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台湾:1945年的那一刻

2015年08月12日 09: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视频: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录片在台湾首映  来源:央视国际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台湾:1945年的那一刻
世新大学教授王晓波(图)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中新社发 石龙洪 摄

  中新社台北8月12日电 题:台湾,1945年的那一刻

  中新社记者 邢利宇 石龙洪

  1945年8月15日,为避空炸而躲到乡下的医生吴新荣偷偷打开收音机,里面竟传出天皇“玉音放送”----日本无条件投降了。

  吴新荣不敢相信,出门四处打听。确定消息后,他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便跳到河里畅快地洗澡。第二天他就跑回城,从防空洞里搬出祖宗牌位祭拜。

  同样避到乡下的黄得时,家里没有收音机。听说15日有重要广播,就到附近军营听喇叭。那时日本兵已列队操场。听到投降消息,黄得时开心地要叫出来。但在军营附近又不敢,便急忙跑回家,一进门就大喊“日本投降啦!”

  在台湾,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那一刻,被残酷殖民、屠杀和战争压抑了50年的心情,终于释放了。

  家家户户把藏在角落的、柜子里的祖先牌位摆出来祭拜,日殖民当局强迫祭拜的所谓天照大神终于可以丢在了一边。

  在台北,迪化老街的红布销售一空。受降典礼举行前后,几万民众在台北公会堂前欢聚,有穿唐装者、有扮宋江阵的,有拿关公大刀的……凡有中华民族特征但在被殖民时期不准亮相的器物,民众都光明正大带着它们,行进在阳光下欢乐的游行队伍中。

  研究台湾史近30年的世新大学教授王晓波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讲述起当年的情景,脸上也透着欢欣。

  一样月光两样情。台湾著名抗日志士丘逢甲的后人、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理事长丘秀芷回忆,欢乐之余,家人还在焦灼地等待大哥的消息。1942年,她年仅十几岁的大哥被征作日兵夫带往海南。战败后,被遗弃当地,流浪行乞。

  丘秀芷长大后,年迈的母亲曾向她讲述,当年每听到有载兵船回到基隆港,就会连夜抱着小妹去码头等待,“看到船来就扑过去找寻,像疯子一样”。1947年大哥才辗转回台,丘秀芷印象中,他已“又瘦又黑又干又小,像鬼一样,后来脾气也很差”。

  据不完全统计,战争期间台湾被日本殖民当局强征入伍并战死者3万余人。丘家也有亲戚被征后死在东亚战场。

  相比全面抗战8年,东北三省抗日14年,台湾抵抗日殖民统治50年,是何其漫长。

  世代抗日的台湾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说,台湾孤悬海外、孤立无援。“被禁锢是台湾民众当时的主要感受。而被迫割让的无奈,也使民众抗日时承受着难言的心理煎熬。”

  1895年日军踏上台岛,守岛清军与民众奋起抵抗逾4个月,阵亡万余人。此后半个世纪,台湾武装抗日、文化抗日等各形式抗争不曾停止,牺牲人数逾65万之巨。

  “除最初的顽强抵抗,台湾民众抗日有两次轰轰烈烈的高潮。”林光辉说,一次是辛亥革命成功。“清政府垮台了,台湾复归祖国有望了。”一直大力支持台胞抗日的林光辉祖父林祖密退出日本籍,成为1911年之后台胞恢复国籍第一人。

  “祖父决意放弃日籍时,日本人曾以土地、产业和贵族身份相诱。迁居大陆后,林家在台家产多被日本人没收。”林光辉说,“祖父毫无悔意,他说‘我堂堂大汉子民,岂能受倭奴利诱。’”

  “台胞抗日二次人心沸腾是1937年祖国宣布全面抗战。”林光辉说,那时台湾民众觉得“不再孤立无援了,和祖国一起抗日,一定会把日本人赶走。”5万台胞此后陆续奔赴大陆,投身抗日救亡。

  台湾同胞的坚韧抗争也使日本殖民统治者害怕、愤怒,并采取了残酷的屠杀镇压政策。

  白字黑字的历史记载着台湾民众的斑斑血泪。1896年“大平顶事件”、1901年“后壁林惨案”、1913年“苗栗事件”、1915年西来庵起义、1930年雾社事件……日据时期被屠杀的台湾同胞数十万计。

  丘秀芷还记得家里兄妹们从小都吃不饱饭。不断增产的稻米源源不断输往日本,岛内粮食严重缺乏,民众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

  “再怎么扩充农地,台湾人都吃不到米呀,统统运走的。有人说日本人在台湾有建设,当然有建设啊,不建设怎么支持他们的战争。”说起往事及真实历史被曲解,林光辉颇为愤然。

  除了身体上忍饥挨饿,“皇民化运动”使台湾同胞精神上备受压抑。不能说中国话,不能写汉字,生活习俗、宗教信仰、时令节气等都要统统“日化”。1940年初,日殖民当局还“恩准”台湾人改用日式姓名。

  “改什么姓,我们姓丘最好”。丘秀芷回忆,当年若改成日本姓,收入和配给可以增加。当幼小的弟妹向父亲提出改姓建议时,父亲很生气说“家里有再多财富,亡了国就什么都没有。”

  “日据时代,日本人叫我们‘清国奴’!”林光辉说,“台湾光复,大家觉得自己终于是人了。50年,祖孙三代啊!所以,日本投降消息传来,大家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台湾重新回到祖国怀抱。”

  台北市区西部的“台北公众堂”是日据时代殖民政府为宣扬施政修盖的建筑。1945年10月25日,这里成为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举行地。日本投降代表、台湾总督安藤利吉向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陈仪呈递降书。陈仪代表中国政府正式宣告:自即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军皆已置于中国主权之下。

  公众堂随后更名“中山堂”。内部2层楼挑高、可容500人座位的光复厅,如今在周末有妈妈们带着孩子在这里参加亲子活动。

  “我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国人”。丘秀芷还记得父亲在光复后教小学生说汉语。“因为祖父在1917年临死前嘱咐后人‘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

  “历史可以被原谅,但历史不能被忘记,更不能被篡改和美化,”一位在北京读书的台湾学生说,何况日本人直至今日仍未对台湾人民诚恳道歉。

  1946年,抗战胜利一周年之际,台湾知名人士曾自发组织“台湾光复致敬团”赴大陆拜谒黄帝陵。因暴雨受阻“致敬团”在陕西耀县遥祭时,林家后人林献堂致祭辞,“光复后已觉有可爱护的国家、可尽忠的民族,永不愿再见到有破碎的国家、分裂的民族。”

  2006年,林光辉主导成立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踏遍全岛找到60年前遥祭团之后人,再往黄陵拜谒,表达同样的愿望。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有求名、求利。但林家当年求的是国家。”林光辉说,祖父常讲爱台先爱国,“国且不国,更何有台,更何有家。”

  王晓波认为,70年后两岸中国人共同纪念抗战胜利,有三方面意义值得汲取:一是中国从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割地赔款,抗战的胜利,不仅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更重要是废除了捆绑中国巨人的一切不平等条约。二是艰苦卓绝的抗战所凝聚和体现出的中华民族自求解放的精神不能忘记。三是今天的日本要重回军国主义的老路吗?“这一点我们不能不警惕。”(完)

>台湾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