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张楚明年将发新专辑 坦言:很多事情没有答案(2)

2013年12月09日 15: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北青报:你现在的这种状态是不是可以用自由来形容?从精神到物质层面。

  张楚:我是想尽量不要束缚,但是不能玩世不恭,绝对不是那样的。比如说我懒得开车,就会雇一个司机每天早上拉我到郊外晒太阳,这样能保持我在舞台上的能量。

  北青报:其他与你同时代的摇滚人现在也都过上了生儿育女的正常生活,但你一直不买房,也不组建家庭,是不是觉得这些也是束缚和负累?

  张楚:倒不觉得是负累,只是组成一个家庭的话,两个人一定会有不默契的地方。就我而言,可能还是年轻吧,有些时候还是过于任性。我从一个小孩长到这么大,中间有很多波动,有时候我会叛逆一点儿,有时候我想去挑战些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这样的话对于稳定的感情和家庭就会有影响。最近一次回去,我妈跟我说:“你知道吗?现在流行裸婚,你可以去裸婚。”她能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就说明她理解我的选择,知道我们这一代人过得不是那么容易,有自己的困扰。

  北青报:对未来的事业和生活有什么规划吗?

  张楚:希望再做三四张好唱片就可以退休。挺想这样,再过不超过10年,找一个风景漂亮的地方住下来,搞点农业就行了。搞农业也不需要多少成本,很容易实现。

  有深度的东西在中国暂时实现不了

  北青报:你以前对媒体是比较警惕和排斥的,现在好像自如了很多。

  张楚: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感觉。上世纪90年代时我说话比较自我,没法好好沟通。2000年后觉得媒体提出一些有关摇滚乐的问题总是问得有些大,有些过了,回答起来很累,还得配合着去说,所以内心挺抗拒的。到了现在,也没劲儿了,能回答什么是什么呗。

  北青报:像今年5月你和何勇去参加《天天向上》这种娱乐节目,大家就觉得以前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张楚:上娱乐节目对我们来说太小菜一碟了,对于音乐工业来说,宣传是其中很小儿科的一个部分。再说目前全国人民对娱乐的理解就是这样一个形态,你不去做这样的节目,也很难和社会有一个交流,基本就没有交流的地方了。也不可能中国到处都是脱口秀,都讲得特有深度,不可能,现在不是那样的国情。既然只有这样的平台,那也只能这样去做一些交流,我觉得就算小泽征尔来中国也得上这种节目吧。

  北青报:可是很多歌迷都不太能接受,认为你们这样的音乐人不适合这类节目。

  张楚:这是歌迷对社会的理解,我觉得他们过于单纯了。

  北青报:平时你会看这种节目吗?

  张楚:不看,我家根本没有电视。

  北青报:但近年来各种娱乐、选秀节目这么火爆,总还是有些了解吧?你对现在这种“娱乐至死”的势头怎么看?

  张楚:死倒死不了,现在人们工作压力大嘛,就是这样一个时代嘛。压力大他需要娱乐和放松,他不能再有深度的东西,或者说有深度的东西在中国暂时实现不了。我给你讲得头头是道,特好特好,但环境不允许,或做这件事情的专业人员不到位,讲了也是白讲。

  我也并不觉得悲哀,在这样一个时代,反倒有些人是需要勇气的,是需要一些能豁得出去的人。大家都是有压力,想乐一下,有一个最浅薄的需求,这很正常。再从一个角度讲,如果我为这么点事还较劲的话,我觉得我白活这么大了。

  北青报:对什么事都不较劲了?在音乐方面呢?就拿演唱会来说,很多歌手都会参与各个筹备环节,特别精心地去打磨,你会这样做吗?

  张楚:我只管音乐本身的东西,其他细节我不参与。比如演唱会要花多少钱,我就找个人来管。环节设置也都由导演来管,我最多提一个我喜欢什么,其他都由他们来完成。(笑)我也比较懂得配合吧,不会自我到“你们这些都不行”,把别人都否定了。

  北青报:感觉你现在很想得开,对事情都能看惯了,这算是成熟了的表现吗?

  张楚:当然越来越成熟了,不过还保留着很多单纯的东西。我喜欢保留我十几岁、二十岁出头的那种精神面貌,那时候的世界还处在美好中。我现在怀有一种期待,期待人的一生是美丽的,这是对自己、对社会、对别人的一个期待。我希望每个人活一辈子,脸上皱纹增加得少点,笑容尽量多点,就是这样。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张楚微博语录

  ◎什么是命运,什么是歧途,什么是野心,什么是欢乐,什么是成长,什么是玫瑰,什么是猛虎,什么是开始,我想一想。

  ◎梦见和高晓松在深圳的一个十几层平台酒吧谈事,好多乐手从楼上纷纷跳下去,变成一张张邮票,翻滚着,飞到对面楼的二层酒吧去工作。

  ◎我磨磨蹭蹭的成熟是想修改我的表达与我社会属性之间的矛盾。

  ◎我喜欢胖一点,喜悦和悲伤都会被稀释掉多一些。我喜欢疯子,可以一直疯。

  ◎在秋天到来之前,窗台上有瓶蜂蜜,记忆的池塘上会有些闪电,在记忆中能够弄弯一把钢勺,会看到对面的人拐到右边。

  七嘴八舌说张楚

  卢世伟(《音乐周刊》主笔):几年前我采访过张楚,当时他还处于比较悠闲的状态,我就问他:“你这么多年也不出唱片,也没有什么演出,不担心生活该如何维持吗?”他特别轻松地说:“没关系啊,实在没钱了也还有朋友帮忙。”他的态度让我觉得很惊讶,在一个大家都为物质奔忙的时代,他却能这么不着急不着慌,就像古代的隐士一样。另外他的一个前女友J恰巧是我的同事,我听说他在家里的墙上还写下了“我爱小J”的大字,完全是小男生才能玩出的浪漫花样。我感觉张楚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乎和时间、时代的变迁都脱节,他停留在自己的一个世界里。

  郭志凯(著名乐评人、张楚好友):楚哥是很安静的一个人,不爱说话,其实很多事他都看得很透,但他不愿意说出来。不像大家认为的那样,他很孤独很封闭,他是很好打交道的,也会热心帮助朋友,只是他有自己的原则。像我公司的一个歌手发唱片,请他来发布会捧个场,他提出要先听听对方的音乐,要是觉得这个人的音乐不错,他就会很乐意来帮忙。

  只爱右琴键(资深摇滚乐迷):我认为张楚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西方摇滚乐的形式感“污染”的华语摇滚人,他做出来的东西是非常自然质朴、没有任何华而不实和匠气的中国音乐。有思想、冷静,加上适量的孩子气,使他成为音乐圈中20多年来一直保持住了自我的极少数异类之一。他是音乐家中罕有的诗人,同时堪称全中国诗人中能把自己的诗作以音乐形式表达得最好的一个。虽然这个时代读诗的人越来越少,但我认为当下太多的耳朵和心灵依然需要张楚的摇滚诗歌。(崔巍)

【编辑:唐云云】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