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侵华日军遗留毒气调查:受害者无赔偿遇医疗困境

2012年08月05日 10:49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参与互动(0)
侵华日军遗留毒气调查:受害者无赔偿遇医疗困境
    5月24日,齐齐哈尔“8·4”事件受害者丁树文(前左三)及日本律师、友人走向东京地方法院。(图片来源:新华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新闻纵横报道了,九年前黑龙江齐齐哈尔市芥子气泄漏事件受害者如今的生活状态。2003年8月24号,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毒剂芥子气在齐齐哈尔市的一处工地被发掘,造成43人中毒,一人死亡。直到今日,受害者对日本政府的诉讼仍在进行。

  对日索赔案件为何总是步履维艰?历史与现实的纠缠之下,遭受日本遗留化学武器毒害的中国公民,健康又该如何保障?

  王成最后一次看到曲忠诚,是在日本的法庭上。但他见到的并不是曲忠诚本人,而是一段影像资料。在一次庭审中,84事件受害者委托的日方律师团成员李楼在法庭上播放了一段弥留之际的曲忠诚的画面。

  王成:唰!我眼泪就下来了,你说一个男的,受不了在那床上躺着,他就来回翻身,他内脏烧挺,烧挺朝他媳妇要个矿泉水,要冰镇的,他媳妇给他喝口水。躺着。一瞅,哎呀也是,成难受了,你说45岁,就是说现在45岁在大道上走,贼年轻啊。

  去年年底,曲忠诚罹患肝癌去世,成为了8·4事件幸存者中第一位离世的人。所有人都认为,曲忠诚的死和当年接触了芥子气有关。包括他的妻子楼玉。

  楼玉:我和医院说过这些事,他说这个绝对是有关系的,他说就是让这个毒气弄的他免疫力太低,就是体力太低,体质也不行,完了免疫力也不行,说容易各种病菌什么的,就是容易,要是体力体质好一点的免疫力强一点的,就不能这样。

  曲忠诚的死给了其他受害者很大的触动。曾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络的受害者们又开始走动起来。他们关注最多的还是各自的健康问题。

  受害者:大家伙都那啥了,有时候打个电话说,问他咋样,他咋样。

  热切关注的背后彰显的是,受害者对今后毫无保障的健康问题的担忧。

  目前,能够确定的日本化学武器泄漏对受害中国公民造成的人身伤害包括:死亡,终身残疾,致癌性病痛,皮肤、内脏、神经系统的各种疾病;丧失全部或部分正常生活能力和劳动能力。而对于由芥子气带来的后遗症的治疗,至今也没有行之有效的药物。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则是,“84”受害者基本都是农民工,或者城市劳工阶层,文化程度不高,没有医疗保障系统,面临后遗症反复发作及后续治疗的压力。

  受害者杨树茂:这院也住不起了,就是哪疼买点药,因为我是农村户口,有那个农合基本上不解决问题,我现在这四五年我都没上医院了,就是有啥病哪不行拍个片子,回来就哪疼买点药吃了得了,也不敢住院,现在住不起。

  实际上,并不只是8·4事件中的受害者遭遇到这样的困境。据公开报道,自1945年以来,日本遗弃的化学武器已经造成至少2000名中国人死亡。而84事件之后,国内至少还发生过四起类似事故。目前,日本遗留化学武器销毁工作进展如何?遭受日本遗留化学武器毒害的中国公民,他们的健康该如何保障?

  为了寻求出路,受害者们首先想到了对日索赔。从2004年开始,8·4受害者及家属向日本政府递交了诉讼请求书,要求日本政府赔礼道歉,给予受害者生活保障,清除遗留在中国的所有化学武器。一审判决中,日本地方法院承认了遗弃化学武器,以及因此对中国公民造成的伤害等事实,却以8·4事件是“个案”为由而驳回了受害者的诉讼请求。

  8·4事件受害者中方代理律师罗立娟:在法律上,既然承认了本案的侵权责任存在,侵害事实存在,你就应该对他这种错误行为承担赔偿责任,但是责任这块,却以各种理由推卸了,对受害者来说,这是不公平的。

  受害者不服判决,随即上诉。除了通过法律途径向日本政府寻求赔偿,不少受害者也想通过国内的保障体系寻求帮助。但至今他们也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救助方式。

  罗立娟:因为咱们的医疗保险,现在都是基本的医疗保险,而且像他们这种毒气弹受害者的那些项目的保险,不可能做为一个医疗保险来处理,因为你是伤害在前,而且这是一种后遗症行为。

  国内其他的保障体系也没有把化学武器受害者纳入保障范围。

  受害者:你说咱们这上政府要残疾证,干点啥。你说残疾没折胳膊没折腿怎么要残疾证啊,就低保,没法给你鉴定。都这么说了,日本政府给你们钱了,就认为你们有这个生活费,你就跟人家再解释我们这治病钱人家都不带相信的。

  遭遇到同样困境的并不只是8·4事件中的受害者。据公开报道,自1945年以来,日本遗弃的化学武器已经造成至少2000名中国人死亡。而8·4事件之后,国内至少还发生过四起类似事故。

  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规定,自1997年生效起,日本应在10年内,也就是2007年之前完成对遗弃在中国的化学武器的销毁工作。然而,日方通过向相关组织申请,将期限延迟至2012年。由于进展缓慢,如今,销毁工作截止的时间再次向后退了十年。销毁在华遗弃化学武器缓慢的进展,让罗立娟感到忧虑。

  罗立娟:因为日本遗留在中国的毒气弹很多,随着年头的增长,这种外包装,比如说铁桶啊,炮弹的铁皮啊,他可能都会有腐烂,既然腐烂就有泄漏,有泄漏就对环境,水源,人体都会有危害和损伤,那他可能赔偿就不是涉及到这几个受害者的赔偿了。

  对于目前化学武器泄漏的受害者所面临的困境,长期关注对日索赔问题的浙江省政协委员王选认为建立完善的保障机制势在必行。

  王选:对于所有的化学武器泄漏受害者的处理问题,要建立一个机制,要寻找受害者。然后要根据他们的情况要给他们医疗,生活救助。这个机制要透明,他这个救助应该是终身的,应该是根据他的身体情况国家不断的给他救助,保障他的健康和生活。(记者韦雪 实习记者谢彤飞)

【编辑:马学玲】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