是多次违规越界,还是要处理的。”所以,他们在打渔的时候,会远远看到中方的渔船,相互井水不犯河水。

  事实上,中越两国的渔业纠纷近十年来呈持续上升状态。最近的一次交手发生在5月18日。当天,5艘中国渔船在南沙海域打渔作业,遭到3艘越南炮艇的追袭,中方出动“中国渔政310”船进行保护。而在此前两天,中方扣留了两艘进入争议海域的越南渔船。

  每年5月16日至8月,中国都会公布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休渔令。而越南官方认为这是“侵犯越南主权”,每年照例抗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就此询问沙琪港渔民,他们回答说,越南的传统休渔,是在每年8月至9月,中方的休渔令,“对我们不起作用”。

【编辑:张志刚】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