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3月12日热搜词:政协会议闭幕 李克强忆知青岁月

2014年03月12日 16:4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3月12日热搜词:政协会议闭幕李克强忆知青岁月

  中新网3月12日电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完成各项议程,12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据360新闻热搜榜单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政协会议闭幕、李克强忆知青岁月、赵本山委员去哪了、司法改革方案将公布、五一长假暂未研究恢复等成为今日网友关注的焦点。

  全国政协会议闭幕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完成各项议程,12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会议开得圆满、成功,充分发挥了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生动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生机与活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会上指出。

  俞正声在闭幕辞中指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全面深化改革,尤其需要我们始终坚持正确方向,不断夯实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尤其需要集思广益、汇集众智,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稳扎稳打地前进;尤其需要广泛凝聚共识、协调利益关系、化解社会矛盾,汇聚强大正能量。

  回顾9天会期,大会共举行全体会议5次、小组会议8次、界别联组会议1次、提案协商办理会1场……多种协商平台,为政协委员们提供了广阔话语空间。闭幕会还表决通过关于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的决议、有关提案审查情况的报告。

  据介绍,截至3月7日14时,本次政协大会共收到提案5875件,经审查立案4982件,重点聚焦全面深化改革和诸多热点、难点问题。

  李克强忆知青岁月

  日前,在政协经济、农业界别联组会上,李克强回忆起了自己的“知青”岁月。

  “当年我在安徽凤阳插队,当过生产队的‘头儿’,也当过大队支部书记。”李克强说,“当时我每天起得很早、睡得很晚,生产队每个人的生产任务,这个人插秧、那个人挑担子,都安排得无一遗漏。”

  但即便是这样,村里人还是吃不饱。李克强回忆说,生产队缺粮严重的时候,他甚至需要拿大队的公章,给村里的妇女儿童开“逃春荒”的证明。

  “结果呢,承包制一推开,生产队基本不管了,农民自己种田,想种什么、该种什么,自己来谋划,温饱问题几年内就解决了!”回想起当年,李克强连连感叹,“过去30年的经验证明,改革确实是最大的红利,因为它调动了千千万万人的积极性,激发了市场的活力,也释放了社会的创造力。”

  赵本山委员去哪了

  3月11日上午,全国政协最后一次小组讨论召开。文艺28组里的48名委员中,赵本山等17位委员缺席。文艺28组组长陈晓光说,查一查赵本山干什么去了。

  陈晓光自嘲称政协小组长就是“看门的”。“也挺为难,”停顿了好几秒,这位文化部原副部长才接着说,“都有事,在座的很多都是现任的院团长,一把手,时不时就有点事,不处理也很麻烦。有些委员,开着开着会,觉得太长了,或者听着不着调的发言太多了,不耐烦了,我也能体谅。”

  坐在陈晓光左手边的,是81岁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她被同组委员称为“每天最早一个到的”。3月9日上午,小组讨论开始前,她攥着放大镜,凑近出勤表慢慢移动着,然后嘟囔了一句:“我们文艺缺勤的最多,特邀人士比我们还多一点。”

  “明天啊,大家尽量保证出勤。”陈晓光说,“对了,查一查赵本山干什么去了。”此时,文艺28组里的48名委员中,赵本山等17位委员的桌签那里只有空气。

  司法改革方案将公布

  11日,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参加辽宁代表团全体会议,审议“两高”报告。曹建明提到,不久前刚参加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专项小组会议,中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

  曹建明坦言,有些改革目标明确、路线清晰,有些改革路线图还没有完全清晰,比如“省以下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就是个重大课题,由于各个地方发展不平衡,还需要中编办、中组部、财政部、两高联合调研,听取意见,目前这方面的工作在推进中。

  有分析认为,公开化、去地方化和去行政化构成了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的“三个棱角”,核心是确保法院、检察院独立行使职权,以维护司法公正——在2012年发布的《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中,这一方针被正式确认为司法改革的“根本目标”。

  五一长假暂未研究恢复

  全国政协常委、国家旅游局局长、全国假日办主任邵琪伟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2013年年底国务院发布的决定中,春节是初一、初二、初三放假。这个决定才实施了一年,什么时候可能修改,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答,不过已经在收集各方意见。

  春节能给老百姓多放几天假吗?对此,邵琪伟表示这个问题涉及的面太宽了。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国家还面临着经济下行挑战,要发展、改革、稳定,就要进行综合的研判。五一长假能否恢复,这个问题也还没有研究。

  对于带薪休假,假日办能否率先落实这一制度的问题,邵琪伟说,“过去我一天带薪休假都没有休过,去年休了两天,加上周末才四天。”他表示有很多工作人员向他反映,说领导不带头,我们就休不了。“落实是一个过程。国际上从提出制定这一制度,到完全落实,花了三四十年的有,五六十年的也有。有资料显示,现在中国有1/3左右的人带薪休假了,一半左右的人休了一部分。”(完)

【编辑:王珊珊】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