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台湾白领在大陆的小幸福:一名台商二代的忧与喜

2012年11月29日 11:5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林展鸿在办公室里的格格照,霸气外漏。(林展鸿供图)
林展鸿为纪念青春的最后一次染发。(林展鸿供图)

  【题记】又近年终,中国大陆的白领们“压力山大”!不是工作总结,就是业绩考核,总是疲于奔命,应接不暇。据英国雷格斯(Regus)9月份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大陆白领压力已位列全球第一。

  台湾岛内白领西进大陆,一路打拼,遇到压力在所难免,但他们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寻找自己的小幸福。 

  中新网北京11月29日电 题:台湾白领的小幸福(第一季):一名台商二代的忧与喜

  作者  郭思远

  “你对这份工作感兴趣吗?”记者问。

  作为台商二代,林展鸿有些腼腆,略显犹豫地说:“当着这么多人面前……”然后,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一天午后,中新网记者与林展鸿相约在他家公司采访,这是在采访中发生的一幕。在谈话中,林展鸿透露出一丝丝的苦衷。

  林展鸿2009年结束在台湾“台北乐府”的教舞生涯,来到北京自家企业当副总经理,帮助他父亲打理公司业务。

  在别人眼里,林展鸿有个成功的父亲,他的工作和生活不会有什么压力。然而,对林展鸿自身来说,虽然少了些台湾白领“北漂”的孤独与无奈,不需要自己去租房,不需要考虑怎么跳槽,但是他内心却有许多纠结与压力。

  幸福,教舞的时光

  林展鸿是那种特别偏科的学生,理科都好,文科基本都不行。上小学时,他在班上的成绩排名还比较靠前,但进入高手如云的台北市重点中学后,成绩排名只算中上游。

  在台湾上高中的孩子,不像大陆的孩子那么辛苦,课余生活会更丰富多彩,因此,林展鸿高二时就加入“台北乐府”社团。

  据他介绍,“台北乐府”是学生办的民间社团,成员大多是高中生。该社团会承办一些台北市举办的活动的开场舞,他们叫“旗队舞”(与大陆的啦啦队类似),由几十多个男女学生组成方阵,按照各种队形,挥舞旗帜,配上音乐跳舞。

  因为没有舞蹈基础,林展鸿每周都要上巴黎舞课程,学一些民族舞蹈,后来学现代舞。经过不断学习和摸索,林展鸿在“旗队”里,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和兴奋点。

  在学习上,林展鸿经过自己的努力,考入了台湾大学心理学。“当时想念的(专业)是要跟人有关,而不是跟机器有关,所以就不想念工科。”林展鸿说,“但是要念医学的话,我当时成绩又没有那么好,所以就念了心理学,感觉还不错。”

  上大学以后,林展鸿依然参加舞社的活动,只不过角色发生了转变,他开始帮学员编舞。他很自豪地对记者说:“看着别人在舞台上,完成你的作品,你会很有成就感。”

  大学四年下来,林展鸿感觉与大学同学接触得不多,因为他一直走读,大部分时间都与社团成员在一起。教舞给予他很多快乐,他觉得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自己会感到很幸福。

  染发,为纪念青春

  大学毕业后,林展鸿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在台湾找一份所谓的正式工作,而是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继续留在“台北乐府”表演,并且到台北各个中学舞蹈社团教舞。

  在朋友圈子里,像林展鸿这样把教舞当成正式工作的,也不算多。“他们大部分人都把做(教舞)老师,当成自己学生时代的兼职,毕业后再去找正式工作。”林展鸿说。

  在生活中,林展鸿一直追求着自己的小惬意。“首先要去做一个好人,然后把自己的生活过好,就是一种成功;如果可以的话,教出一个还不错的小孩,也是一种成功。没有必要说,一定做成一件很大的事情,才能叫做成功。”

  但对这份工作,林展鸿还是会感到压力。他说,压力主要来源是如果学生表现不好,学校会问学生为什么表现不好?为什么舞蹈没有进展?等等,所以,他会很努力去教好学生。

  记者非常好奇地问他:“你教舞能养活自己吗?”他说,刚开始每个月的薪水还不错,也能拿4000-5000元(人民币),但来北京前的1、2年,就不行了,有时候只能2000-3000元,“之所以来大陆,这个也很有关系,正好爸爸这边也需要我过来帮忙。”

  在采访中,林展鸿拿出以前的相册给记者看,记者发现一张他头发染得金黄金黄的照片。记者问:“你什么时候染的发?当时为什么样染发?”林展鸿说:“那是来大陆之前染的,我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染黄头发了,就是为了纪念那些逝去的青春。”

  恋情,隔海遥相望

  在感情方面,林展鸿一直非常纠结。他有一个女朋友,在台湾一家电视台做新闻编辑。林展鸿来大陆之前,比较犹豫要不要过来,女朋友也劝他过来,但女朋友放心不下她的家里,所以不能来北京。

  林展鸿说,他女朋友曾来北京看过他一次,“那时候是冬天来的,她被北京吓到了,感觉(这里)太冷了。”

  在北京的生活,林展鸿感受到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感情。他说,女朋友也差不多到适婚年龄了,而自己不能回台湾,女朋友又不能来北京,“毕竟隔那么远,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就是靠打电话和网上视频,所以感情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感情对我来说,真的是蛮重要的。”林展鸿说,“但我又不想为结婚而结婚,一定要水到渠成,水到渠成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

  林展鸿说,现在所谓的“人和”,也只是他与女朋友的“人和”,“毕竟都没有正式见过双方家长,对于我父亲来说,他会关心,但不会过于操心,他认为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需要我自己处理。”

  在未来的规划方面,林展鸿认为就要把事业和爱情兼顾好。他想,目前最好的规划就是把工作做好,等以后能按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时,会把感情的事情处理得完美些。

  林展鸿说,目前还没有很好的办法处理这些问题,因此,在工作方面,他会更加专注地去做好一件事情,分散在感情方面的压力。“如果老是钻牛角尖,日子就没法过了。”

  困惑,如何接好班

  目前,台商二代大陆接班的问题,备受外界关注,林展鸿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林展鸿说,在他的朋友圈子里,很少人会选择接班,都想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愿意接班的,是个别现象。

  据林展鸿介绍,他父亲在北京打拼20多年,成就了一番事业,因此,他父亲希望他能继承这份事业,在大陆闯出他自己的天地。

  林展鸿也很能理解他父亲,他对记者说,既然过来了,目前也只有跟着父亲慢慢学,积累自己在大陆的人脉关系,然后让公司得到进一步发展。

  至于自己的兴趣,他说,目前只有把公司的事情做好,等以后有机会和有能力,会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因为他不想把兴趣丢掉。

  林展鸿虽然来大陆三年了,但好朋友基本都在台湾。在大陆的生活,他又非常宅,所以一旦压力大了,纾解压力的办法就是唱歌。他在手机上安装了唱歌软件,一个人时,就会对着手机唱歌。(实习生姚恬然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郭思远】

>台湾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