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央部门明日或公开去年决算 三公经费有望更细化

2013年07月17日 03:45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昨天,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中央部门或于明日向社会公开2012年决算报告。这意味着,新一轮中央部门去年的“账本”即将揭开面纱。

  昨天,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中央部门或于明日向社会公开2012年决算报告。这意味着,新一轮中央部门去年的“账本”即将揭开面纱。

  这也是自2010年中央部门首次公开部门预算以来,连续第4年公开预决算报告。

  按照有关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批准中央决算后,财政部应在20日内批复中央部门决算;中央部门收到财政部批复后,即可公开本部门决算。

  此前,据本报统计,已有82个中央部门率先公布了2012年“三公”决算情况。按照国务院办公厅要求,今年中央部门“三公”经费有望进一步细化公开。

  释疑

  公开程度是否提高?

  部门行政经费去年首次公开

  去年7月19日,超过90个中央部门同日集中公布了2011年决算报告。和上一年相比,决算公开的程度有所提升,大多数部门公开的表格从原来的2张,增加到了6张。除了包含各部门收支整体情况、财政拨款收支情况之外,还包含政府性基金的支出。

  此外,各部门的行政经费首次向社会公开。多个部门在决算报告中附加了说明,比如行政经费的概念、统计口径等。

  不过,对于决算报告的公开程度仍存质疑声音,比如像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等支出,没有细化到项,未体现人员工资福利等。

  “三公”决算能否再细化?

  各部门应对经费解释说明

  包含因公出国、公车购置与运维、公务接待的“三公”经费到底花了多少钱,是公众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去年,“三公”经费的公开中,已有很多部门主动公开了出国团组和人次、公车的保有量和新购车数量及价格等信息,更有助于公众监督。但是,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一些部门公开程度不足,出国的目的、效果没有体现,公务接待费用比较模糊等。

  记者获悉,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对于信息公开的要求,已提出中央部门细化“三公”经费的解释说明,公开车辆购置数量及保有量、因公出国(境)团组数量及人数、公务接待有关情况等有望全部公开。

  国企利润上缴970亿九成返还

  仅50亿用于社保等民生支出;专家称国企上缴利润比例仍偏低

  新京报讯 财政部昨日发布2012年全国财政决算。数据显示,2012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970.68亿元,其中9成都返还,调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社保等民生支出的费用为50亿元;国有股减持收入补充社保基金支出20.1亿元。

  国企上缴红利过低一直备受诟病。相关数据显示,以上年实现利润按比例征收央企红利为主而实现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008年、2009年分别为547.8亿元、873.6亿元,2010年约为440亿元。而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10年国有企业累计实现利润近2万亿元,只拿出5%左右上缴“红利”。2012年,国有企业利润收入2.1万亿,但上缴体现于财政收入中的仅970.68亿元。

  而在支出方面,绝大部分国企上缴利润又通过各种模式返还给了央企。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曾康华表示,国企利润上缴比重一直备受争议,主要是因为国企相对民企而言,占用了过多的社会资源。争议的是国企应该承担多大的社会责任问题。在现有的机制下,要逐步打破垄断,让国企和民企在一个起跑线竞争。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从当前看,国企上缴利润低的仅为5%,多的也不过15%,比例还是偏低。

  财政部长楼继伟近日也表态说,目前国企利润集中到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的比例还不高,留给国企利润较多,主要考虑这些国企有些历史问题还没完全解决。今后将会不断提高国企利润上缴到公共预算中的比例。

  【焦点】

  城乡社区事务实支出超5倍

  从2012年中央公共财政支出情况看,住房保障支出预算2117.55亿元,实际支出2601.57亿元,决算数是预算数的123%;而城乡社区事务预算额87.25亿元,实际完成额445.43亿元,决算数是预算数的510.5%。

  缘何城乡社区事务会增加这么多?曾康华表示,城乡社区事务包括城市、农村环境卫生、公共设施、一些管理、维护事务等多项支出。在当前城市管理越来越精细化的情况下,很多职能会逐步下沉,需要地方落实解决,因此就会有大量钱转移支付到基层。这些支出主要是民生类开支,增幅较大是大势所趋。

  其他支出实际支出占预算10%

  从2012年中央公共财政本级支出情况看,在其他支出一项,预算额为408.46亿元,决算额仅仅38.31亿元,决算数是预算数的9.4%。

  被称为“中国申请预算公开第一人”的吴君亮表示,其他支出就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面放,一些不应该的支出可能就通过这样浑水摸鱼。

  曾康华表示,一些会议、培训、出国等费用,可能在一些固定科目内没办法支出,就纳入“其他支出”里。而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幅走低,财政资金逐步紧张,一些可花可不花的资金就会逐步压缩,因此导致其他支出大幅度下降。

  巨额转移支付致“跑部钱进”

  从财政部公布的数据看,转移支付的额度依然很大。去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实际额度达到40233亿元,其中一般性转移支付21429亿元,专项转移支付18804亿元。

  曾康华表示,过高的转移支付,是分税制国家的特点,这一方面是中央平衡地方财力的举措,同时也可以加强宏观调控能力。但这种方式,很可能导致“跑部钱进”的出现,甚至今后有加剧的趋势。

  曾康华表示,一个地方为了上一个大的投资项目,可能多渠道要钱,这在“跑部钱进”的同时,还可以导致从多个渠道拿钱,出现财政资金的浪费,这在专项转移支付上表现尤其明显。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蒋彦鑫 温薷

【编辑:邓永胜】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