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铁路小站值班员:十小时发两千余次指令

2015年02月17日 03:1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2月10日,位于石景山区的养三站,工作人员注视列车经过。春运期间,一些小站虽无乘客上下车,但仍是保障铁路网线准点运行不可缺少的一环。

    2月10日,位于石景山区的养三站,工作人员注视列车经过。春运期间,一些小站虽无乘客上下车,但仍是保障铁路网线准点运行不可缺少的一环。

    明天就是除夕,大家都赶在这之前回家团圆,各大火车站也迎来最忙碌的时候。然而,在热火朝天的春运中,一些小站鲜有乘客上下车,甚至不会有列车停靠,但它们也是铁路网线里不可缺少的一环。各站点环环相扣,相互配合,缺少任意一站的信号,列车将无法通行,耽误回家的路。

    小站承担哪些职责?小站的春运是何种景象?近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铁路丰沙线上北京境内的养三站和斜河涧站,体验春运期间铁路小站工作人员的工作和生活。

    镜头1 每天“开工”前先答题

    养三站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广宁村办事处境内,距离北京站35公里,紧邻永定河。

    1989年,为了保证北京西部地区的电、暖供应,北京京能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北侧的铁路轨道旁建起了几栋小楼,起名为石景山电厂站,主要任务是接卸电煤。

    由于位于养马场站与三家店站之间,石景山电厂站在后来改名为养三站。虽以电煤运输为主,但这个站点每日会通行120对客货列车,不过没有一辆客运列车停靠。

    2月10日上午8时,车站值班员穿好工作制服,来到站房,开始参加当天的交接班会。此时连续工作14个小时的夜班工作人员还未下班。养三站实行“四班倒”工作制,每班7人。白班从8时开始,18时结束,夜班工作人员接班后需工作至次日8时。

    交接班会是对当天工作的总体安排,还会根据天气和车流量,对当天的安全保障作一个预想。

    “规章试问”是会上每日坚持的环节。大家伙儿会共同出一道铁路知识问答题,并指定一人,在下次接班会上回答。

    武健是当天的值班员,也是当天规章试问的测试者。当天的问题是,“遇天气恶劣,信号机显示距离不足200米时该怎么办?”武健就像在学校的课堂上背课文的学生一样答道:“司机或车站值班员须立即报告列车调度员,列车调度员应及时发布调度命令,改按天气恶劣难以辨认信号的办法行车……”,语速很快,毫无间断。

    “铁路的规章制度,对我们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熟悉。”班会结束,签字后的武健从站房走出,快步来到车站中心的值班岗位,开始当天的工作。

    镜头2 四密集时段无暇去厕所

    作为车站值班员,武健的工作是服从北京铁路局调度员的指挥,根据列车运行调整计划,组织列车运行,并确保其正点。值班室内有一套列车调度指挥系统,与邻站及路局调度所连接,武健要片刻不离守在电脑旁。

    “1134次列车预告。”8时27分,电话响起,邻站发来预告信息。武健立刻向一旁的操作助理重复该列车的预告信息,并同意接受邻站列车预告。

    一分钟后,邻站在专用电话里报告“开点”,称列车已从该站通过。此时,按照武健的指示,操作助理开始排列1134次列车进路,开放信号。

    “开放进站信号是整个工作里最关键的部分。”武健说,只有开放某次列车进站的信号,该列车才能进站。

    接着,操作助理提示“1134次列车接近”,武健通知外勤助理准备出场接车。列车通过后,他再向下一站报告“开点”,依次循环。

    在负责1134次列车的车机联控时,不时有其他客车、货车的信号,武健需要兼顾,每趟车要给近二十次指令。

    武健说,白天的养三站会通过110趟列车,夜间增至130趟,遇上春运还会增加临客。凌晨3时至4时30分、11时至12时30分、下午3时至4时30分、晚上8时至11时30分是四个密集时段,连上厕所都要忍着。“在工作的十小时内,要讲两三千句话。”武健说,几乎每分钟都在重复指令的他,回家后根本不想开口说话。

    镜头3 抬臂百余次坚持25年

    杨长生从建站开始,就在养三站担任外勤助理,车站里的人都叫他杨师傅。他每日需不断起立、坐下一百多次,往返于行车室与室外的岗位亭。

    “客车T178接近,二道接车。”上午9时7分,杨师傅接到武健的电话指示后,整了整身上带有反光条的橘黄色防护坎肩,左手拿起一面红旗,右手拿起一面绿旗,走向距行车室两米外的岗位亭。

    岗位亭正正方方,约2平米大小,三面围有透明玻璃。杨师傅进入岗位亭,面向出站信号方向,举起右手绿旗,将胳膊抬至与地面平行位置。

    “二道出站信号好。”杨师傅确认信号良好后,面向来车方向,监视列车运行,在列车接近50米处时,他转体面向列车,“我们要注意列车运行和货物装载的状态,看看车门关没关好。”

    列车驶离后,杨师傅确认列车尾部标志完好、列车运行安全,随后回到行车室,在记载列车信息的表格里T178车次处打一个勾,证明该车安全通过。

    杨师傅与武健相互配合,负责接发列车,随时守着岗位。即便是非列车密集段时,杨师傅也无法歇着,他需要到车站四周走走看看,确保没有闲杂人员进入车站。

    “别看杨师傅年纪大,他的接车动作是最标准的。”车站工作人员说。

    25年来,杨师傅不停往返于行车室与岗位亭间,看着列车来来往往,每日抬起胳膊百余次。说起感受,他笑了笑,“没多想,我只想这辈子,踏实做好一件事。”

    镜头4 “孤单”小站没有进站口

    在丰沙线上,还有一个更加“孤单”的小站—斜河涧站,它距离养三站有两站,位于门头沟妙峰山上,依山而建。它属于铁路乘降站,每日仅有一对列车停靠,乘客多为铁路通勤人员和附近村民,没有候车室与进出站口。

    10日上午11时39分,客车4416次到达,仅一名乘客下车,无人上车。外勤助理用信号旗画了几圈,目送列车离开后,再看着乘客沿着路边小道走下山。

    除了4415/6这一对列车停靠外,斜河涧站与养三站的工作类似,就是通过车机联控,接送每日120对客货列车。但这里的人更少。斜河涧车站共4个班,一班3人,加上一名预备人员,整个车站仅13名工作人员。平时吃饭都是从家里带了饭菜,到站里热着吃。

    坚守与平淡是小站里的常态。夜里困了,喝上几口浓茶,值班员需保持警惕与清醒。除夕当天,列车还会继续通过,值班员将继续进进出出,不断对着电台说话,保证每趟车顺利通行,然后利用列车通过的间隙,吃一顿车站包的饺子,祝自己新春快乐。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相蓉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高玮

【编辑:陈海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