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2018年08月02日 13:57 来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参与互动 

  “咱是当过兵的人”

  战争年代,他们用小米步枪,撑起民族脊梁

  和平时期,他们用钢铁意志,守护岁月静好

  他们挺立着祖国的筋骨,沸腾着人民的血液

  把危险和黑暗挡在你我看不见的地方

  “一日为兵,终身入伍”

  虽脱下军装,他们仍是最可爱的人

  ★

护卫山林,他未曾“退伍”

  退伍老兵刘真茂

  1983年成立护林队,一守就是35年

  到1993年,守山人只剩他一个

  35万亩原始森林,7万亩草山

  28年没回家过年的他

  曾受过无数次偷猎者的威胁

  “我就是个普通人

  一辈子只干了两件事,当兵和护林”

  ★

抢险一线,他们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饶波

  在成都收到组建临时抢险队的消息

  立即打车奔向内江

  同他一样

  赶来迎战洪峰的退伍老兵有40人

  “保护百姓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

  这是我们退伍老兵应尽的义务”

  ★

生死时刻,他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刘传健

  川航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中

  风挡玻璃突然爆裂

  在瞬间失压、设备大多失灵的情况下

  机长刘传健冷静操作安全降落机场

  所有乘客平安落地,完成“史诗级”备降

  “我不是‘萨利机长’

  这次备降是中国民航业的成绩”

  ★

危急时分,他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张鑫

  湖南一名两岁多的男童在阳台玩耍时

  不慎将头部卡在五楼防盗窗

  身体悬挂在空中,情况十分危急

  张鑫路过时听到众人在喊“出事了”

  他不顾危险,徒手攀爬至五楼

  顺利将卡住的小孩托进了房间

  “我曾当过两年兵

  看到这种情况,是当兵的都要上”

  ★

面对烈火,他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陈健

  江苏扬州一居民楼发生火灾

  曾是武警特战队员的外卖小哥陈健

  拎着灭火器第一时间冲进火场

  迅速控制火势

  “我当过兵,这是军人的本性”

  ★

勇斗歹徒,他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罗日洪

  广西南宁一医院实习护士

  被住院患者突然刺伤颈部

  同病房的罗日洪立即制止

  与行凶者搏斗近20分钟

  身中6刀仍紧抓歹徒不放

  “根本没有多想

  这种事情看见了就要救”

  ★

扶危拯溺,他未曾“退伍”

  退伍老兵何友毅

  绵阳1岁多的希希骑车在河边玩耍

  不慎连人带车坠入河中

  危急时刻

  88岁的何友毅跳入冰冷的河中

  成功将孩子救起

  作为退伍老兵,这不是他第一次救人

  15年前他在同样的地方救起另一名小孩

  他的女儿说

  “爸爸平常要人搀着走

  没想到会跳下河救人”

  ★

挽救生命,他未曾“退伍”

  退伍军人周明洪

  广东佛山11岁男孩爬上塑料棚失足悬空

  当保安的周明洪上前营救

  不料塑料棚瞬间坍塌

  下落时他紧抓男孩,着地充当“肉垫”

  男孩保住了生命,他没再能醒来

  年仅38岁

  “军人,就必须有军人的样子!”

  无论现役或是退役

  他们都在不同的时代奉献着

  他们都在不同的岗位坚守着

  英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致敬不止在今天

  资料/央视新闻综合

  一个人就是一支骑兵

  作者 | 毕淑敏

  我曾行进在漫天皆白的冰雪中,在一支骑兵的中段靠后部分。

  那时不到17岁,在藏北边防线上。无比艰难的跋涉中,我往前看,是英勇攀登的战友;向后看,也是英勇攀登的战友。我明白自己是队列中的一员,只能做一件事,攀登。

  那时的我很懦弱,高寒与缺氧像两把冰锥,揳入我的前胸后背。极端的苦乏,让我想到唯一解脱的方法就是自杀。我用仅存的气力做告别人世的准备,可是因为我在连绵不绝的队列中,队列的节奏感和完整性,让我找不到机会对自己下手,就这样拽着马尾翻过雪山,被迫保全了性命。

之后,我对军队生出敬畏和崇拜。

  军队是有头有尾的,也有心脏。

  司令部就是军队的指挥中枢。无论情况怎样危急,无论条件怎样恶劣,无论事态多么复杂,无论困难怎样重峦叠嶂,指挥机关总是镇定和胸有成竹的。它冷静清醒,不忘乎所以。胜不骄败不馁,紧张地运筹帷幄。

  我私下里曾想,司令员永远是不可战胜的吗?他可有孤单无能的时刻?一次,司令员病了,卫生科长派我去给他输液。司令员虚弱地躺在白色被子里,须发杂乱,同寻常庄户老汉并无太大的区别。他的萎靡让在一旁看护他的我,有了发问的勇气。

  趁他神志稍清,我说:“司令员,你可有胆小的时候?”

  他看着输液瓶里眼泪般溅落的药水说:“有。”

我说:“什么时候?”

  他说:“现在,我不知道还要躺多久,才能站起来指挥队伍。”

  政委经验丰富,表面上不动声色,内里洞若观火。

  说起来我对政委的好感,来源于一份血缘。我的父亲曾是一位师政委,这使得我敢于探询政委的内心世界。

  “您是何时变得像政委?”我问父亲。

  这句话有很大的语病,如果问别的政委,可能会被批评。好在他是我的父亲,原谅我的好奇和冒犯。

  他说:“ 嗯, 政委是慢慢变成的。你先要做自己的政委,然后才能做大家的政委。”

  这句话,我也不大懂。直到很久以后我才醒悟,一个当不好自己政委的人,不配给更多将士当政委。

  通常我们想起后勤部长,总伴着食堂的烟火气。

  一回忆起当年阿里军分区的后勤部长我就想笑,他有点邋里邋遢,单帽的檐总是捋不直。发夏装时,他说,这几个女娃娃怎么能在雪山上穿单衣呢?快给基地打报告,把她们的夏装换成冬装,才不会落下病。

  那时藏北高原比现在要冷。一个风和日丽的冬日,我随手拿温度计到室外去测,得到的数据是零下38 摄氏度。男兵的夏装和冬装式样相同,只是一个瘦些一个宽松些。男兵领夏装时故意大一号,可以把夏装罩在棉衣棉裤上。女式军服夏装有掐腰和小翻领,想要把它套在棉袄棉裤上简直痴心妄想。

  那时年轻的我们,其实很想在严寒的风雪中,穿半开领的夏装窈窕过市。至于久远的损害,我们完全顾及不到。后勤部长铁嘴断金,一句话毁了少女们扮俏的梦想。

  后勤部长似乎能掐会算,他说,你们现在骂我,将来会感激我。女式夏装在严寒的高原,的确是没有用武之地的鸡肋。勉强穿戴,关节炎、气管炎一定会缠上我们。现在我已年逾花甲,还未曾骨折且没有大关节的红肿热痛,这和后勤部长的作风密切相关。

  以上是我对一支作战军队基本配置的了解。

  也许你要说,还有武器。

  军队不能没有武器,骑兵不能没有马。但这对骁勇的军队来讲,不是最重要的。

  那时我有一支步枪,我练到闭着眼睛能在几分钟之内迅速拆解组装,也用它打出优秀的成绩。我一直以为配给我这种小兵的枪,一定是无名鼠辈。直到我退役多年后,才知道它是大名鼎鼎的AK-47的一个版本。

  枪械不断改进,武器不断发展,但如果没有人来操控,枪就是钢铁的生冷拼装,骨子里,它们是没有生命的。

  一个人就是一支骑兵,你要有勇气。

  你能掌握什么技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你之所以成为你,是因为你有你的司令员和政委,你有你的后勤部长,你是你自己的小兵,又是你自己的统帅。

  你要知道自己这支军队向何处去;你要在军队沮丧时给他打气;在军队迷路时,做他永不失灵的导航;你要在军队忘乎所以时,适时地给他兜头一盆冷水;在军队重伤时,给他输血包扎;你要在军队畏葸不前时,擂响战鼓;在他恬然酣睡时,吹起冲锋号。

  你要知道什么对他是真正的好,并不懈地坚持;你要知道什么是可能伤害他的陷阱,早早地发出警报远离危险;你要冷静、要镇定、要充满激情又能适可而止;你要令行禁止健步如飞,能帮他找到最相宜的伴侣。

  虽是独自一人,但身后有一支军队。车辚辚马萧萧,罡风浩荡,旌旗猎猎,号角长鸣。

【编辑:姜雨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