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日本学者海南调查日本侵琼史:内心震撼而复杂

2012年11月03日 15: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社三亚11月3日电 题:日学者赴琼调查日本侵琼史:内心震撼而复杂

  中新社记者 张茜翼

  “每次到海南调查,听老人说起当年日本军队火烧村庄、残杀当地民众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震撼也很复杂,为什么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第22次到海南调查日本侵琼史的日本海南岛近代史研究会创始人佐藤正人,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日本朝鲜史研究所学者佐藤正人的本职工作是将英文版历史、经济类资料翻译成日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参加日本民间组织“查明纪州矿山事实真相的自治会”,偶然得知日本侵略海南岛掠夺铁矿的情况。为追查真相,1998年6月,他和自治会会员、在日本工作的韩国学者金静美首次到海南。

  一套海南编印的名为《铁蹄下的腥风血雨——日军侵琼罪行实录》的丛书,是佐藤的寻访线索。记者看到,书上已做了许多标记。

  从1998年至今,佐藤正人和同伴们先后去了120多个村庄,已实地调查三亚田独万人坑、石碌万人坑、“朝鲜村”、羊角岭水晶矿、日本侵琼三亚航空基地司令部、慰安所等日军侵琼遗址,走访当地乡村幸存老者。

  21世纪初,海南“慰安妇”林亚金到日本提起索赔诉讼,佐藤还和会员们一起赶赴东京为林亚金声援,抗议日本政府,希望还她公道。

  让他忘不了的还有在文昌市重兴镇群先村委会的昌文村、白石岭村和排田村,分别有“百人墓”、“四十人墓”和“八十八人墓”的纪念碑和纪念亭,3块墓碑都写有“血海深仇”的红色字样……

  记者此次随佐藤等人,从北到南穿越海南中部进行走访,目前已走访了儋州市、白沙县、东方市、三亚市的数个乡村。

  “1939年11月3日,农历9月23日,日本侵略者杀死村里93位乡亲,烧毁30多间民房,强奸4名村姑,连几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海南东方市旦场村的5名80多岁的老阿公在村里的大榕树下,向佐藤等三人讲述当年日军侵略旦场村的暴行。

  为了记住这段历史,旦场村一位民间歌手悲愤地唱出了一首长达300多行的民歌《日军惨杀旦场同胞——哀叹长恨歌》。“日本他来欺负我,打我死千又死万。人我他用机关扫,房我他用炸变塘……”一位老阿公用当地方言唱起这首歌时,旁边的阿公湿了眼眶。

  佐藤说,这些年来,他走过海南200多个村庄,采访过300多个人,但是这一次却是最难忘的。“虽然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但是哀怨的曲调,听起来让人痛心,日军侵略犯罪不可饶恕。”

  每到一处,佐藤都会找到当地见证日本侵琼的老者,提出这样的问题:“日军当时过来是什么情况?那时候他们来了多少人?”“日军来到村子做了些什么?”“他们什么时候撤退的?”“后来你们是怎么过的?”……

  在儋州市东成镇,当佐藤向81岁的当地老人张世荣问道:“日军杀了村里那么多人,让你们生活那么艰苦,你对日本人有什么看法?”

  “恨。”老人说完停顿了一下,擦了下湿润的眼角。佐藤也沉默了。

  佐藤说,1939年至1945年,为了把海南岛作为侵略东南亚及太平洋的军事基地,日军和日本企业在岛上修建机场、港口、铁路,开发矿山、电力,掠夺资源。为了压制民众反抗,日军火烧村子,残杀当民民众。“日本政府、日军和日企当年犯下的残害暴行,就像发生在昨天!”

  “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历史的真相,让青少年不要忘记历史,”佐藤说,他每年到海南来探访,是因为这里成千上万死于日军侵琼期间的冤魂,含着血泪的悲号让他寝食难安。(完)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