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报告:打造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升级版 发挥高地作用

2014年09月26日 15: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网北京9月26日电(陈伊昕)26日在北京发布的《大湄公河次区域蓝皮书》建言,中国要将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合作作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依托,打造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升级版,发挥好GMS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中的高地作用。

  9月26日,云南大学大湄公河次区域研究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2014年大湄公河次区域蓝皮书——《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发展报告(2014)》。

  GMS国家的政局变动、资源民族主义发酵、域外大国介入等因素

  将使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

  如蓝皮书所言,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国家政局出现不同程度的动荡。2013年以来,大湄公河次区域内泰国和柬埔寨的政局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动荡,尤其是泰国的政局动荡已经导致流血事件的发生。政局动荡已经对泰国参与次区域合作的信心和精力造成了影响。

  蓝皮书注意到,次区域内的合作项目也成为泰国政治力量角力的牺牲品,如中国和泰国签署的“大米换高铁计划”在泰国政府和反对派的角力中被迫搁浅。

  与此同时,次区域内资源民族主义和环境民族主义继续发酵。环境民族主义是泛环保主义的产物,是一种对国家生态环境问题的民族主义情绪,认为外国投资者不能为了盈利而对投资国的生态环境造成任何影响。

  蓝皮书举例指出,近年来,缅甸的资源民族主义和环境民族主义都有所抬头。尤其是在具有西方国家背景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煽动、挑拨下,缅甸的资源民族主义者和环境保护主义者都变得更加活跃,他们通过游行示威给政府当局施加影响力,最终导致外来投资项目停工、搁置。

  “中国企业在缅甸投资的标志性项目密松电站的搁置、莱比塘铜矿的停工都与缅甸的资源民族主义和环境民族主义密不可分。”蓝皮书称。

  此外,域外大国的持续介入,也使得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蓝皮书指出,近年来美国、日本和印度都加大了对大湄公河次区域的战略投入,以期达到削弱中国影响力的目的。

  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拥有坚实历史基础

  但也将面临内外因素的不断挑战

  蓝皮书指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在政治上有着相似的历史命运。近代以来,中国和东南亚都曾经沦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都经历过反帝反殖、争取民族独立的建国历程,在20世纪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历史进程中,始终相互同情、相互支持,都是在二战后建立了独立的民族国家。

  中国与东南亚在经贸交往上源远流长并有着共同的发展愿景。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南方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也是中国明代著名航海家郑和七次远洋航海的必经之地,千百年来双方互通有无,商贸交往从未中断。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潮流的背景下,中国与东南亚国家都更加重视发展本国经济,各国都把发展经济作为中心任务,并且围绕发展经济对各自的内外政策进行重大调整。

  此外,中国文化与东南亚文化的交往源远流长,且双方具有不同程度的“亚洲价值观”。中国文化通过官方往来、经商贸易、宗教传播及迁居海外的华侨华人等多种形式对东南亚国家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入的影响,在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和制度文化三个层面上都有体现。在价值观念上,双方都不同程度地具有“亚洲价值观”的特征。

  蓝皮书提醒,虽然拥有上述坚实的历史基础,但在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过程中,仍面临来自内外因素的不断挑战。

  其中,从内部因素看,影响中国与东南亚关系的老问题包括南海主权争端、华人华侨问题以及“中国威胁论”等。从外部因素来看,影响中国与东南亚未来关系发展的因素则包括东盟的大国平衡外交,美国、日本和印度与中国竞争对东盟的影响,等等。

  蓝皮书指出,域外大国加大对东南亚的战略投入已经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继续深化的不确定性因素。

  中国应从多角度、全方位推进大湄公河次区域建设

  发挥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蓝皮书指出,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是当前中国实践“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新理念的重要对象,中国要将GMS合作作为“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新理念的实验田。中国要坚持互利共赢的原则,通过变“国之交为民之亲”、以诚相待、为次区域合作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将自身的发展惠及次区域其他国家、包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的多样性等理念推动GMS合作向纵深发展。

  蓝皮书建言,中国要将GMS合作作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依托,打造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升级版,发挥好GMS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中的高地作用,进一步深化战略沟通与互信,推进次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力争在更高层面、更大范围内发挥合作潜力,共建“发展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具体而言,中国要着力推进次区域安全合作。在推进GMS合作过程中,要坚持新型安全观,在规划经济合作项目的过程中,认真考虑该地区的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深化有关合作机制,增进战略互信,维护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安全环境和合作环境。进一步加强边境治安整治,加大对贩枪贩毒、非法入境等突出问题的查处力度,强化边境维稳情报信息收集研判,建立健全与周边地区的警务合作、协调联络、互助救援、应急响应等机制。

  与此同时,中国要进一步深化区域金融合作。加快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GMS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重要的资金支持。加快推进人民币区域国际化进程,推进多边贸易结算合作,建立中国与次区域国家间以人民币为中心的跨境资金支付结算体系,逐步推进区域内经济体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并积极推动金融机构互设分支机构,构建区域性人民币结算机制,进一步巩固提升人民币在区域内的地位与作用。

  此外,中国要促进GMS与相关机制的战略对接。蓝皮书认为,中国要认真研究GMS合作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及“一带一路”建设的相互关系和战略结合点,遵循开放包容、相互促进的原则,充分利用已有的基础条件和合作机制,实现相关战略规划的相互衔接和最优化配置,助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跨区域合作。(完)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