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从打破壁垒到跻身尖端 “国之重器”无人机传奇

2017年08月07日 05: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从打破壁垒到跻身尖端“国之重器”无人机传奇
    无人机方队。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赵迪/摄

  7月30日,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由40架三型无人机组成的无人机方队,以空军和陆军混编模式,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首次威武亮相!

  这是无人机方队第三次在我国阅兵中公开展示,也是西北工业大学自主研制生产的无人机,第二次以整个方队入列阅兵式,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自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架无人机,几十年来,西工大不断书写着关于翱翔的精彩传奇。

核常兼备导弹方队
核常兼备导弹方队

  先进无人机系统展示“新质战斗力”

  朱日和,这个蒙古语意为心脏、勇气和胆量的地方,烈日灼灼、旷野莽莽。检阅台前,“1927-2017”字样和八一军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此次阅兵中展示的三型无人机,分别是某新型通信干扰无人机、某新型雷达干扰无人机和某新型反辐射无人机,为我军无人机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对敌预警探测,对敌指挥通信体系进行断链、致盲、破网,达到预期作战目的。

  与此同时,远在千万里之外、位于西安高新区的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所(即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尽管是周末休息时间,研究室和厂房内,依然是一派火热的场景。

  车间内的试验设备上,密密麻麻布满线缆、传感器;实验室内的电脑前,忙碌的技术人员,个个汗流浃背,间或传来几声金属撞击声、电机轰鸣声和键盘的敲击声。

加受油机梯队
加受油机梯队

  经过50多年发展,西工大已成为我国最大的高端中小型无人机科研、生产基地。作为学校成立的高科技企业,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正是承担三型无人机系统研制的主体单位——阅兵式上,空、陆军混编模式的无人机方阵,正是从这里飞向祖国的天空。

  如果说雷达是“盾”,反辐射无人机就是“矛”。目前,反辐射无人机已成为无人机在电磁对抗领域的重点发展方向——通过在无人机上加装被动导引头和战斗部分,长时间压制地方雷达,一旦发现雷达信号,反辐射无人机就可以跟踪直至摧毁敌方雷达系统,从而有效掌握未来战争的制电磁权甚至是制信息权。

  实施通信和雷达干扰的无人机,则可以有效阻断干扰对方的雷达和通信设施,从而掩护己方顺利进行作战任务;反辐射无人机,则是作战“多能手”,从上世纪70年代末始,欧美等多国即展开研制,20世纪90年代已有多个型号反辐射无人机装备部队。

  此次,无人机方队以空军和陆军混编模式参阅,体现了联合作战的特点,新型无人机也被誉为“我军新质战斗力的重要力量”。

电子对抗方队
电子对抗方队

  无人机研制的“国家队”年少当家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做世界领先的反辐射无人机?”部队首长发问。“这是国家给予我们的至高荣誉。”爱生公司负责人回答,“西工大是无人机研制领域的‘国家队’,要做就要做好。”

  经筹划,上世纪末,由西安爱生担任总师单位的某型反辐射无人机系统正式列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项目研制团队,是名副其实的“年少当家”,项目总设计师和几位副总设计师大都是30岁出头的年轻人。

  正是这支用青春担当的队伍,成就了我国无人机研制的不凡历程。——“那个时候,就不知道累!实验室里干到半夜,钢丝床上躺两三个小时,凌晨起来接着干。”回想起那段岁月,科研人员十分感慨。

  立下“军令状”,面前横亘的却是众多困难。

坦克方队
坦克方队

  第一重难关——能力。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该型反辐射无人机都是一项重大创新,研发能力需要提升一个层次。可是如何提升?关键技术、难点项目如何攻克?都让项目组大费周章,“压力山大”。

  第二重难关——时间。研制周期仅为国外同类飞机的一半,各项工作节点精确到天,任何一个重大节点保不住都可能导致“后墙倒塌”。项目团队实行的是全年365天无间断工作,一张行军床、一席军大衣,还有塞满了烟蒂的烟灰缸……

  第三座大山——壁垒。在先进无人机领域,欧美等发达国家早已给中国人织好了一张大网,处处封锁、层层设防。无论是关键技术,还是原材料、加工工艺等,一概说“No”。要想直接从“填补空白”到“世界领先”,登峰之难可想而知。

  2001年7月,项目初样机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原计划用进口发动机进行试验,出口国却单方面撤销了该型发动机的出口许可。

  没有了发动机,项目组面临严峻考验。

  “中国需要自主研制高质量航空发动机,否则老是让别人掐着脖子,国家就没有安全可言!”项目总师的话掷地有声。在各级组织支持下,团队决心尽快研制出自己的新型发动机。

  他们废寝忘食投入研究,翻阅资料、查找数据、反复试验……在科学的道路上进行着辛勤的跋涉。终于,首批7台发动机样机研制成功,一举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

武警特警方队
武警特警方队

  用责任与担当构筑“国之重器”

  信息时代,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机、大型电子战飞机被称作“军事力量的倍增器”,属于“关键的少数”……如果受制于人,无异于给自己套上了战略枷锁。在西安爱生,身着蓝色工装的研发和生产人员最清楚:他们的工作,一边联系着国家安危、国防强盛,一边关系着前方将士的生命。“我们要用自己的智慧和知识,为国家做点实在的事。”江卫国表示。

  “新型无人机系统必须依靠大集团作战,大系统就需要大合作、大协调、大组织。”西安爱生分别作为三型无人机系统的总师和副总师单位,负责协调组织学校内外,积极对接其他研制生产单位,保证政令和信息的畅通。

  据粗略统计,三型无人机系统分别聚合了几十家单位,如果算上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商,数量达到上百家。参与研制单位分布全国各地,如何实现资源的优化?

  “365”工作制、并行工程、异地协同,虽然立项时间不同,但从一开始,三型无人机系统项目发起的就是全线集群冲锋,是在全国范围的“非线性”作战,不分任务分工,每个成员都是冲锋陷阵的战士。

  “干军工项目,不单要讲奉献、攻坚克难,还要有不怕死的精神。”科研人员康正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信息通信保障方队
信息通信保障方队

  那是一个秋日下午,某型无人机系统进行第二次科研试飞。正常起飞至预定高度后,系统突然出现异常——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未按规定完成任务!”

  “系统复位,重新进入试验程序。”然而,故障无法排除,二次试验失败,只能紧急迫降。这一刻,气氛紧张起来——这可是一架携带了战斗部的无人机。幸好,飞机坠落在10多公里外的荒野,人员安然无恙。

  接下来怎么办?按照操作规程,携带战斗部的设备试验失败,应该现场组织销毁。为最大程度保障人员生命安全,不允许组织抢救拆解。惊魂未定的人们,看着远处的无人机,一时都愣住了……

  “哎呀!数据还在里面。”不知谁大喊一声,大家这才回过神来。

  “要把数据抢出来!”几个技术人员边喊边冲了出去。“你们疯了!万一飞机爆炸怎么办?”在场的部队官兵把他们死死抱住。但这些参试者完全忘了危险:“那些数据太珍贵了,几年的心血呀!要是飞机毁了,型号就要从零开始,时间根本来不及了!”

  被他们的无畏打动,经过短暂考虑,部队干部陪同他们,硬是把数据抢了出来,并安全“救回了”飞机。

  经过缜密排查,原来是一个元件焊接头上的松香,因受潮松动导致故障。“要是那次直接引爆飞机,我们就可能要重新归零,耽误好几个月。”接下来的时间里,团队顽强地完成了各项试验任务,保住了一个又一个关键节点。

  作为我国著名的研究、开发和生产系列中小型无人机系统及其动力装置的高科技企业,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确认为中国最大的中小型无人机科研生产基地,并入选“中华之最”。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吉翔】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