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南京西晋古迹周处读书台拖20多年未完成改造(图)

2014年01月13日 08:50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互动(0)

“西晋时代”的周处读书台周围堆着各种杂物。扬子晚报记者 刘浏 摄

朱状元故居急等修缮。 刘浏 摄

  “拖延症”不仅是年轻上班族的专利,政府部门在文化保护上也有此“病症”。早在上世纪80年代,西晋古迹周处读书台,就提出要搬迁改造,但直到现在还被包围在生活垃圾里;长江边的南京大屠杀鱼雷营遇难同胞纪念碑29年没立起来……在11日政协开幕式上,杨卫泽就指出,“文化资源有不少孤悬一隅……尚未得到妥善的保护”。两会期间也有不少代表委员说, 南京遍地是古迹,但是不能给古迹挂上个“文保单位”的牌子后,就放置不管。

  先看两处拖延症 典型“病例”

  周处读书台

  症状

  改造了20多年,还被垃圾包围

  周处生活在六朝时期,东吴灭亡后,为西晋政府担任军政要职。南朝小说《世说新语》里,有他年少时“除三害”的故事:他生来孔武有力,喜欢舞刀弄枪,与猛虎、蛟龙,被称为当地“三害”。为了摆脱这个“定时炸弹”,乡民让他只身去除其他“两害”,同归于尽。周处安然归来,得知此事,自省过失,开始认真读书学艺,至此“三害”全除。

  周处读书台相传就是他当年刻苦读书的地方。但初次探访的游客,很难找到。“周处读书台啊?前面巷子进去,一塌糊涂唉!”若是问路,往往会得到这类回答。经过一番周折,记者在江宁路6号3栋的路牌右侧,找到了入口。穿过平房棚户,一座刻有“周处读书台”字样的石制门楼便呈现在眼前。它标注为“西晋时代”,1982年公布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但现在周围堆着各种杂物、生活垃圾,里面住了大约几十户人家。相传周处读书的高台,土坡上铺了一层垃圾,院内还有半开放式的公厕。

  鱼雷营遇难同胞纪念碑

  症状

  “拖了”29年,转机重现能否抓住

  1937年12月15日夜,侵华日军将被其搜捕之南京平民和已解除武装的守城官兵9000余人,押至鱼雷营,以机枪集体射杀。同月,日军又在鱼雷营、宝塔桥一带再次杀害我军民30000余人。

  “鱼雷营”是清末从西方引入的专业士兵教学、管理和储备机构。民国海军沿袭旧制,成立海军鱼雷营。其旧址位于老虎山下,位置与今天金陵船厂部分重合。昨天,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胡卓然带领下,记者来到此处,发现只是一片废弃的空地。胡卓然告诉记者,1985年开始建碑时,由于属船厂用地,主管部门以“待厂区选址”为由缓立。

  2012年胡卓然等通过比对汪伪地图、美军地图等史料,成功定位鱼雷营旧址,发现可以建在船厂外的“幕燕钢材市场”。记者探访发现,市场已在拆除中。“现在正是立碑的好机会,如果这块地被规划好了,再谈立碑又晚了。”

  拖延症病史

  上世纪80年代 “提出改造”

  周处读书台一位老住户张先生仍然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就听说市政府要进行搬迁改造。“当时南京市戴市长就提到过这里。”张先生一家是80年代初下放结束回宁后,搬到这里,近30年过去了,“你看现在这个样子,哪个愿意住这边。”

  2003年 “资金落实就开发”

  媒体报道了周处读书台已经成了大杂院,并指出“保护刻不容缓”。当时,文物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应,“正在制定详细的规划方案,只要资金一落实,这里将重新开发”。

  2008年 “3年内复建”

  扬子晚报报道,周处读书台有望在2010年完成复建工程,届时这里将被打造成5000平方米的小游园,向市民开放。区相关部门表示,“违章搭建或危旧房将先期拆除”。

  2013年5月 “合并重做规划”

  媒体再次报道周处读书台现状,区相关部门表示,秦淮、白下两区合并后,老城南改造需要重新规划。“既有公房也有私房,监管上也有一定的难度。”

  2013年11月 “存在资金问题”

  在南京市行风评议上,文化部门负责人表示,这些已经作为民居的文物建筑,住户的搬迁、后期修缮等费用需要一个亿以上。“该情况会很快改变,资金平衡的制约因素也会得到一步步的解决。”

  拖延症病史

  1985年 确定立碑

  1983年11月,南京市成立了“南京大屠杀”编史、建馆、立碑办公室。该办公室着手在全市多处建立起遇难同胞纪念碑。1985年开始的立碑工作,提出首批建成13块纪念碑。“但当年8月15日,只有12块碑落成。”

  1992-2006年 “文保”等级逐步上升,就是没动静

  1992年,包括鱼雷营在内的17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丛葬地”遗址公布为南京市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7月,升级为江苏省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再次升级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但每一次“升级”仍不见弥补这“唯一遗憾”的动静。

  2007年 “一直在找,至今没有结论”

  媒体报道了“寻碑未果”,当时下关区的主管部门表示,纪念碑的确一直不存在,属于“有址无碑”,因为遗址在金陵造船厂内,所以一直无法建立,否则经常有人来瞻仰凭吊,会影响到船厂的正常工作。“一直在为这块碑寻找好的安身之处,至今还没有结论。”

  2013年 主管部门表态“尽早”

  2012年胡卓然确定纪念碑不必在船厂内建造。2013年4月他通过政风热线反映了情况。媒体报道,省级主管部门回应,“我们会进一步关注并提出要求,该建的就建起来,不管其它什么原因。”“至今没有回应。”胡卓然说。

  打造科举文化别忘了 这一处

  朝天宫边还有朱状元故居急等着去修

  上述两例只是典型。南京去年开始提出重点打造“科举文化”。因为南京是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中心,以夫子庙江南贡院为代表的科举文化,在中国古代文化史和文明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此夫子庙“老街”等部分区域搬迁,建设科举博物馆的工程如火如荼。但在朝天宫边的仓巷,还有一处1992年公布的市级文保单位、明代状元朱之蕃的故居,现在房子急等着去修。

  朱状元巷位于朝天宫西南处,东为仓巷,西至莫愁路,是一段仅150米左右的小巷子。此巷得名于万历年间的一位状元府邸,即朱之蕃的故居,一直被民间称为“朱状元府”。据说,当年整条巷子几乎都是朱家的宅院。

  记者昨日重新探访了此巷。从仓巷往右拐进这条巷子,只见巷内两边原来的民居已全部被拆除。在近莫愁路段的巷口还有一个院子,院门是一道石拱门,上面镌刻的精美雕花依旧清晰可见。从边上一个楼梯上去,能看到院子内部:一片破败景象映入眼帘。其中有两进房屋,其中一进的中间屋顶已不存,露出部分木椽与横梁,还有部分屋顶瓦片脱落,仅剩木架构。另一进的屋顶相对完整,但从瓦片颜色上还能看出其在不同时期被修补过的状态。

  正门的右侧,是用临时简易棚搭起来的一个小烟酒店。据了解,店主一家就住在这状元府里面。“都住在这里几十年了,不过里面有个屋子,那边就没人住。”同时店主表示,她知道自己家住的是文保单位,但目前也没有听说要进行搬迁。

  南京旅游资源丰富

  却缺少拳头产品

  在昨天政协的各分组讨论会场,扬子晚报记者发现,“旅游”成为会上讨论的热点之一。夫子庙、秦淮河、中山陵……南京旅游资源丰富,但缺少拳头产品,在刁立群委员看来,症结还是在于管理权限过于分散,政府缺少一个全盘的长远规划。

  “一个项目,不一定要三五年就做完。”刁立群委员说,一届政府不能只看重自己的政绩,任何一个规划都希望在自己手上完成。他认为,南京应该把自己独一无二的资源做大做强,比如夫子庙和秦淮河,“秦淮河,现在分内秦淮和外秦淮,通过整治,内秦淮沿线游船风景很漂亮,从泮池到东水关游览一下,全程40分钟,效益也不错,”他说,现在仅停留在观光的层面,观看两岸的风光。要有文化,就需要把内外秦淮河打通,还原原汁原味的秦淮风光,游客才能体会当年文人墨客的秦淮。他建议,可以由市政府统一协调,做一个大的规划,分成若干块,整体包装、分块实施来解决权限分散的问题。

  杭州的旅游一直被南京拿来比较,一场被誉为世界三大名秀之一的“宋城千古情”,让宋城一下子成为人气很旺的主题公园。这样的“秀”南京为何没有?刁立群表示,这就涉及到旅游到底如何投资的问题。他说,作为南京商旅集团的负责人,自己也在思考,南京的旅游“增量”到底在哪里?“南京需要引进民间资本来做。”他举例说,每年国资委会对商旅集团进行考核,要求资产要增值,利润要增加。“如果一个旅游项目要投五千万,我要考虑到何时才能赚钱?”他说,这种体制下,国资就不会做这样的投资,戴着镣铐跳舞自然舞不好。

  长途汽车东站

  将建集散中心

  位于玄武湖畔的国展中心备受关注,随着河西博览中心的建成,它的功能开始变化,面临转型。刁立群说,目前国展中心的股份结构是商旅集团占51%,具体方案做了三轮,因为最终的合作者没有确定,如何运营还没有最后的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转型方向已经确定,目标是做一个集旅游、文化和商业为一身的综合体。“我们要抓住紫金山-玄武湖旅游示范区的契机。”他说,在这个示范区内,受规划的影响,不会增加新的大型建筑,而国展中心刚好可以有新的利用。

  南京一直没有一个大型的旅游集散中心,刁立群透露说,计划和交通部门合作,希望把搬迁后的长途汽车东站打造成一个占地超过5万平方米的旅游集散中心,这个项目有望在明年上半年完成立项。“利用现有的空间,再开发地下部分,所有往来的车辆下地,是一个大型的‘旅游Mall’的概念。”他说,“可以包装各种不一样的一日游主题线路。”(扬子晚报记者 柳扬 杨娟 张可 实习生 彭珵 王甜)

【编辑:杜雯雯】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