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韩国临时政府旧址:闹市中留存中韩并肩抗日史

2014年09月02日 20: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韩国临时政府旧址:闹市中留存中韩并肩抗日史
图为:杭州时期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国务委员。 赵盛姝提供 摄
图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 赵盛姝提供 摄
图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会议室。 赵盛姝提供 摄

  中新网杭州9月2日电(见习记者 张骏)暗灰色的砖墙、褪色了的赭色玻璃窗,静落在浙江杭州西湖畔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以下简称临时政府)身处商业闹市。70多年前,韩国开国元勋金九和他的同志们,在浙江人民的保护下躲过了日本的追捕,于濒临绝境之际获得重生。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也在静述着中韩两国并肩抵抗日本侵略的历史。

  “如果没有在浙江的这段韩国临时政府历史,此后韩国的历史将要重写。”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接待中心部长崔兰如是告诉中新社记者。

  二十世纪初叶,中国东北、朝鲜半岛乃至前苏联远东地区以及世界各地的抗日烽火遍地燃烧,浙沪大地也活跃着一群韩国志士抗日复国的斗争身影。

  1932年4月29日,上海虹口公园爆炸事件后,已成立13年的韩国临时政府转移浙江,在杭州、嘉兴、海盐等地进行着最为艰难的斗争。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斗争的需要,后来韩国临时政府辗转镇江、长沙、广州、柳州、綦江等地,最后于1940年到达重庆。不过,韩国临时政府在浙江的五年,是韩国独立运动走出低潮,转入重振复兴阶段的转折期。

  穿过西湖边商场周遭喧闹的人群,一片老建筑群出现在眼前,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就身处其中。

  “湖边村23号,二层小楼,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由清泰第二旅社迁至此,当时韩国国务会议或议政院会议就在这里召开。”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杭州旧址纪念馆馆长赵盛姝如是告诉中新社记者。

  崔兰解说,作为后来大韩民国政府法统源泉的韩国临时政府自1919年4月11日成立之日起,就一直主要在中国从事独立运动并得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有力援助。

  1932年4月29日,尹奉吉奉金九之命,在上海虹口公园投掷炸弹炸死日本上海派遣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等要员后,韩国临时政府就转移到浙江,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杭州时期”。

  长生路湖边村、学士路思鑫坊、仁和路清泰第二旅社等处都留下了临时政府要员活动的足迹。

  在临时政府旧址不大的会议室的墙面上,还悬挂着临时政府国务委员金澈、宋秉祚、车利锡的画像。正是在这会议室中,重要国务会议曾在此召开,宣布光复斗争的方向﹑法律﹑预结算支出﹑签订条约﹑加强宣传﹑外交使臣的接见等事项的临时宪法31条在此决议。

  此外,崔兰告诉中新社记者,中韩两国并肩抗日,浙江人民对金九和临时政府帮助的事例不胜枚举。

  辛亥革命元老、曾任浙江省政府主席的褚辅成冒着个人和家人的生命危险,掩护金九和其它几位临时政府要员及其家属从上海紧急转移到他的家乡嘉兴避难。

  中国革命家陈其美曾与韩国独立运动家申圭植一起组织了新亚同济社,开展中韩革命活动。

  与金九扮成夫妇,服侍金九近5年,每日坐船来往于运河中,帮助金九摆脱了日本宪兵追捕的朱爱宝,在金九的自传《白凡逸志》中,被表以感概和自责。

  “在日本左翼势力如此猖狂的今天,临时政府旧址无声控诉着那段日本侵略的历史,也静述了中韩两国并肩抵抗日本侵略的历史。”赵盛姝说,不少韩国来此参观的长者感叹,或许韩国的年轻人没有深入了解这些过往,但中国帮韩国留存了这段历史。(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