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海拖死交警司机:觉得其刁难自己赌气踩油门 查看下一页

2015年03月13日 08:05 来源:新闻晨报  参与互动()

上海拖死交警司机:觉得其刁难自己赌气踩油门

  □在闵行区虹桥派出所的一角,摆放着茆盛泉曾经最爱的警服。“043297”的警号、深色的警服依稀可见已经凝固的血迹,警用皮带也断裂了。/晨报记者王亦菲

上海拖死交警司机:觉得其刁难自己赌气踩油门

  □犯罪嫌疑人孙某到案后交代,事发当天,他跟朋友约好,晚上6点到人民广场碰头。“但是时间晚了,路上又堵。他在直行车道上想转弯,碰到民警一直让他直行,他觉得时间来不及了。”

上海拖死交警司机:觉得其刁难自己赌气踩油门

□茆盛泉生前在路口执法

  一次不该有的左转弯,撞碎了两个原本美满的家庭。一个失去了年仅32岁的生命,留下妻子以及还未曾谋面的孩子。而另一个同样32岁的男人则可能身陷囹圄,留下家中全职太太和8岁女儿。

  3月11日17点30分许,闵行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二中队民警茆盛泉,在处理一起车辆路口违法变道时,车辆突然加速左转,带倒茆盛泉,并拖行了10多米。因伤势过重,当晚10点多,茆盛泉抢救无效不幸以身殉职。车辆的行车记录仪和附近道路的监控,清晰呈现了茆盛泉牺牲前最后执勤的3分钟。

  12日上午,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白少康前往第一妇幼保健院,看望并慰问了因公牺牲的闵行交警支队民警茆盛泉的妻子。白少康高度肯定了茆盛泉严格执法、临危不惧的职业精神,要求全市公安民警都要向茆盛泉同志学习,忠于职守、严格执法,全力维护上海城市平安和谐。

  ●监控还原

  宝马X3不服指挥强行左转带飞交警

  “在漫天风雪里,看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3月11日17点23分,32岁的孙某驾驶红色宝马X3,一边听着电台歌曲,沿着吴中路西向东方向行驶。此时,32岁的茆盛泉站在吴中路虹许路路口执勤。

  晚高峰,吴中路上车流拥堵。行车记录仪中,在距离路口几十米处,打算左转至虹许路的孙某突然驾车向右侧车道拉出,沿着直行车道超越了多辆轿车后,突然向左拉了一把方向,试图“加塞”进入左转弯车道。然而,由于车辆众多,孙某没能成功并入,被“挤回”了直行车道。这时,吴中路方向跳转红灯,而孙某的宝马车大半个车身,已经越过了白色停车线。

  “你干什么?退回去。”在路口的茆盛泉发现了孙某的违法行为,立刻上前制止。“退回去。”茆盛泉挥动右手,示意其倒车。红色宝马车停顿了数秒,倒车灯亮起,车辆缓缓后退。

  茆盛泉转身,回到路口左转弯车道旁,疏导即将亮起绿灯的直行车道。17点25分,绿灯亮起,茆盛泉举手,示意直行车道车辆安全、快速通行。红色宝马车缓缓起步,在驶过茆盛泉视线后,迅速左切,路口违法变道进入了左转弯待行区。

  也许,孙某心存侥幸,认为自己“躲过”了交警的“眼梢”,顺利驶入了左转弯车道。他没想到,茆盛泉并没有因为路口车辆多、待转区远而“放纵”,茆盛泉跟了上去,再次敲响了宝马车的左侧车窗。由于音乐声很大,并没有办法听清茆盛泉和孙某交谈了什么,只能依稀听到茆盛泉不断在喊“往前开、往前开。”

  孙某的声音,则带着不小的情绪,“你什么意思?大家都赶时间,有必要这样吗?”17点26分,孙某强行左转,只听见一阵“嘎吱”的声响后,方向盘有些偏向,宝马车还是转入了虹许路,车速快速行驶了百余米。

  而此时,抓住了车门的茆盛泉已经被带飞,在空中腾空一圈后,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腿部呈诡异的角度弯曲着。也许是从反光镜中,发现自己“闯祸”了,孙某靠边停车,徒步走回了事发路口。

  然而,他至今尚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一个孩子永远失去了未曾谋面的父亲。当晚10点30分许,茆盛泉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留下的,是即将临产的妻子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

  ●目击司机

  这个警察在履行职责,他很认真负责

  12日凌晨,夜色下的闵行区虹桥派出所,办公楼内灯火通明。闪烁着红蓝色灯光的警车,不断驶入、驶离。目击茆盛泉倒下全过程的刘正金,坐在派出所内彻夜难眠。“我知道很严重,但没想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逝去了。”

  “当时我距离民警和那辆宝马车只有20多米,前面还有一辆公交车和2辆轿车。因为要观察路口的情况,所以我看到了事发的全过程。”1960年出生的刘正金,来上海打工4年,驾龄20年,目前是一家酒店的驾驶员。11日17点20分许,他根据公司要求驾车前往静安寺。“我本来也想要左转进入虹许路的,但当时吴中路太堵了,没拐进去,就开到了中间的直行车道。这时,前面车停下来,我就把车子稍微靠边停一些,探头出去张望。”

  刘正金说,他看到前面有个警察,用手势指挥一辆红色的宝马车直行。“但车子没动,我还想,驾驶员这么牛,警察的话也不听。我看到警察一直打手势,叫他直行。这种情况,通常民警要么就让他直行过去了,要不然就靠边处理。”刘正金说,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不敢相信。“就是一瞬间,宝马车突然向左转弯,而这时警察面朝东,已经几乎是和车子平行的。我看得清清楚楚,车子突然左转弯加速,那个司机应该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作为一个老驾驶员,刘正金判断,当时车速在100码左右。“警察伸手去抓车门,我感觉警察抓到了,他想要拦截这个车,也可能是下意识的,然后他就被拖起来了。”整个过程仅仅几秒钟,等刘正金反应过来,他发现宝马车已经驶离,“看到他好像要逃逸,我就想报警。然后我开到警察边上,警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是血,警用的设备、电台什么的撒了一地。我又想停下来施救。”

  这时,刘正金看到两个辅警赶来,“我看路口不好停车,怕遮挡后面车子的视线,引来其它的危险。”他便继续开车,然后看到距离事发现场100米外,肇事车辆停在了路边。

  后来,刘正金驾车到静安寺,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回公司停好车,他想了想还是拨打了110报警。“我觉得还是应该打110,这个警察在履行他的职责,他很认真负责,我也想知道那个警察的安危。”刘正金说,他每天都会经过吴中路虹许路口,每天都能看到民警在这里认真执勤。当得知民警牺牲后,刘正金愕然了半饷,双手仅仅交握了下,略有激动。

  “民警牺牲了,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我看到了驾驶员的疯狂举动,警察这样执勤太危险。警察都没有安全,老百姓就更没有安全感,社会也就没保障了。”刘正金说,他学过交通法,有红绿灯的地方,有警察指挥就必须听警察的。

  犯罪嫌疑人孙某:

  急着到人民广场碰头 觉得交警是针对自己

  犯罪嫌疑人孙某交代,事发当天,他跟朋友约好,晚上6点到人民广场碰头。“但是时间晚了,路上又堵。他在直行车道上想转弯,碰到民警一直让他直行,他觉得时间来不及了。”

  孙剑说,民警第一次纠正,犯罪嫌疑人听了,民警第二次又叫他直行,犯罪嫌疑人觉得民警针对他,他心里不舒服。

  “最关键的问题是,犯罪嫌疑人并不认为自己交通违法了,他认为他直行转到左转弯待行区了,他就可以左转,但民警却一直让他直行。所以他踩油门想转弯,然后靠边跟民警理论,他也说自己油门踩得重了。”

  事发后,孙某没有留在现场帮忙急救,反而驾车逃离。“他自己交代,当时从反光镜内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感觉出事了,就停车回来了。”然而,孙某并不觉得自己曾经交通违法,这一错误的认知和一些“赌气”成分,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他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首先不按路口导向标志从直行车道向左转弯,直行车道必须直行。第二不服从民警指挥。”孙剑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民警反复打直行的手势,但犯罪嫌疑人都忽略了”。

  犯罪嫌疑人突然加速 涉嫌故意伤害被刑拘

  昨天凌晨1点30分,刚刚给孙某做完笔录的闵行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重案队队长孙剑向记者披露了最新案情:“结合现场调查和访问,我们现在以故意伤害案进行立案侦查。”

  孙剑告诉记者,3月11日17点26分,犯罪嫌疑人孙某驾驶一辆红色的宝马X3,由北向南遇红灯时超过停车线,他被执勤交警发现并进行纠正,之后嫌疑人将车子倒入停车线后,然后直行信号灯红灯变绿灯,孙某驾驶车辆由直行车道转入左转待转车道,企图转弯。“当时他们有个简单的交流,然后犯罪嫌疑人突然加速,民警抓住了车门,最终被拖行,并甩在了路上。”孙剑说,犯罪嫌疑人孙某在行驶了100多米后,发现反光镜里面有很多人,感觉出事了,靠边停车后,又返回事发现场,跟民警说,这个人是他撞的。

  目前,孙某已经被刑拘。

  执着的执法者没能看一眼即将出生的孩子

  冲动的肇事者“特别特别后悔,不知说什么”

  叶艇是闵行交警二支队民警,他和1983年出生的茆盛泉在同一个班组,两人称兄道弟,关系很“铁”。“我们经常会组织家庭形式的聚会,他除了工作,最大的爱好就是陪妻子逛街。”叶艇坐在办公室内,低头抽泣。

  虹桥派出所内,肇事致茆盛泉死亡的孙某茫然叹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茆盛泉的地方就有欢笑

  一开始,叶艇并不太愿意接受采访。“如果我今天说很多,能让我兄弟活过来,让我说再多也行啊!”硬挺的中年汉子,双手掩面。“我们不仅仅是同事,更是兄弟,是战友。”

  叶艇说,茆盛泉特别珍视即将出世的孩子,“他妻子身体不太好,对这个孩子特别珍惜。没想到……”事发时,叶艇正在外执行任务,当他回家后,才接到同事的电话。赶到医院的他,最终等来的还是最不想听到的噩耗。“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周日值班。他陪我一起值班,却成了最后一面……”

  在叶艇记忆中,茆盛泉一直嘻嘻哈哈,在队里人缘很好。“他喜欢车,在从警前,曾经是做二手汽车销售的。”2009年,叶艇第一次在交警队见到了刚来单位报到的茆盛泉。“他和我说,因为有一天骑自行车路过漕宝路路口,看到二中队的交警在指挥交通,他认为警察很帅,就想报考警校。”随后,茆盛泉辞职,考入警校,毕业后与叶艇进入同一个中队。

  在叶艇眼里,茆盛泉是个快乐的人,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欢笑,“我们什么都聊,谈工作、说家庭。我们是一线基层交警,每天在马路上站早晚高峰,其实我们平时遇到很多不服从民警指挥的行为,有些车辆甚至对着民警直接撞过来。说起这些郁闷事,茆盛泉总能开讲笑话,帮我们化解。”

  但对于交通违法行为,我们又很态度一致,要严厉处罚。茆盛泉对工作认真负责,每天晚上吴中路虹许路都非常拥堵,“这个路口没有民警指挥,整个吴中路都会瘫掉。因此,虽然到了下班时间,茆盛泉和同事每次都是自觉自愿地多干半个小时。“而让包括叶艇在内的很多同事,都无法接受的是,命运似乎对茆盛泉家人太过残酷。“今年1月,他丈人脑溢血离世。他没有请过一天假。当时,我参加了葬礼。现在,两个月不到,我又要去参加葬礼……让我们、让家人,如何接受?”

【编辑:朱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