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退伍老兵徒手制服持刀歹徒受伤 为训练服受损惋惜

2018年01月06日 08:42 来源:解放军报 参与互动 

  “每一名老兵都会义无反顾”

  袁熊 孙鑫  严秋涛

  凌国富,1976年4月出生,1996年12月入伍,1998年10月入党,2004年12月退伍,军龄8年。

  前些日子徒手接坠楼女牺牲的保安李国武,是退伍老兵。今天我们要走近的这名徒手制服持刀歹徒受伤的保安凌国富,也是退伍老兵。有人说得好:“对军人来说,善良和勇敢并不是来自选择,而是本能。”或许平日里,他们看起来很平凡,但老兵的本色,却让他们在危险面前,呈现出耀眼的高光时刻。

  身穿蓝白相间条纹的病号服,手上裹着厚厚的绷带,前额的头发剃掉一块,清晰可见近10厘米长缝针的伤口……2017年12月5日,在广东省珠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普通病房内见到凌国富时,若不是医护人员介绍,笔者很难将眼前这个面容有些憔悴的中年男人与“英雄”二字联系起来。

  “我是保安,就该把他抓了。”

  2017年11月30日凌晨5时许,尖锐的警报声划破珠海市宁静的夜空。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药店保安、退伍老兵凌国富躺在救护车中,身上那件从部队带回来的体能训练服多处被撕破,胸前的八一军徽被鲜血浸红……

  1个小时前,珠海市某药店内,刚值完夜班的凌国富正在更衣室换衣服。“救命啊!有人抢劫!”突然,店里传来呼救声。凌国富冲出更衣室,只见药店收银员神情惊恐地望着他,手指着大门的方向。

  凌国富夺门而出,远远看到一个背着黑包的身影,便径直追过去。眼看那人就要钻进小车逃离,凌国富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脚踹在小车车门上,歹徒被门夹着,动弹不得。

  “放开我,不然我砍死你!”

  “来啊!”

  话音未落,身材健壮的歹徒用力将车门向外一顶,从包里抽出一把锋利的菜刀,朝着凌国富的头部就砍过去。凌国富没来得及反应,又一刀接着砍过来,他脚底一滑,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额头上两道伤口不住地往外冒血。

  眼看着穷凶极恶的对方又朝自己扑来,凌国富右手一挡,抓住他持刀的手腕,经过几轮激烈的搏斗,一步步将对方逼到墙角,看准时机上前抱住他的头,一个侧摔将他扳倒在地,并用身体死死压住。闻讯赶来的几名群众一齐上前协助凌国富将歹徒控制住,并打电话报警。

  其间,凌国富的头部和手臂共被砍了5刀。因失血过多,经过一整夜的抢救,他才脱离生命危险。

  凌国富苏醒后,有当地媒体记者采访他。当被问及生死关头是否感到害怕时,他摇摇头:“哪有时间想这些?我是保安,就该把他抓了!”

  “好可惜,这是我唯一一件带着部队回忆的衣服了……”

  退伍13年,凌国富一直从事安保领域的工作,因表现突出多次受到公司表彰,还担任过保安队长。尽管离开军营多年,凌国富身上仍保留着许多在部队养成的习惯。闲暇时,他喜欢撑在凳子上做几组俯卧撑,抓着门框拉拉引体向上,或者领着儿子操练军体拳。“当了8年兵,带了7批新兵,每年都负责擒拿格斗、军体拳这些课目的教学。”凌国富说,如果不是打下扎实的军事基础,恐怕自己这次也凶多吉少。

  军旅的经历不仅强健了凌国富的体魄,也锻造了他坚毅果敢的品格。

  “富哥总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在同事眼中,凌国富说话办事雷厉风行,透着“军人特有的气质”。作为事件当事人,药店收银员孔丹花至今心有余悸:“歹徒拿刀指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孔丹花回忆,凌国富冲出药店的那一刻,自己曾试图阻止他,但或许是被他的一往无前感染,她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并四处寻求救援。

  “我所做的只是出于军人的一种本能。危急关头,每一名退伍老兵都会义无反顾。”说到当时的举动,凌国富的话不多,却很有力。

  “他这么做,我们并不感到意外。”凌国富当兵时的排长张文军回忆,凌国富在部队时就是一副热心肠。因为父亲是中医,凌国富也熟知一些中医常识。他隔三差五会摘些小叶榕树的树叶,研碎后泡成药酒,给战友们治疗跌打损伤。日常生活中,无论谁有个小伤小病,都喜欢向“凌大夫”寻医问药。据凌国富的一位李姓邻居说,凌国富的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如果街坊邻里谁扭伤摔伤,他都热心帮忙医治。

  采访过程中,凌国富一直表现得很豁达,却始终对一件事耿耿于怀。他说,那件被撕破的体能训练服,是退伍时连队送给老兵的纪念品,10多年过去了,鲜艳的迷彩早洗褪了色,但他每次值班都喜欢把它穿在身上。在激烈的搏斗中,这件体能训练服多处被撕破、被鲜血染红。“好可惜,这是我唯一一件带着部队回忆的衣服了……”

  “如果不当兵,我也不是今天的我了!”

  2017年11月30日住院后,凌国富一直瞒着儿子,直到一周后,才在电话里把受伤的消息告诉他。

  “泽泽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告诉他爸爸的病已经好了,只是医生还不肯让爸爸出院。”凌国富笑着说,自己受伤不算啥,哄儿子倒挺伤脑筋的。

  凌国富的儿子今年10岁,上小学五年级。儿子的出生,还埋藏着一段曲折往事……

  2004年,凌国富中士服役期满,因能力素质过硬,连队希望他继续留队,他本人也踌躇满志。但是,他除了患有训练伤——严重的半月板损伤外,还在一次体检中查出一种慢性疾病。考虑到连队常年驻扎在距离大陆几十海里的海岛上,不便及时接受治疗可能会影响他的健康甚至未来的生活,未婚妻与他商量,希望他退伍回家进行系统医治。

  凌国富陷入两难,留,怕身体出状况;走,又舍不得军营。但是,他已经28岁,实在该好好考虑终身大事了。

  最终,凌国富带着深深的不舍,选择了离开。

  谈到离队经历时,凌国富语气平淡:“肯定舍不得!但是,既然回家了,就像个男人一样挺起胸膛。”

  退伍后,凌国富与未婚妻结婚并留在珠海市。他和妻子安顿下来后,开始接受治疗。3年后,这个小家庭迎来了儿子的诞生。

  这些年,凌国富一家三口就住在一间一室一厅的出租房内,过着简朴却其乐融融的生活。白天,凌国富负责接送儿子上下学,并利用休息时间到妻子上班的工厂打零工补贴家用,晚上则到药店值班。

  “泽泽很懂事,也很健康。”说到儿子,凌国富笑得很满足。

  “如果不当兵,可能就没这么多坎坷了吧?”笔者问道。

  “如果不当兵,我也不是今天的我了!”凌国富的目光里闪出军人特有的坚定。

  凌国富赤手空拳制服歹徒的事迹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受到珠海市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笔者了解到,目前珠海警方正为他申报见义勇为表彰。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