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聚焦猎狐2015行动:侦查员谈大生意揪出潜逃小工长

2015年07月17日 14:35 来源:法制晚报  参与互动()

  金色丰田车再次出现

  经过韩晓与林老板的周旋,摸出了不少重要的情况。那就是林老板在金边郊区有四处工地,其中有两处已经施工完毕,每处工地只有一个人在看守,另外两处工地还在建设中。

  在韩晓的要求下,林老板带着他和明贵先到了两处已经施工完毕的工地查看。林老板的车没在办公室附近,就坐着明贵的车前往,两处工地相隔的距离并不很远,只有大约50公里的距离,但金边郊区的道路难行,在将两处查看完毕之后,已经到了傍晚时间。林老板执意请韩晓吃饭,韩晓借故有事和明贵离开。林老板为了坚定韩晓的信心,又与他约定在次日去查看在建的工地。

  在回到住处之后,韩晓和王谨会合。韩晓将工作的情况进行了汇报,王谨听了,陷入了思索。

  “你没说太多话吧?没漏吧?”王谨问。

  “没有,能看出来那个林老板很重视这笔生意,在急于推荐自己的公司。”韩晓回答。

  “看过的那两个工地怎么样?”王谨问。

  “施工质量还不错,每个工地都有一个人看守。这是他们的照片。”韩晓说着拿出手机,王谨查看着,从里面的几十张照片里,分别记录下了两名看守人的样貌。

  “不是这两个人。”王谨说。

  “是,不是他们。”韩晓也说。

  “我今天又跟国内的办案单位进行了核实,禇国宏现在应该还在林老板那里工作,而且应该是个工长。”王谨说。

  “所以我想,他隐藏在那两个施工工地的可能性比较大。”韩晓说。

  “你的意思是明天继续去查看?”王谨问。

  “是啊,林老板邀请我明天继续看呢。”韩晓回答。

  “好。”王谨点头。“但咱们也得‘两条腿走路’,你还按照原定计划和林老板一起去工地查看,但记住不要做过,见好就收。你每到一个工地,就立即把地址发给我,我再和移民警察一起去排查。”王谨说。

  “嗯,这样好!”韩晓不住地点头。

  第二天一早,韩晓和明贵便按照约定到高速公路口与林老板接头。林老板开了一辆金色的丰田越野车,韩晓看到后眼前一亮。他清晰地记得,在蹲守禇国宏住处的过程中,曾听明贵说过有一辆金色丰田车来过。明贵也发现了这个细节,拍了拍韩晓的肩膀。两人对了一下眼色,心中欣喜。

  据林老板介绍,他公司在建的两个工地,一个现在正在停工,另一处在距离金边200多公里的西哈努克港,那个工地是自己公司在建的最大项目,可以看到公司的实力。韩晓和明贵便乘车随着林老板的金色丰田车,一路向目标地点行驶。

  发送“标记地点”警察跟进

  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位于柬埔寨西南海岸线上,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是除首都金边外第二大城市。沿途风光秀丽,绿荫如海,沙滩、海浪尽收眼底。到达西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韩晓下了车,立即打开手机地图,给王谨发了“标记地点”,王谨和四个移民警察一直尾随着两辆车,不一会儿也到达了目标地点。

  施工现场在一处巨大的厂区里面,仅从厂区外面的围墙范围判断,里面的面积就要超过几十公顷。韩晓和明贵把车停在门口,上了林老板的车,经过厂区保安的检查,率先驶入。王谨等他们进去一段时间了,才在移民警察的协调下,也进入到了厂区。

  厂区里面非常大,刚一进去就看到有几个巨大的发电机在工作。据林老板介绍,这是一个中国在柬埔寨投资的发电厂,而他承揽的钢架工程,是在里面第12标段的位置。韩晓一边听林老板介绍,一边观察周围的地形。因为是星期六的时间,厂区里并没有工人工作,而林老板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则还在要求工人工作。

  “这里的人工贵不贵?”韩晓问。

  “人工贵啊,现在最贵的就是人员工资。”林老板摇头,“主要是工程监理和工长的费用贵,他们都是老乡,给少了人家不干。工人都是柬埔寨本地的,相对就便宜许多了。”

  “一般这样的工地需要几个监理和工长啊?”韩晓又问。

  “哦,要看工地的规模,就拿我这个工地来说,一般需要两到三名工长,一个监理。”林老板说。

  “嗯,您老家是哪里的?”韩晓继续问。

  “浙江的。”林老板可没意识到韩晓在套他话。

  车开了五分钟的时间,才来到了12标段的施工地点。韩晓下车的时候,正看到两辆履带吊车在工作,而远处的几十名工人则戴着防护罩,在焊接着钢架。现场一片繁忙。

  “哦,这里的规模还挺大。”韩晓点头。

  “是啊,我们公司的实力雄厚,不然也不可能承揽到这样的工程。”林老板继续做着推销。

  韩晓点点头,给明贵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便分别到工地进行查看了。

  两个工长却只出现了一个

  在施工地点旁,有一圈凹形的简易房,大概有六七间房的样子,应该是工人的宿舍和工长办公室。韩晓和明贵在工地里转了十多分钟,也没发现禇国宏的影子。林老板在一旁陪着,自顾自地评价着自己公司的高质量施工。

  “林总,咱们工地的工长和监理呢?能见见吗?”韩晓问。

  “可以啊。”林老板说着就召唤来两个人,经他介绍,一个是姓孟的工长,一个是姓马的监理。

  韩晓看着两个人,肯定不是嫌疑人。“您不是说有两三个工长吗?怎么才一个?”韩晓问。

  林老板怕影响到韩晓对公司的印象,忙说:“啊,还有一个出去买饭了,一会就回来。你等等吗?”

  “嗨,没事,我就是问问。”韩晓笑笑说。他和明贵又转了几圈,拍摄了一些照片,就和林老板口头“初定”了合同,准备回去商议后,在下周做出最终的合作决定。

  林老板驾车把两人送出厂区,自己也开着丰田车返回金边。而他却怎能想到,韩晓和明贵上了高速转了一圈,又返回到厂区门前,而王谨和四个移民警察已经在施工现场附近分组进行蹲守了。他们在等待林老板说的那个工长返回,看看有没有可能是逃犯禇国宏。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午后的阳光炙烤着车中蹲守的“猎手”们,大家都汗流浃背。王谨看着手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但那个买饭的工长却迟迟未回。怎么回事?难道会有什么变化吗?王谨的大脑在不停运转。

  正在这时,他接到了韩晓的电话。

  “喂。”王谨接通电话轻声说。“什么?有一个人疑似是?”王谨不禁重复着韩晓的话。

  话音未落,王谨眼看着从远处驶来一辆摩托车,上面一个驾驶员,把几个大塑料袋挂在车把上,里面应该是外卖的快餐。

  王谨仔细辨认着那个驾驶员的外貌,在十几秒钟的时间内便确认无疑,40多岁,身高一米八,微胖……就是他!禇国宏!他跑不了了!

  我才逃了两年 回去就回去吧

  几个移民警察也认出了中国的逃犯,马上询问王谨是不是实施抓捕,但王谨却表示要暂缓行事。他打电话给韩晓,让他立即请明贵过来商量。两拨人马在厂区的一个隐蔽处相聚在一起,研究起抓捕禇国宏的方案。

  明贵表示,自己带人抓捕没问题,但考虑到施工现场的工人较多,会有遇阻的可能,而且他们都是柬埔寨移民总局的警察,在西港抓人最好有当地的警察配合。王谨也同意明贵的想法,现在逃犯已经在眼前了,与其草率行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计划周全,打有准备之仗。

  于是在明贵的建议下,大家继续分兵作战。一路是韩晓和明贵,到西港警察局去办理相关手续,协助抓捕;一路是王谨和其他移民警察,继续在附近蹲守,观察逃犯的动向。于是众人各司其职,立即行动。

  在一个小时后,明贵和韩晓便带着十余名配枪的西港警察回到了工地。大家没再多交流,直奔简易房而去,经过搜查,在第三栋房间中,发现了正在午睡的禇国宏。

  “老褚。”王谨静静走到禇国宏的身边喊他。

  经他一叫,禇国宏一下就坐了起来。“啊?你们找谁?”禇国宏惊讶地问道。

  “禇国宏。我说中国话找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吗?”王谨问。

  “你们是?”禇国宏满眼狐疑。

  “中国警察。”王谨不想再兜圈子。

  “我……”禇国宏犹豫了一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们找我,但没想到这么快会被找到。”他说。

  “你怎么知道的?”王谨问。

  “从国内的新闻知道的,你们不是刚刚从金边的8号公路附近抓了一个逃跑七年的逃犯吗?”禇国宏反问。

  “你也关注我们追逃的消息?”王谨笑了。

  “当然了,我东躲西藏了这么多年,国内的‘猎狐’、‘天网’的消息我天天看。唉……”禇国宏叹了口气。“我才逃了两年,还没那哥们那么惨,回去就回去吧,早晚的事儿。”他苦笑。

  “行,你既然明白,那就不用我们多说了,咱们的政策你也知道,如果能有揭发检举和退赃等情节,我们可以记录在案,为你争取从轻。”王谨不失时机地说。

  “嗯,我知道,你们发的那些政策我都知道。”禇国宏抬起头说,“我家里有几个存折,上面有钱,我一定配合你们的工作,争取宽大处理。”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王谨说。

  “行。”禇国宏说着就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哎,你别着急,慢点。”王谨用手拄着拐,一步一挪地跟了上去。“他比我还急……”王谨噗嗤一下笑了。

【编辑:孙静波】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