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沉船事件中被救人员:船翻只用了半分钟到一分钟

2015年06月02日 23:40 来源:新华社  参与互动()

  可能只几分钟,“东方之星”就翻了,把数百个家庭丢进焦虑和悲痛的苦海。这块长江游轮曾经的“招牌”在6月1日晚上成为456个人(405名旅客、46名船员、5名导游)的“泰坦尼克”。

  截至2日18时,此次翻船事件救出19人,其中14人生还。交通部说,救援仍在紧张进行,生还者可能继续增加。

  一次充满期待的旅行

  5月28日下午1点15分,这艘“21岁”的大船从南京五马渡出发沿长江而上。业内俗称服役期15年以上的船舶为“老年船”,这次用在“东方之星”身上算得上名副其实。

  船上405名游客中多数来自上海协和旅行社组织的“夕阳红”老年团。团员年纪在50岁到80岁,是现实生活中人们熟悉的那个群体——忙了一辈子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爸爸妈妈们。

  五月底六月初是三峡及沿途旅游旺季,山清水秀,气温也不高。相对陆上行程,游轮游行程安排相对松散,对体力较差的老人来说白天慢慢玩,晚上好好休息再合适不过。“东方之星”算不得豪华游轮。旅行社的宣传单说,价格最高的是一等舱二人间平铺2298元,最低的是三等舱六人间上铺1098元,这种“超低价”显然也易获得老人的青睐。

  上海人张建伟的老伴参加了老邻居组织的这次长江游。28号早上,他把老伴从上海的周浦送到人民广场,然后老伴随团队坐大巴去南京登船。“送上大巴时,大家都很高兴,我老伴也是,老年人节约,难得出去游玩一下。”张建伟回忆说。

  这本是一个令人充满期待的旅程。十一天,从南京溯江而上,1400多公里,两岸无限风光,6月7日抵达终点重庆。

  有人要看看教科书里提到的巫山神女峰,感受“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舒畅;有人要去赤壁古战场,实地领略三国风云;有人要看看三峡大坝,毕竟这巨大工程让人生出“驯服长江”的豪迈……。这一趟,有些人是自掏腰包“潇洒走一回”,也有些人是儿女尽孝、为父母买单。

  28日13时30分,在上海的小王收到了父亲王菊民发来的“报平安”短信:“我已经上船了,船也开始开了,一切都很好,请放心。”这是老王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出游,小王有点担心,回复“好的,当心你的手”。

  29日9时15分,老王因为前一天晚上没打通女儿的电话,赶忙在早上给小王发了短信:“小美女醒了吗?昨天晚饭时间不在家吗?我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是否到外面吃饭了。我这里很好就是吃的减肥菜,其他都很好……”

  在接下来的几天旅途中,小王一直与老王通过短信和电话保持联系。和父亲的通话时长往往很短,因为“漫游多花钱”,他舍不得。

  张建伟也会每天早晚给老伴打个电话,“我时常嘱咐她玩归玩,自己当心。”他一直计算着的老伴的行程,“哪一段时间到哪我有数,船上水了就很慢了。”

  这样的例行问候一直延续到1日晚,谁都没刻意多说几句。

  那天傍晚时分,人们结束了在湖北赤壁的游览后上船休息。大家看了赤壁摩崖石刻、周瑜塑像、参观拜风台、凤雏庵、翼江亭。这些曾经听闻的名词出现在眼前,让61岁的殷老爷子很兴奋。

  他和老友约好寻访三国故地,回去好给8岁的外孙讲讲《三国》里的各路英雄,这天算是了了一个心愿。睡前他跟在南京的外孙通电话,祝他儿童节快乐,小家伙甜甜地说等爷爷回来。

  晚上9点,张建伟和老伴通了一次电话,“她问我上海热吗?我说上海31度,她说这里狂风暴雨,当时她说船在风雨中行驶。”

  当时,他不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跟妻子通话。灾难即将来临。

  “好像碰上大麻烦了”

  事发前,43岁的随团旅行社工作人员张辉正在计划次日行程。一些老人已休息了。外面突然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五月底六月初,是长江流域的雷雨季,也是航行的高危季。

  “雨大都打在船的右侧,很多房间都进水了,就算把窗户关上也有水渗进来。”张辉回忆。

  大约是21点20分,不少房间进水的游客忙着把打湿的被子和电视机搬到大厅,张辉也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走回左侧的卧室。这时,他发现船倾斜了:“倾斜度很大,有45度。一些小的瓶子开始滚落,我捡起来,它们又滚落了。”

  他觉得不对,跟同事说:“好像碰上大麻烦了。”语毕,船翻了。“只用了半分钟到一分钟。”

  他们俩人各抓起一件救生衣,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向上爬,等到爬出窗户,水已到脖子了。

  “天很黑,船继续翻。”张辉不会游泳,也来不及穿上救生衣,只好抓着救生衣一路漂下去。最初,他看到四周有约20人漂在水面,还有人呼救。约五分钟后,他还听到三、四名求救者的声音,半小时后,再听不到人声了。

  22点10分,岳阳长江水上搜救中心接到“铜工化666”船员来电,称该船在天字一号北岸因暴雨抛锚时,看见两个人在离船20米处往下漂,雨大无法施救,便报警了。后经核实,那正是“东方之星”生还人员。

  “铜工化666”运输的是危险品,1日从湖北枝城卸完货返空回铜陵。大约21:10分,船顺流而下,与逆流而上的“东方之星”相遇。这是“东方之星”出事前最后一次被人看到。

  船长李永军说,“当时雨大得不得了,风估计至少7级”,“江面上能见度很差,就像下雾一样,雷达被雨干扰了都扫不到东西”。当时两船距离约有30米,但李永军已很难看清“东方之星”。

  中国气象局专家组在实地查看后说,长江沉船事发时段当地出现龙卷风,持续15-20分钟,风力12级以上。

  李永军决定让船抛锚避雨。约22:10分,他正和船员聊天,突然听见江上有人喊“救命”。

  “当时根本看不清,听声音判断离我们有一、二十米”,李永军说,接着又看到一个人,“这次能看清,抱着救生圈。雨太大,根本没法施救,我就冲他喊,往岸边游!”

  接到报警的海巡艇冒风雨于23:51分救起两人。这两人告知,“东方之星”翻沉了。

  无法接通的电话

  上海市闸北区天目西路联通国际大厦29楼的上海协和旅行社门外,2日一大早就挤满了来打听消息的人们。紧闭的办公室大门上是手写通告,称公司负责人已赶往湖北事发现场,留下了两个“无法接通”的电话号码。

  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家属:他们表情相同——无助、焦急和失落。另一个共同特征是人人紧握手机,而最想要打通的那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父母,他们的命实在太苦了。”王盛哭着瘫软在地,“又不是在海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不该让他们去。”

  四月,王盛的父母在报纸上看到旅游广告,觉得价格实惠,就去旅行社报名了。王盛出于孝心,为此次旅行买了单。“他们离家时开开心心,爸爸72岁,提议要去看三峡,但旅行社一定要家属陪同。妈妈就陪爸爸一起去了,妈妈65岁。她本来不想去。早知道我陪爸爸去,至少我年轻,有力气,会游泳,说不定还能救爸爸。我对不起他们。”王盛低下了头。

  1日傍晚5点,他曾给父母打电话,“是妈妈接的,她说一切都好,让我照顾好自己。当时电话非常短,也没有和爸爸通话,早知道这样,就多打一会儿。”

  小王也无助地挤在等消息的人群中。“爸爸,等你回来,我要多烧点好吃的……”她已泣不成声。

  千里之外的湖北,在冰冷的江水了冒着“冰雹似”的大雨游了一晚的张辉终于熬到到天亮,他看到了河岸!抓住漂浮的树枝和芦苇,他拼命向岸边划。第一脚踏上一块石头时,他怀疑是幻觉。

  一个晚上,他从湖北漂到了湖南,此处是岳阳,距离事发地50公里。

  被送到医院的张辉要求给家里打电话,第一句就是“我还活着”。妻子和15岁的儿子听说了翻船,本以为他凶多吉少,经历了大悲大喜的家人哭声一片。

  “每个屋子里醒目的位置都有救生衣,游轮也是敞开式的,如果不是这么快,应该会有更多人获救。”说到这里,他哭了起来。

  张辉是此次最早获救的人之一。而目前此次翻船事故已确认救出19人,其中14人生还,这意味着,出事20多小时后,仍有400多人失联。

  翻船事件已过去23小时,交通部继续派潜水员加紧搜索舱室,扩大水面搜寻范围,并加强对事发点沿江两岸的搜寻力度。人们期待奇迹发生。

  六一是这次旅行的第五天,“东方之星”第七天才到宜昌,那是此行重头戏——游三峡的开始。

  南京五马渡,民间俗语——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这本是吉瑞之兆,却成为“东方之星”上很多人不归路的起点。

  他们最终也没有看到三峡。

  执笔:易凌、白旭、薛艳雯

  参与采写记者:杨绍功、贾远琨、朱翃、黄安琪、张梦洁、明星、牟旭、赵宇飞、韩振、刘景洋

【编辑:王永吉】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